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攬炒」手段防疫 人類輸給自己

2020-03-31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31 at 10.39.20.jpeg 

筆者2月18日在「思考香港」撰文《防疫要多做加法少做減法》。所謂加法,是指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這些常規的防疫手段,這些做法不會對社會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所謂減法,是指停工、停市、封關、鎖國一類斬腳趾避沙蟲的措施,這些措施固然可以減少社交接觸從而達到防疫後果,但社會代價太大,屬於「攬炒」手段。到了今日3月底,全球新冠疫情固然比我2月中寫該文時嚴重了很多很多倍,但如果要做一次中期檢討,如果下一次病毒再來,我們有哪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呢?

到今天,歐美多國都要採取極端措施限制市民外出,嚴重的全部停工、停市,但我仍然不忘提醒大家,這些是防疫的非常手段,不是防疫的常規手段。當我們打一場仗要用到非常手段,其實已經輸了一半。問題是:為什麼我們輸了關鍵的那一半?

有人說歐美封城太遲,反觀內地,病毒在武漢、湖北大爆發之後,全國大部分地方都處於停工、停市狀態,鄰近香港的廣東地區,雖然離湖北很遠,但很多城市也採取了小區限制出入等非常手段。但我們不能忘記一個背景,那就是武漢封城後,內地剛好處於春節假期,全國各地本來就停工停市,再加上內地政府超強的動員能力,將停工停市延長了1個多月,就成功遏止了病毒傳播。 

但其他國家並沒有春節長假期。還記得美國開始封關禁止中國人入境的時候,中國政府還一度批評美國反應過敏,起了壞的帶頭作用,當時世衛組織也明確反對採取旅遊限制等措施來防疫。難道武漢爆發疫情了,全世界都應該馬上進入休克狀態,直至病毒消失?如此一來,估計病毒必定不能大爆發,但問題是全球範圍內任何地方爆發疫情都這樣做?事實是世界經常有小規模的疫情爆發,我們根本不知道哪一次疫情會引起全球大流行,如果任何地方有疫情就要全球休克,那麼這個世界根本沒法生活了。今天的全球大流行,是事後才知道的。如果武漢剛爆疫情就全球休克,疫情沒有全球大流行,所有國家的政府都會被國民批評反應過敏導致社會經濟付出沉重代價。因此,非常手段,不到迫不得已你不能做。 

這次疫情帶給我們最大的教訓,是防疫的常規手段,我們應該有備無患、盡量做好。疫情至今,如果沒有第二波的話,東方國家例如中國、日本、新加坡,甚至乎韓國,防疫上都比歐美國家做得好,關鍵是東方社會普遍防疫意識較強,而且不介意做防疫措施。以香港為例,早在春節前,市民已經搶購口罩,春節期間筆者除了年初一有家庭聚會,年初二之後的拜年聚會已經自動取消了。勤洗手、戴口罩、減少社交,這些是代價最小的防疫常規手段,我們應該敏感一點,能做就做。相反,歐美國家面對疫情在中國爆發時,一直掉以輕心,繼續搞萬人集會、群體聚會,繼續不戴口罩,結果到疫情極嚴重時才如夢方醒,很快就要出動非常手段。

新冠帶給我們最大的教訓就是:做好個人衛生就是防疫的常規手段,這些做法成本低、可持續,所有人都應該自覺地做好。時至今日,香港所有確診病例,幾乎全部都是沒有防護之下的密切接觸所致。這說明如果每個人都可以做好常規手段,根本不需要動用非常手段,已經足以防疫。要搞到全球休克來應對病毒,人類實在是輸給自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