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由議會議程到暴力議程

2019-10-04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VIO1.jpg

香港過去近4個月,大家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會形容為:香港已經進入暴力議程。

大家熟悉的政治,一般是政府、議會,其實議會這種代議政制,只是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之後的形式,並非唯一的形式。在此之前,還有一種最原始的形式——那就是暴力。

小時候學校有欺凌,一些比較高大的同學儼如黑社會,都是靠暴力行事;11世紀到20世紀的歐洲人有時都會用決鬥來解決分歧。

不要誤會,我絕不是鼓勵暴力。如果我們自詡已經是文明社會,那就應該遠離暴力。我只是提醒:暴力,從來都是隱藏在背後的一個解決問題方式,從來沒有消失,只是在文明社會,這種方式大部分時間不會走上前台罷了。不過最近這幾個月,香港人應該對這種方式不陌生了。

為什麼香港會由較為文明的議會議程走向暴力議程呢?這個與香港特殊的政治和社會現實有關。首先,特區政府對教育一向極少干預,用所謂的「校本機制」來處理。但香港過去幾十年發生了治權的更迭,由英國管治變回中國管治。要知道,在英治時期,其實很長時間是存在政治審查的,公務員體系和教育體系,很多人都是崇尚歐美政治體制而鄙視中國的政治體制,這種意識形態的巨大分野,是否「一國兩制」放著不管就可以解決呢?治權更迭了,但人還是以前的那些人,他們繼續在宣揚不滿中國政治體制的信息,這種反對力量儼如隱藏在社會背後的「活火山」。「活火山」也不是天天爆發的,偏偏近年中美關係交惡,由互惠互利變為大國卡位戰,隱藏在社會背後的反對力量就會在外力慫恿下爆發出來。結果,你不主動去解決的問題,這一天主動找上門要解決你來了。

還有一點也很重要,那就是香港的體制武力缺位。其實任何國家都明白隱藏在背後的暴力方式,因此國家才需要有軍隊。如果所有問題都可以通過議會政治協商解決,為什麼還要有軍隊呢?人類明顯還沒有文明到那一步。正如一些美國評論員在講到香港問題時說:香港的情況放諸在美國,早就出動國民警衛軍了。但偏偏香港的政治現實為駐軍出動架起了很高的門檻,比任何其他地方高得多的門檻,讓香港無法動用武力壓止暴力。

兩種因素結合,這座「活火山」一發不可收拾,到今天仍然看不到平息的希望。

下個月要舉行區議會選舉,止暴制亂是當務之急,擺在廣大選民眼前的一個問題是:泛民與建制,投誰有利於止暴制亂呢?建制在區議會和立法會本來就是多數派,但面對暴力議程,幾個月了也不見得政府可以止暴,如果到下月投票前,亂局依然,心急止暴的選民會如何考慮呢?一個方向可能覺得應該用選票懲罰縱容暴力的泛民,但另一個方向卻可能覺得繼續讓建制做多數只會讓議會外抗爭擴大化,相反讓泛民做多數有利於讓議會外抗爭回到議會內抗爭,從而減少社會暴力。在暴力議程之下,誰是誰非,難說得很,就如決鬥一樣,打贏了才有道理可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