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論】施政報告未能解決核心問題

2019-10-21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cbe377db13b6722bd4a088b8a0c3c258.jpg

原本想談一談其他國家的領袖如何過份重視GDP的表現,而忽略了民生問題不會在GDP數據上完全反映,因此令不少國家,其實亦會面對大規模示威問題,而且越演越烈。不過,在如何解決示威等問題,各國的表現當然有不少改善的地方,可是對比香港的不堪入目,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會再一次覺得「外國的月亮真的特別圓」。

原本施政報告是一個契機,去解決香港現有的政治問題,以及長久以來的深層次問題,可是整份施政報告的開端,卻是先作出譴責,再而特別感謝現今在香港社會上,仍然有極大爭議的警隊,這已令整份施政報告給予大眾的觀感,就是政府不是希望解決香港現有的問題,而是想現時香港已撕裂不堪的社會,進一步撕裂。

的確,暴力問題是需要讉責,但問題是施政報告是否一個合適的地方去讉責?更何況每一次衝突事件發生後,政府亦已第一時間作出讉責,這還不足夠嗎?而且,導致今日香港出現政治危機的源頭,來自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時的諮詢不足,以及錯犯民意,如果真的要在一份談未來施政計劃的報告上,作出讉責,那麼施政報告是否亦應先「自我讉責」?

7ee89c358a3b1f965a3362ee12060ae2.jpg

至於特別感謝警隊上,就算特首可能內心真的覺得自己甚麼也沒有,只餘下3萬多的警力去維持她的管治威信,可是她在施政報告上,再一次作出特別感謝,先不說她有沒有顧及大多數香港人的感受,努力拯救衝突事件的傷者的救護人員,又或者在衝突事件上令縱火事件不致釀成重大災難的消防員,甚至在政府民望如此低的情況下,仍緊守崗位的17.5萬名公務員,為何不在施政報告的特別感謝名單中?特首有沒有考慮過這些人的感受?

事實上,現在香港最核心的問題,就是青年人問題,因為如果一個國家、城市的青年人沒有歸屬於感,青年人問題不能好好解決,那麼這個國家、城市就等同於沒有希望,而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也說過:「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可是根據《經濟學人》早前的民調顯示,只有3%的30歲以下年青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這反映出香港的青年問題,十分嚴重,那麼新一份施政報告,有沒有想辦法解決?

結果是今年施政報導全文關於青年的字眼,只出現5次,遠較2018年的111次、2017年的83次為少,同時亦比特首參選時的政綱,有56次提及青年為少,那麼這份施政報告到底有多大的決心解決現時香港的深層次問題?同時這份施政報告又可以帶給香港甚麼出路?實在難存希望。

原文刊於《The Standard》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