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優化中學階段應用教育

2020-04-21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團結香港基金教育及青年研究主管 郭凱傑

由於本港的確診數目近日下降,教育局宣布中學文憑試(DSE)會如期開考。可是,如果新冠肺炎疫情一旦再次轉差,文憑試最終取消,屆時將以考生校內成績、各中學過往文憑試的表現進行調整,以評估考試成績等級,將衍生大學升學的安排以及公平性等問題。

其實,文憑試的安排之所以掀起全城熱話並引起社會焦慮,癥結在於香港的教育制度多年來以成績掛帥,太注重以學術科目的成績作爲升學的絕對依據。這個文化短時間内難以改變、消除,但筆者認爲,應用教育卻能夠成爲改變的契機。

564.jpg

如讀者一直有留意本專欄或許會察覺到,此前本欄曾論述應用型大學的重要性;不過要實現多元出路的願景,除了進一步進修、就業的路途需要「打通」以外,早在學生更年輕的階段已經需要讓他們多接觸、瞭解未來的可能性,才能從根本上改變文化。

在中學層面, 應用學習,即DSE的乙類科目,是高中課程的選修科目之一。跟據教育局官方文件指出,「課程內容實踐與理論並重,與寬廣的專業和職業領域緊密連繫……讓學生體驗全面的學習經歷」;更能「及早了解和領會如何在工作環境中運用知識和技能」。從字面上看,這完全符合應用教育的定義和要訣。然而,在去年的考試中,只有約7-8%的考生選修應用學習科目,而當中超過99%只修讀一科,即依然以傳統甲類科目為絕對主導。由此可見,當初希望達到科目之間的平衡云云淪爲口號。

應用學習科目為學生的次選的主要原因在於認受性不足:本科目在目前由第1級到5**級(即實際上可視為7級考試制)之中,最高成績上限為第4級,學生極小可能考慮修讀,又或視爲「水泡」科目處理。故提升應用教育在中學的地位,應用學習科評分形式的檢討是重要一環;教育局可考慮透過邀請國際評審團強化課程設計和評估方法,保留評分提升至5**級的可能性(亦可課程/考評上輔以進一步要求)。

此外,讀者另外需留意就是應用教育是一個跨學科的概念,應該套用於不同的學習領域。透過知識和實踐之間的配合,這能為學生提升學習效能以及與社會的銜接。所以,要從根本上改變學習風氣,不能只靠應用學習科目,而是所有的科目都應引入更多實踐的元素。課程發展議會應擴展轄下的應用學習委員會的職能,務求把影響擴闊至各個關鍵學習領域(包括但不限於 STEM),協助學校根據市場需求改進課程,為學生做好準備。

要在不同學科中增強實踐的部分不能單只依靠學校,業界的參與和配合亦至關重要。為推動商校合作,香港教育局在 2005 年設立「商校合作計劃」。此計劃舉辦的活動包括 講座、工作坊、商業探訪等;為完善計劃,商校合作應包括學術界及業界之間的策略性交流。譬如,政府可考慮如何把業界知識納入課程及評估,以及支援業界專業人士 擔任應用教育評估員的角色,以深化兩者合作。筆者認爲以成立中介機構能促進雙方長遠配合,更能牽頭匯聚社會各界資源及意見,如相關的非牟利組織等。

要一時三刻從根本上改變社會文化殊不容易,但首先需要避免人爲地製造並持續加強社會對應用教育的偏見,否則從一開始已經在開倒車,自然離目標越來越遠。故此,從現有文憑試科目的平衡性著手,對長遠改變認知非常重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