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反對派身患政治幼稚病,立法會注定落敗

2020-03-09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09 at 11.22.11.jpeg

最近香港有兩張圖片在網上廣為流傳,一張是長沙灣區議員李文浩在辦事處張貼標語侮辱藍絲又拒絕為藍絲提供服務,一張是佐敦一家以北京水餃和上海雲吞作招徠、又收取微信支付寶、但卻拒絕招待中國遊客的餐廳。這一方面反映了反對派氣焰囂張,自以為香港已經盡在他們的掌控之中,另一方面也反映出這些人水平低下,小人一朝得志就忘乎所以。窺一斑而知全貌,看到這些在政治上如此幼稚的對手,筆者對於中央解決香港問題還是非常樂觀的。

自從去年返修例風波以來,反對派風頭一時無兩,又在區議會選舉大獲全勝,正全方位步步進逼,似乎全面奪取香港管治權已經指日可待。與此同時,不但特區政府繼續毫無作為,就連中央除了換人之外似乎也沒有什麼大動作,給人的感覺似乎是在節節敗退、毫無招架之力。但大家都很清楚,北京是不可能將香港的管治權拱手讓出的,那麼北京到底在盤算什麼呢?筆者認為,這是以靜制動、欲擒故縱的策略。

清末太平天國時,東王楊秀清自恃功高,不把天王洪秀全放在眼裡,日益驕橫跋扈,洪秀全則處處忍讓。一開始,大家都以為洪秀全怕了楊秀清,後來連楊秀清也這麼認為,從而放鬆了警惕,結果大意麻痺之下被洪秀全反殺。須知造反是以下犯上、以邪壓正,雖然不是絕對不可行,但是容不得半點疏忽,在動手前務必保密。而統治者除了在道統上有合法性,通常在實力上也佔優,所以面對造反者的時候,就是要做好防守準備打一場持久戰,然後耐心等待對手犯錯,而弱者一旦犯錯就基本等同滅亡。

中央和反對派誰強誰弱不言而喻,因此中央根本沒必要在反對派士氣旺盛時出手,而是保持定力、穩紮穩打,等待反對派犯錯。李文浩的行為就屬於低級錯誤,香港雖然是黃絲佔多數,但藍絲依然佔四成,玩政治怎麼能公然將這四成人置於對立面呢?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就是如何團結多數打擊少數的權術,這麼幼稚的人怎麼可能玩好政治呢?這不是自曝其短嗎?

有人向平機會投訴李文浩,指其言行違反反歧視法例,但是平機會卻為其保駕護航,指他的言行沒有違法。筆者不去揣測平機會這個裁決的動機,也懶得從法律條文去咬文嚼字審視李文浩是否違法,但對其言行是否恰當大家心中自有論斷。而在平機會的裁決公佈後,李文浩一副「你能把我怎麼樣」的囂張嘴臉,顯然對反對派有鼓勵作用,深水埗區議員劉家衡居然也有樣學樣,由此可見反對派都是什麼貨色。

有不少人對平機會的裁決感到失望,筆者不但不會失望反而舉雙手贊成,因為反對派所犯下的低級錯誤越多,其失敗就越快越容易到來,而平機會對其的放縱將促使其犯下更多低級錯誤。兩軍對壘時,一方犯錯就等於露出破綻被對手進攻,反對派此前勢如破竹自然掩蓋了矛盾容易團結一致,但一旦遇上挫折必然互相埋怨甚至分裂,屆時中央再出手自然事半而功倍。

反對派靠美國等西方勢力進行鬥爭,西方的鬥爭文化剛硬無比,一開始就以狂風驟雨式的進攻務求一擊斃命。中國則講究以柔克剛,道德經有云:「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西方的鬥爭方式在初期確實容易取得不錯的成績,但如果對手沒有被擊倒,很快就會後勁不繼。美國在香港扶植的鷹犬,西方文化不過學了點皮毛,東方文化更是一竅不通,又怎會懂得易經「日中則昃,月盈則食」的道理。反對派在取得勝利後沒有及時調整策略,只知一味進攻,又不懂得修身養性,盡是一些德不配位之人,注定盛極而衰。現在距離立法會選舉還有半年,筆者在此預言,反對派的成績定然不及上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