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陳同佳自首,關「送頭」何事?

2019-10-28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SHUM1.jpg

在香港這個神奇的地方,政治投機分子通街走,本來便不是怪事。因此,中大社科院的所謂客席教授沈旭暉,幾個月前還在親中媒體專訪,呼籲港人抓緊大灣區的機遇,幾個月後港府因為修例風波爆大鑊,他又隨即跳船,甚至在台灣媒體撰文,抱蔡英文的大腿,實在不出為奇。畢竟,對於有奶便是娘的人來說,節操從來不被視作一回事。

然而,有些人好歹是個學者,但是竟然為了政治表態,一而再地散播陰謀論,其陰謀論的內容更是有違常理,這便讓人十分詫異。以沈副教授近日在台灣媒體撰寫的文章為例,竟然由台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有意去台灣自首,無故扯到什麼蘇聯和美國,繼而把陳同佳說成是什麼「人頭」,便是一個典型例子。

首先,現在陳同佳表示有意自首,但是沒人說過台灣當局無權拒絕對方入境,只是拒絕入境之後,究竟怎樣將其緝捕歸案,才是台方需要思考和解釋的問題。畢竟,筆者之前早已指出,謀殺罪在香港沒有域外司法管轄權,港方又沒有證據及足夠證據,證明疑犯曾在港串謀他人作案,所以根據屬地原則,台灣的司法機關,便成了現時唯一有權審理殺人案的單位。

可是,香港現時並無任何條文,准許港府把疑犯移交至台灣,港府才會打算修訂《逃犯條例》,並因而引起軒然大波。如今,沈副教授認為「最簡單」的解決辦法,是港台之間達成協議,但在港府撤回修例之後,港府跟台灣當局達成疑犯交換協議的法理基礎又在哪裡?沈副教授並沒有解釋。

讓人感到費解的是,沈副教授在文中,忽然扯到什麼流亡到台灣的香港政要被殺,又扯到什麼「送頭」,更無故提到什麼蘇聯和美國。難道沈副教授並不知道,蘇聯人要出國外遊,必須事前取得政府和克格勃批准,蘇聯公民當時又能輕易進入美國嗎?相比之下,香港市民只要沒官司在身,便沒有出境外遊的限制,更可抵台之後才取落地簽證,香港和蘇聯可以拿來類比乎?

至於什麼刺殺香港在台政要,再找一個人自首「送頭」,更加令人摸不着頭腦。相信沈副教授自己也知道,台灣殺人案的受害者,根本不是什麼「政要」,亦沒有證據顯示,疑犯陳同佳有何政治上的作案動機。既然如此,沈副教授提到所謂的「送頭」,究竟又是從何談起?

我們即使退一步而言,假定沈副教授所說的事,將來在台灣發生,但是一個流亡政要在台灣,又怎會被人輕易殺害?我們再退一步,真的有流亡政要成功被殺,兇手又能輕易逃回香港乎?難道沈副教授心目中,台灣的特工是一群廢物?

我們又再退一步,兇手殺人後又已經成功逃回香港,這人必定是個頂尖殺手。既然如此,沈副教授口中的「幕後黑手」,又何需再派一個人去台灣自首,做什麼「送頭」呢?培育一個頂尖殺手容易嗎?還是沈副教授認為,「幕後黑手」屆時會找一個替罪羊頂雷?若是如此的話,沈副教授難道又認為,台灣的刑偵部門是群窩囊廢,不知道自首的人是冒名頂替?

不諱言的說,由修例風波爆發至今,陰謀論通街都是,但是像沈副教授那樣,九唔答八地吹到什麼蘇聯美國、刺殺政要,還要在得手之後,莫名其妙地派一個人自首,搞什麼「送頭」,其腦洞之遼闊,其腦迴路之清奇,實在讓人大開眼界。如此水平的所謂學者,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奇才,中大只讓他擔任客席教授,實在屈才矣。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