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中國應更好地推動twitter外交

2020-03-25
文武
學研社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24 at 12.33.15.jpeg

在全球防新冠肺炎疫病的過程中,中國新出現的twitter外交引起世界的注意。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日前接受美國AXIOS和HBO聯合節目的採訪,回答記者喬納森·斯旺(Jonathan Swan)的提問。訪問的焦點問題之一,就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12日在個人twitter帳號發布的有關新冠肺炎源頭的內容。

趙立堅當時發布了一段視頻,內容為美國疾控中心(CDC)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在眾議院承認,美國去年死於「季節性流感」的人,有些在死後被檢測出新冠病毒陽性。趙立堅並發表個人評論:「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個現行。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後來,趙立堅又以英文發布多條推文談論此事,並轉發來自加拿大一家研究機構的文章稱,新冠病毒原始來源可能是美國的一家軍事實驗室。

趙立堅的twitter言論在全球引起很大的效應,美國的反應尤甚,上至美國總統特朗普,下至國會議員,近期不斷地拿趙立堅的言論說事,並專門將新冠肺炎說成是「中國病毒」,引發新一輪的中美外交糾紛。

崔天凱在訪問中的講話,被認為是為趙立堅的言論消除一部分不利的政治影響。在訪問中,斯旺問道:「事實上,是你們中國外交部的發言人趙立堅在散播病毒來源於美國實驗室的陰謀論。他有相關證據嗎?」崔天凱則回答說:「也許你可以去問他。」斯旺追問:「您問他了嗎?您是大使。」崔天凱說:「我在此代表的是中國國家元首和中國政府,不是某個具體個人。」

很明顯,崔天凱是透過訪問告訴美國傳媒,要將個人在twitter的言論,與外交部發言人在正式場合的發言區分開來,前者代表的是個人言論。

隨着手機網絡的普遍使用,手機的社交媒體已經取代了傳統媒體的部分功能,甚至比傳統媒體更具有傳播效力。因而,在美國和歐洲國家,許多政治家、政客都廣泛地使用手機社交媒體,用作與民眾溝通,政治宣傳,甚至外交上的立場表態。其中,又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甚。

特朗普曾於去年12月12日,因身陷彈劾風暴,不斷透過twitter為自己發聲,一日內發了123條推文,被部分美國人認為是「心智混亂、心智退化的又一表現」。特朗普的推文很有其個人風格,而在外交場合中,又時常用推文表達立場,但時有反口覆舌的情況。特朗普利用了社交媒體的特性,為個人政治和美國外交增加了一些空間。

中國外交部自去年12月才開通了twitter帳號,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Twitter帳號2月14日開通,這是首位發言人的帳號,而趙立堅3月12日的推文則引發較多的全球關注。

中國推動twitter外交,應該說是因應時代發展,以及中國外交上的需要。外交部發言人的官方講話,往往要經過西方媒體記者和編輯的「加工」之後,才能傳向全球的觀眾和讀者,不少信息因此被過濾掉,甚至被扭曲或斷章取義。外交部雖然也將每次發言人講話全文放上外交部網頁,但願意上網頁查看的只屬少數。

發展社交媒體的外交,便於更準確、真實地表達中國聲音、中國意見,增加中國在國際社會的話語權。而且,社交媒體也有分官方帳號和私人帳號之分,外交官以個人帳號發表意見,有時候會有比官方正式講話更好的效果,而即使是一時失誤說錯了話,也可以視如個人言論,可以減少對政府帶來的衝擊。

中國發展twitter外交,也早已引起西方社會的關注,有些人甚至希望將其殺死於襁褓之中,因而華春瑩的首則推文「No winter lasts forever, every spring is sure to follow.」(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以及趙立堅的重磅推文都受到來自西方的輿論攻擊。

西方的攻擊可以說是必然的,但中國不應該就此放棄發展社交媒體的外交,不僅中國的外交官要善用社交媒體,中國的媒體、學者,以及其他的各層面,都應該更好地應用社交媒體,讓中國聲音、中國意見可以更好地在全世界傳播。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傅瑩以一種優雅、美麗、幽默、睿智、真誠的態度回應世界對中國的質疑,既不照本宣科,也不會用「無可奉告」來搪塞媒體,充分展現了這位中國女外交官上善若水的柔性力量,同時也贏得了世界的掌聲。

    葛珮帆  2020-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