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飛:從中國的防疫品外援說起

2020-04-09
鄧飛
立法會議員、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4-09 at 9.49.56 AM (2).jpeg

近日,西方歐美國家的新冠肺炎疫情攀升新的高峰,同時對中國的敵意恨意也隨之而不斷攀升。儘管中國當局早在自己疫情開始回落之初,已經啟動「一省幫一國」的防疫外援行動,但歐美國家政府和媒體對中國的敵意不減,而且逐漸轉化成具體的針對性行動,包括民間所謂的民事索償,以及議員、個別官員和智庫提出的所謂調查疫情隱瞞和扣押中國駐外企業資產等行動構想。有評論認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新八國聯軍隱然出現,中國當局實在不應該再用珍貴的防疫醫藥品去「餵養」這些白眼狼。

首先,中國的防疫品外援換不來同等的善意回應。誠然,雖然中國從三月中就開始積極的對外防疫援助行動,例如山東省負責援助英國,而口罩、呼吸機等醫療用品有的捐贈,有的售賣(在全球供應和生產嚴重不足的情況下),但西方政客和媒體不斷以不信任和挑剔的眼光來否定中國的善意,更在內地和台灣之間玩起了口罩捐贈地緣政治,自然引起中國網民巨大的憤怒。

其次,西方開始索償訴訟和反華陣線的法律大戲。從美國佛羅里達州和德州兩宗明確針對中國主權政府的民事訴訟,到美國、澳洲、英國、印度等議員、官員和智庫相繼提出比司法訴訟更令人咋舌的「調查」和「索償行動」。目前雖然未成國際串聯之勢,但所謂料敵從寬,不妨依照西方國家嫻熟的國際法操作模式來推想一下:大可以發明一個「剩餘責任論/原則」:西方各國議會先調查本國政府在收到中國和世衛疫情通報之後,到底有沒有延緩防疫而導致本國傷亡慘重和經濟損失的責任。在扣除這部份責任之後,剩下的就是所謂的「中國的責任」。這同時也給予機會讓西方國家的政府大爆所謂的中國疫情通報內容。這種法律形式主義和程序的神操作,本來就是西方國家熟悉的法律大戲,同時在實際操作上層面,無論是西方國家的執政黨,還是反對黨,都有推動操作的誘因。反對黨可以借機向執政黨施壓,執政黨則借機向中國甩鍋(推卸責任)。加上中國擁有這麼巨額的美國國債,更在海外配置這麼多的不同類型資產,這些都可能成為被強行剝奪用以「賠償」的變相抵押品。

77bf38a4a433452d94da1aa641670582.jpg

所謂謀國以利,被對方的敵意激起義憤,可以理解,但不能以情緒化來回應。換不來同等的善意回應,不等於換不來任何善意回應。四月六日,美國紐約州長在媒體高調感謝中國政府、馬雲等捐贈一千部呼吸機。在三月中,意大利、塞爾維亞等國家的高級官員也曾對中國表示感謝。雖然這些善意回應與媒體和網路所煽起的對華敵意相比,真的不成比例,但防疫物品輸出外交,還是要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繼續做下去。這絕對不是為了面子什麼的,而是預防國際反華聯盟真的形成。冷戰期間,美國和西方封鎖,蘇聯東歐集團又與之交惡,突破口就放在了亞非拉第三世界國家。

今天,美國和西方的中央層面在叫囂反華,但地方層面卻不一定如此。如果中國因為目前得不到同等比例的善意回應,就斷然停止外援,那麼反而做實了西方政客和媒體的有關指控!除了醫療用品外援之外,中國可以在疫苗、藥物開放等方面,提出更多的國際合作的呼籲與建議。福兮禍兮,兩廂倚伏,有時並沒有什麼立竿見影的高招,有的只是埋頭苦幹的毅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確診數字急升便可能帶來新一波的公共醫療系統擠兌,而草根因居住環境和密度關係,感染機會率較高,對於公共醫療系統的依賴度又高於富人,香港若貿然對外通關,不是變相等於拿窮人的命,換取另一批人有機會賺取更多鈔票嗎?

    陳凱文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