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錯字連篇的「時代革命」

2019-08-26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持續近三個月的「反修例暴動」,其主題不斷改變,由原本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後,主題更是寥勝於無,逐漸演變成「口號式」的抗爭,例如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等。原理上,這些「口號式」的訴求,只為了方便宣泄及散播仇限,已不再強調內涵;本質上,實與「反清復明」和「阿彌陀佛」等等分別不大。群眾運動之下,集體受人煽動,拒絕接受任何不同的意見,群眾的聲勢越來越浩大,示威者的暴力層層升級,情況已越來越失控。

筆者在此文章裡,暫時不打算評論這場暴動本身,反而想抽離一點,只漫談暴徒的「塗鴉」,扯遠一些,順道談論一下香港的教育。

大家不難發現,這班以「大學生」為名的暴徒,在多次的非法刑事毀壞裡所展示的「塗鴉作品」,那一手字不僅寫得其醜無比,還經常錯字連篇。值得注意的是,那些錯字都不是什麼艱深的詞語,我們亦不是吹毛求疵的針對性批判;全都是明顯的錯誤。

隨便在網上一看,已有不少「大學生錯字連篇」的例子。大家亦不妨重溫一下:

worda.jpg

所謂的「時代革命」,是近日越來越多暴徒用的「新口號」。簡單來說,就是這場暴動的「新主題」,似乎帶有濃厚的「港獨味道」。可是,一班「大學生」居然連這個「新主題」也寫錯。「時代」一詞,已不只一次的、在不同的場合裡,被錯寫成為「時伐」。到底是這一班「大學生」,連「代」字這麼簡單也不懂得書寫,還是刻意的以「時伐」來自嘲?

word2.PNG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撤回」一詞。在暴動之初,示威者高喊的口號就是「撤回《逃犯條例》」。香港政府明明有足夠票數通過修訂,特首林鄭顧及民情,仍決定「暫緩」,還要有行政會議成員表明,本屆政府已「再無政治力量重推」。林鄭更被迫以"the bill is dead"作回應。

可是,暴徒依然不滿意,因為林鄭還沒有說「撤回」,便斥之為「語言偽術」。儘管就算政府再說「撤回」,亦不代表不能重推,但暴徒仍要咬文嚼字的攻擊政府,以暴力及違法的手段脅迫。由此可見,這「撤回」一詞,明明是反對派的重心論述所在。可是,暴徒卻連「撤回」一詞,也多次錯寫成「撒回」。而且,還似乎有「大學生」弄不清楚「撤」和「徹」之分別,便臨時「創作」,居然「造」了一個新字出來!

word3.png

此外,「連儂牆」也是這次暴動的主題之一。這場運動的規律,就是以「和平手段」和「暴動」雙結合,從而騙取市民的「參與度」及支持。暴徒帶大家先「遊行」,然後再伺機暴動。「連儂牆」儘管犯法,但卻是成本極低的「和平手段」之一。反對派這一招,實與幾十年前的「大字報」無異,不過是舊酒新瓶,居然使不少香港市民頓足觀賞,算是十分成功的手段。但一眾「大學生」,居然連「連儂牆」的「牆」字也寫錯!

這些錯別字的例子,多如牛毛,也不逐一細表。有朋友嘗試為一班「大學生」解釋,認為香港向來着重英語,就算中文水平不怎麼樣,也不代表什麼。可是,莫說這班「大學生」在外國人面前連一句像樣的英語也說不出來,連英文也串錯字!

word4.png

一班暴徒非法堵塞及佔領機場至少兩天,使機場無法運作,造成數以百億計的經濟損失,連帶使香港作為區內其中一個航運中心的名譽受損。不僅如此,他們還涉嫌圍毆、欺凌及非法禁錮兩個大陸人,使13億中國人震怒。這班人闖出大禍,連反對派傳媒亦難以完全遮掩其醜態。怎樣辦?這班年青人先卸去「暴徒裝」,再換上「大學生裝束」,走出來草草道歉,認為這樣做便可以挽回民心。有趣的是,他們道歉的每一句標語,也只是幾個字而已,還用上英文,始終仍有錯字,圖中的"inconvenience",串錯成"incovenience"。由此可見,這班「大學生」,其實中文和英文都不行!

筆者也曾和某些教育界朋友閒聊,亦有不少朋友的兒女已讀中小學,得知香港教育制度下,各方面的要求絕對不低。最頂尖的學生,依然是成績優異,考取國際性的升學試都絕無難度。所以,我們不可能因為暴徒的文化水平低落,就全盤否定所有香港學生。若只談「錯別字」一項,如今小學老師的考評更是吹毛求疵,把不少俗寫及異體字都列為錯誤,只接受香港官方的一套。

可是,如此嚴格的標準,又反過來使質素較低的學生無法適應。此外,有開辦補習社的朋友指,現時家長都沉醉於「贏在起跑線」,小學課程極為艱深,但初中後的課程又反過來變得淺白。小學時學得太深,中學時又太講求活學活用而忽略根基,學生其實是得不償失。至於「通識」誤人子弟,更不在話下。簡單來說,當社會出現「兩極化」的同時,似乎香港的教育水平亦出現「兩極化」。

這場暴動的「塗鴉」,或許是出自某些能力較低的學生;最頂尖的香港學生,大都已在海外升學了。但無論如何,參與暴動的,確實有不少「大學生」,甚至乎有「機師」和「護士」等專業人士。敉平動亂後,香港的教育制度,肯定要大加檢討及整頓。

 

圖片由作者提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