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遵義:香港如何才能避免滑入萬丈深淵?

2019-08-08
劉遵義
中大藍饒富暨藍凱麗經濟學講座教授
 
AAA

9d97f4e5a98c2df610eb53e1fe5c77f9.png

香港正面臨一場嚴重危機,且仍在不斷惡化。我們已身處無底深淵的邊緣,有馬上就要跌落下去的危險,但我們卻無能為力。現在是我們香港人擯棄分歧、齊心協力拯救我們深愛的家園的時候了。

目前,我們最為急迫的事,就是立即恢復法治與秩序,重新過正常的生活。在任何文明社會,都不會容忍暴力和恐嚇。無論種族、膚色、信仰、民族和性別,更不管你是穿黑衣還是白衫,都必須要遵守法律。對那些類似於「文化大革命」時期紅衛兵的行為,或者二戰前德國納粹「褐衫軍」似的行為,我們絕對不能容忍和寬恕。

香港人最不願看到的情況有二:其一是,亂局持續升級、交通和其他公共服務受阻以及暴力事件不斷;其二是,中央政府出手干預以恢復秩序。如果第一種情形所列行為不能盡快結束,那麼第二種情形很可能會發生。而那些蓄意破壞國家主權標誌的行為,只會令事情更糟。我們已處於危險的邊緣。

假如發生這種情形,它將「證明」「一國兩制」模式行不通,同時也可能導致國際社會制裁中國,香港也難逃被制裁的厄運。這樣的局面意味著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航運和貿易中心地位的終結,同時香港也將喪失旅遊聖地之美名。香港經濟將進入至少五年的衰退期,內地同胞和國際社會對香港也會敬而遠之,從而導致香港經濟復蘇無期。同時,制裁也可能拖累內地經濟,但內地有能力應對,並能保持它的經濟持續增長。

如果出現這兩種情況,誰會從中受益呢?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不利香港的因素,可能會有利於新加坡。如果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影響,那麼新加坡將從中受益。無論解放軍是否出手干涉,由於香港社會動盪,都會導致資本、人才和財富外流,而且主要流入地將是新加坡。如果「一國兩制」在香港被「證實」行不通,那麼台灣台獨分子也將在政治上受益。美國也會以解放軍干預為藉口,對中國大陸及香港實施制裁。美國一些人會認為,這是阻止中國經濟發展的良機,可以借此遏制中國的快速崛起,削弱中國對美國的競爭力。所有賣空香港資產的人都將受益,而只有香港人,尤其是那些沒有能力移民的港人,無疑會成為輸家。這是絕大多數香港人都不願意看到的。

毫無疑問,示威者中有些極端分子,他們不停地刺激和挑釁中央政府,似乎不把解放軍招來恢復秩序就不甘休。他們似乎認定,中央政府絕對不會這麼做,但問題是,香港絕對不能冒這個風險。對暴力示威者而言,他們並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只知道像遊擊戰似的到處煽風點火,擾亂普通市民的正常生活。至於逃犯條例修訂案,無論正式撤回與否,它都已壽終。在示威者提出的訴求中,唯一可能實施的就是設立一個授權廣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是,如果不能全面恢復法治和秩序,這一要求也就無從談起。

我完全能夠理解多數和平示威者的感受。他們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傲慢表觀和反應遲鈍感到憤怒。對於這些人,我想說的是,是時候好好想一想了:如果繼續進行示威遊行,能得到什麼,而又將失去什麼。最近幾次示威活動,都是以和平方式開始,而最終以暴力告終。如果示威遊行的目的只是為了讓政府承認在處理逃犯條例上做錯了,那麼香港為此所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我們應讓歷史來做出評判。畢竟,沒有哪位中國領導人承認大躍進是錯的,也沒有哪位美國領導人承認伊拉克戰爭是個錯誤。因此,我們更應關注香港該如何前行,而不能中了那些希望看到暴力和血腥結局的人的圈套。

當審視今天的年輕人時,我不禁想起了《哈梅林鎮的花衣魔笛手》的故事。今天的年輕人,被哪些自私自利和不道德的本地和外部勢力帶入了一條死胡同,他們將不得不對自己行為承擔後果,而那些教唆者卻毫髮無損。就像《哈梅林鎮的花衣魔笛手》裡的那些老鼠一樣,一個接一個地在走向懸崖的邊緣。

我們能做些什麼呢?首先,對充斥社交媒體的假新聞和欺騙性民調,我們應以一種合理的懷疑態度加以對待。對非法集會和示威活動,我們應堅決說不。我們應譴責一切形式的暴力。無論我們是否喜歡對方,都要以禮待人,尊重他人。我們應該鼓勵相互傾聽,希望這樣能為目前的社會局勢降降溫,減少負能量。這樣我們才能避免滑入萬丈深淵!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