寒柏:香港政局將往那一個方向發展?

2019-08-05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19-08-05 at 11.49.03.jpg

暴動不斷,示威連連,仍未有絲毫衰遏之象。若暫時抽離眼前的亂局,放眼將來,到底香港政局會往那一個方向發展?

泛民與激進派合流

近幾年以來,不同形式的激進派冒起,亦使「反政府」的聲音越來越大。他們與傳統泛民不同,其興起雖然使港府疲於奔命,但在客觀環境上,又分薄了傳統泛民的票源。激進派走偏鋒,不僅把粗言穢語及暴力行為帶進議會,還與多宗暴動有關。此外,他們亦傾向支持「港獨」。儘管激進派取得部份市民支持,但亦未必為傳統泛民支持者所認同。

因此,激進派的抬頭,算是把「反政府」的餅做大了,並增加了政府管治的難度。可是,他們又同時攤薄了泛民的支持。港府只要堅持以法施政,香港的幾股政治力量仍算是互相制衡,形勢上大致平穩可控。

可是,近兩個月以來,似乎有不少泛民議員,亦開始越趨激進,甚至乎不只一人曾出現在示威及暴動等最前線。換句話來說,當遇到有違法及觸碰政府底線的時候,部份泛民議員,由傳統只充當「抽水」或「打嘴炮」的角色,再踏前了一步,變成了至少整個激進行動的參與者。與之前不同的是,現在普遍市民亦對示威者及暴徒都傾向同情,反而多指責警方。其實,不是每一位泛民議員都可以得到激進派支持者的認同,向暴徒靠攏,亦如「引火燒身」一樣,積累的「政治紅利」,亦難以「收割」。儘管如此,但他們至少並沒有得失傳統泛民支持者。暫時來說,泛民所獲得的光譜,似乎有擴大的跡象。

早在發生暴動後不足的一個月,泛民不僅煽動港人仇恨政府,還放風聲鼓勵市民盡快登記做選民,並成功引起普遍市民關注。很明顯,傳統泛民志在贏得立法會選舉,亦有意把戰果擴大至「區選」層面,甚至乎有意利用「區選」來左右將來的特首選戰。總的來說,泛民自然有意藉一場動亂,增強其政治本錢,最終奪取香港的管治權。

另一邊廂,激進派在2014年後參選的道路亦非一帆風順,不少支持者亦感到氣餒和失望。支持者除了變得更激進之外,亦不排除他們總結這5年的經驗後,會在重要關頭改投傳統泛民。例如,若激進派認同的代表因涉嫌違法行為而被DQ,其信徒為了「反政府」,亦有機會改投傳統泛民。由於傳統泛民和激進派在意識形態上有「合流」之跡象,這兩種力量會否在關鍵時候合而為一?又有沒有幕後推手在居中協商和調停?一切仍有待觀察。

商界向「反政府」力量靠攏

事態發展至今,「反政府」勢力訴諸暴力,發動了多場示威和暴動,甚至乎策劃罷工,已開始影響香港經濟。那麼,怎會有商家支持堵街、霸路和罷工?商界又怎會支持「反政府」的暴徒呢?支持「反政府」,豈不是影響商家的利益嗎?可是,自從這場政治風暴爆發以來,本港財閥和商界代表仍是十分低調,暫不見有人站出來反對諸般暴力事端,亦不見有商界當中的重要人物與暴徒割蓆。

值得一提的是,警員在執法期間多次受襲,曾入商場拘捕暴徒。示威者認為業主容許警員入來而不滿,這是一回事,但業主亦絕對沒有表態支持警員,甚至乎對警隊頗有微言。到底,整個商界對這場政治風暴的態度是怎樣呢?

筆者認為,商界向「反政府」力量靠攏,亦非不可能之事。所謂「商人無祖國」,而且「殺頭的生意有人做」,商人「反政府」,又怎會是什麼奇事呢?今時今日,在本港「反政府」的某位「金主」,難道不是商人嗎?

粗看香港的商界格局,雖然有不同的行業,但始終以地產主導,並以寡頭壟斷的模式運作。香港商界的力量,其實亦只集中在寥寥十多個家庭手上而已。對他們來說,就算出現短暫的罷工和暴動,收地賣樓的商業活動仍可繼續,租金亦可照收,在金融及世界投資市場裡,依然可繼續逐利。部份超級富豪甚至早已大舉投資外國,又豈會受制於香港之亂局?對超級富豪來說,這場政治風暴所帶來之經濟影響較簡接和滯後。他們的容忍度肯定比一般人所想像為高。簡單來說,一眾富豪未必太擔心暴動和罷工,反而更擔心政府填海造地,永續「高地價政策」,才是他們的「核心價值」。

當然,超級富豪之下,尚有大小不同的商賈,涉及不同的行業,肯定被暴動和罷工所影響。可是,筆者估計,這股「反對暴力」之力量,亦很容易被轉化,最終所有矛頭都指向政府,成為進一步逼迫政府之力量。只要商界把一切暴力的根源,都說成是政府施政之失誤,便可以乘勢向政府施壓和敲詐,這情況着實十分普遍。

外國勢力的取態

在這一場政治風暴之中,其實不難發現,示威者及暴徒的諸般手段,明顯有着美國所策劃的顏色革命之影子,還與台灣的「太陽花運動」有着不少相似之處。那麼,到底某些外國勢力的目標和取態是怎樣呢?

長久以來,香港的安定,亦全賴各種勢力的平衡。港媒經常強調中方高度重視「一國兩制」,認為維持香港現狀對中國有利。其實,美國在政經方面,亦一樣受惠於現行制度。若說在正常情況之下,中國沒有理由把這制度推倒重來,則其實美國亦沒有必要把香港推向深淵。

可是,觀乎中美兩國近年來反覆不斷的貿易爭端,亦可重新審視一下,一些外國勢力,是否已不安於這種平衡?美國策動貿易戰,若遇上反抗,亦會先損害自身利益。但美國面對中國諸般反制造施,依然堅持下去,在貿易談判的過程中反覆不定。由於美方志在牽制中國發展,縱然貿易戰直接損害了國內一些商家的利益,美方遲遲仍不肯妥協。既然中美雙方有更高層次的矛盾存在,美方為了拖垮中國,不顧自身在港之利益而盡情破壞,亦在情理之中。台灣民進黨得到美方支持,亦會毫不客氣的在港攪事。把香港弄至大亂,亦對民進黨在台灣的選舉工程有利。

重點是,美方所謀者大,連貿易戰的「內傷」也能忍耐,還會顧忌在香港的利益嗎?保持香港一國兩制固然對美方也有好處,但破壞香港繁榮,亦可為中國添煩添亂。而且,對中美雙方來說,香港已越來越不重要。因此,面對中國和香港政府的容忍和克制,美方並無收手的意圖。美國發動貿易戰之時,總要面對中國的反制措施,美方明明「受傷」,仍堅持繼續;相對來說,若香港的暴動持續升級,美方仍可隔岸觀火,可樂而不為?

總結

暫時來說,微妙的平衡局面被打破,香港暴亂不斷。激進派抬頭,傳統泛民又有與他們合流之勢,商家袖手旁觀,甚至乎可能向「反政府」勢力靠攏。以美國為首的外國勢力,亦似乎無意收手。儘管中方以「冷處理」的方式來應對香港事務,但美國始終會步步進逼,最終亦肯定會利用香港這一步棋來牽制中國。

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中國及香港政府對現時之亂局表現得克制,亦無可厚非。但在未來的日子裡,亦要作好最壞的打算和準備。面對美國及台灣的挑釁,中方亦要作好相應的反制措施。

原理上,既然美方用上「顏色革命」,中方亦不應排除任何可行的「非常手段」來反擊美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