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應否把罪過推給地產商?

2019-10-08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CHAN1.jpg

「恆隆集團」董事長陳啟宗先生談及近期香港的「反修例」暴動,認為香港政府犯下嚴重的政治失誤,並發表以下的論點:

1. 貧富懸殊不是唯一的問題,歸根結底,香港有一批人的「政治基因」跟內地的中國人不一樣。他們從根本上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體,但沒有不認同大英帝國的政體。

2. 從前,普通香港人是不關心政治,但回歸前,英國人突然提出「政治」的概念。近年,泛民掌握了教育,把香港搞得高度政治化,並炮製出一種「反中國」的身份認同。原本土地都不應該是問題,但泛民搞亂香港政府,加上「個別人」的阻礙,令香港政府多年來無法造地。

3. 他認為不應該將所有罪過推到香港房地產商的頭上。雖然本港發展商私心太重,社會公益心不夠,但除「個別人」之外,大都對政治一竅不通,只知逐利卻不承擔政治責任。他道出不應指望一群連政治觀念都沒有的人去承擔政治責任。

筆者認同陳啟宗先生的觀點,香港如今的問題,一直都是「意識形態」之爭。很多香港人不只對中共政權不認同,表現得「反中仇共」,甚至乎開始不認同中國人的身份。現在香港的問題,着實是英國人留下來,並由泛民負責「發酵」的「意識形態」之爭。

可是,想深一層,這雖是「意識形態」之爭,但同時間都是「貧富懸殊」及「房屋問題」。地產商亦不可能沒有責任。回歸前,港英年代少了「意識形態」之爭,似乎「高樓價」也沒有製造出嚴重的社會問題。但回歸至今,樓價早已超出97前的高峰。一般大型屋苑由回歸前約1萬元一呎,大升到至少2萬多元一呎。同時間,回歸前百業興旺,所謂「行行出狀元」,當年大學生仍是前途一片光明。如今,百業歸邊式微,年青人苦無出路;樓價及租金大升,但「打工仔」的薪金卻沒有寸長,社會問題比回歸前嚴峻得多。難道「貧富懸殊」及「房屋問題」不是問題之根源嗎?若非回歸後地產商瘋狂聚斂,香港又怎會弄至如斯田地?

港英政府及泛民當然有責,但所謂官商勾結,難道地產商就沒有責任?為何但凡提出覓地建屋的特首,都要被轟?就只有任內奉行「高地價」的曾蔭權先生較少受攻擊?為何多年以來,泛民提出的所謂「意識形態」之爭,客觀效果上總是對地產商有利?政府高官退休,也不見得只到「個別人」的公司任職,幾間本港地產龍頭與政府的關係終究是千絲萬縷。或許不是所有地產商都有參與政治,但亦不見得只有「個別人」在搗局。或許「個別人」拿的好處較大,但樓價及租金高企之下,其他地產商一樣因泛民的「意識形態」之爭拿盡好處。

暴動發生了兩個月,本港財閥才開始聯合發聲明反對暴力,「個別人」的立場更明顯是綿裡藏針,不懷好意。面對大是大非,香港正受「滅頂之災」,又有多少權貴士紳肯站出來?當伍淑清女士因發聲而使「美心集團」受到攻擊之際,不少地產商旗下的商場,還在阻差辦公,多番刁難警察,實有縱容暴徒之嫌!

我們無法確定,到底本港財閥當中有多少人曾暗中干政,相信不同集團的干政程度各異,亦肯定有人是無辜的,始終不能一概而論。但反過來說,泛民亦總不可能單純靠無知的小市民及英美等支持,其營運資金,更不可能只由「個別人」而來。香港弄至如斯田地,全因本港財閥瘋狂剝削掠奪所致,不是一句「私心太重」或「社會公益心不夠」就可以輕輕放下。

如今,雖然「搞出一個大頭佛」,但不能代表本港財閥沒有「政治觀念」。我們最多只能說他們沒有「政治智慧」,更不能證明他們沒有干政。儘管我們不應把所有罪過都推到香港房地產商的頭上,但它們始終有責任。本港財閥享受到「政治紅利」,又豈能沒有「政治責任」?至於,是否只是「個別人」的問題,就只能說是「耐人尋味」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