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關於600名醫療界實名聯署

2019-09-17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HOS1.jpg

「反修例」暴動爆發以來,多次傳出警員受到醫護界人員不禮貌對待。有報道指,曾有護士在人前人後稱呼警察為「警犬」,亦有人懷疑醫生延遲醫治,或刻意不為受傷頗重的警務人員提供恰當的治療,並堅拒簽發醫生証明書。筆者亦只是道聽途說,不能確定每一宗新聞的真偽。可是,有醫護界人員,其實包括醫生,走出來靜坐、示威和抗議,在鏡頭前力數警員的不是,或在辦公時間內,於醫院裡築起「人鏈」,則是不爭之事實。筆者亦有不少朋友從事醫護界,在社交媒體及群組內,亦不停收到來自一眾醫生朋友的諸般「反修例」及「仇警」言論。

過了三個月後,終於有近600名醫護界人士,以真正的「實名聯署」,敢以真姓名的聯合發表了一份公開信,認為法治岌岌可危,呼籲香港市民打破沉默,守護法治,其發表的要點如下:

1. 支持警隊依法執行職務,維護法紀。

2. 不應美化,甚至鼓吹暴力衝擊。對任何違法破壞行為堅決說不。

3. 醫護同仁堅守本份,對病人醫治不應因患者政見、職務或背景而有所不同。

4. 新聞媒體從業員於採訪和報道時應緊守持平、全面及不偏不倚的態度。

5. 不應把政治帶入校園。教育工作者和出版界不應把個人政治理念灌輸予心智未成熟的中、小學和幼兒學生。

筆者見有一班醫護界人士走出來聯署反暴力,特別強調醫護界人員應堅守本份,不應因患者政見及背景不同而偏頗對待病人,感到十分鼓舞;所謂「醫者父母心」,這要點亦暗合每一名醫生,都曾經唸過的「希波克拉底誓詞」或「日內瓦宣言」之其中一段:

「……我對病患負責,不因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治或地位不同而有所差別;生命從受胎時起,即為至高無上的尊嚴;即使面臨威脅,我的醫學知識也不與人道相違……」 

可是,想深一層,既然有近600名醫護界人士實名聯署;那麼,香港醫護界裡又總共有多少人呢?跟據政府的資料提供, 2018年底的相關數據如下:

TABLE.PNG

原來香港的醫護界人員,竟有超過105,873人!就算發起人無法及時聯絡每一個界別的人,若假設這篇聯署只包括西醫及牙醫,亦有17,204人之多,卻偏偏只有近600名聯署,即不足4%。那麼,如下的96%的醫生們,又有什麼想法呢?

其實,以上的五點,不過是一些大家也不能反對的價值觀。例如,支持警隊依法執行任務,反對美化暴力及要求醫生救治時要一視同仁等等,都是大原則,根本連「政治理念」都談不上。為何有那麼多醫護界人員沒有聯署呢?難道他們不認同「希波克拉底誓詞」或「日內瓦宣言」?警察受傷就不應該救?或可以暫時擱下不理?莫非他們認同暴力?這些沒有發聲的醫生,會不會認為新聞報道不用持平,只要一面倒反政府及仇警便好?莫非他們認為大家應該把政見帶入校園?

有已參加聯署的醫生朋友跟筆者說,或許其他醫生會擔心被暴徒「起底」,反過來惹得一身麻煩。執筆之時,亦收到一些朋友傳來的訊息指,已有人開始在網上發表針對這600名醫護界人士的言論。如果那96%的醫護界人士都是「反中仇警」,並為了政見而連「希波克拉底誓詞」也拋諸腦後的話,筆者無話可說。但如果他們只是害怕被「起底」而退縮,而他日那600名已參加聯署的人被欺凌的話,那96%的醫生都可能算是幫兇!

無論如何,筆者認為,對每一名醫生來說,醫術當然重要,但始終最重要的還是「醫德」。「反修例」暴動亦恰如一面「照妖鏡」般,把每個人的真實面目都反映出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