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啟明:陌生的香港

2019-09-02
何啟明
立法會議員
 
AAA

hka.jpg

滂沱大雨,世界隱隱發出沉鬱的呼聲。眼看著窗外的景象,明明看了許多個寒暑,但卻又有種說不出的陌生,陌生得令筆者感到悲涼,也許是近日的社會面貌和氣氛,畢竟在香港這個地方生活多載,一直以為這是個無風無浪的小島,惟現時的局面,卻令人嘗到陣陣滲出的苦澀。

現時的社會形勢下,筆者找不到一個比「風雨飄搖」或「荊棘滿途」這四字成語來得更貼切了。觀乎,香港經濟發展出現飽和狀態,甚至有惡化趨勢,加上整體社會氣氛不景氣;面對這棘手問題,筆者早前與工聯會立法會議員、工會代表與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會面,從「重回經濟正軌 保障民生就業」著墨,冀政府盡快採取有效的應對措施,令社會重回正軌,關心經濟,聚焦民生。

由於篇幅所限,筆者會集中在民生上的闡述。政府應推出全面而細心的措施,不但要上達耆老,下及稚童,更要顧及基層家庭、殘疾及長期病患者的生活,並增發一個月綜援金、長者生活津貼、生果金及傷殘津貼,紓減長者及殘疾人士的生活壓力。同時,學童、其家長亦是一群不可忽略的群體,對此政府可在開學書簿津貼上著手,減輕家長在開學時經濟的負擔,不用囿於張羅費用。

此外,非公屋、綜緩的低收入住戶可謂「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其生活水平更是無人能夠想像;故此,我們促請政府重新發放對他們的一次過生活津貼。說到「住屋」問題,這又會令人聯想到劏房戶遭人「劏電」的慘況,或基層市民因電費的不勝負苛而飽受天地變化帶來的折磨,故冀政府亦應從補貼電費著手,讓全港家庭受惠。而對公屋戶方面,政府亦可推出公屋免租一個月的措施,減輕公屋居民的負擔。

除此之外,相信交通費用補貼亦是個相當重要的環節,現時申請有關津貼的門檻為400元,其實受眾範圍不多,故冀政府將有關門檻下調至200元,並加大相關津貼的資助額,以減輕交通費用負擔,將受惠的層面擴闊。

狂風暴雨依舊呼嘯,人們在雨中倉皇而走,奔到屋簷下、室內暫避,他們不用問自己應何去何從,因為目的地就在眼前。這場社會風暴到底又會幾時過去?就在這個風雨飄搖的時代,其實香港亦是一樣,總有一個擋雨的地方,最終也許會否極泰來,暴風雨亦隨之而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