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選管會為何庸碌無為?

2020-06-23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LAW.jpg

任何一個不帶政治偏見的人,都會知道縮骨、卸膊、揸流灘,才是香港職場的主流文化,加上香港公職大都是「鐵飯碗」,港英政府豢養出來的本地管治階層,又因當年為求平穩過渡而保留下來,造成庸懶無為的港英官場文化,一直沿襲至今。否則,當年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又怎會提醒香港的高官要「為官避事平生恥」呢?

是故,香港經歷過上年區選的各種亂象後,所謂的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不願汲取教訓,對於維護選舉公平依舊毫無作為,實在是意料中事,反而是他們有所作為的話,才是咄咄怪事!讓人感到詫異的是,這個偉大的選管會不但不管事,編出的理由還要那麼牽強,甚至直接甩鍋,一副自己低能,還要當人弱智的節奏,這便有點說不過去。

舉個例子,上屆區選曾經出現選舉物資和辦公室被毀,以及助選義工和候選人受襲的事件,致使候選人沒有公平的宣傳和拉票機會。到了今屆立法會選舉,選管會近日公布選舉指引,他們又有什麼法子防範呢?無,zero,沒有!更混帳的是,那個選管會主席馮驊還要甩鍋,話選管會不是執法機構,維持治安是警方的責任!

不得不說,馮驊這隻鑊卸得真好!的確,維持治安是警方責任,但是維持選舉公平,卻是選管會的責任啊?如此說來,若是今次立法會選舉,因為選管會的無能,而再出現助選團員或候選人受襲的情況,馮驊作為選管會主席,以及其餘兩個選管會委員,是否都應該問責呢?

此外,選管會沒有執法權力,但至少有能力評估選舉是否還能公平地舉行吧?若是能夠的話,為何又不能告知公眾,今次選舉投票日若再爆發騷亂,或選舉受暴力干擾的情況,選管會將建議特首運用《立法會條例》第44條的權力,宣布押後選舉呢?難道這又不是選管會的責任乎?

當然,若要說到鬼話連篇,還要說到選管會決定票站不設「關愛隊」一事。雖然很多人都知道,選管會公布選舉活動指引的所謂諮詢,不過是沿襲港英時代的那一套惺惺作態,但是面對五萬多份支持「關愛隊」的意見,馮驊作為選舉管理的總負責人,竟然能夠完全無視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原則,公然用「不應只看數字」作為不接納的理由,還真的是十分趣緻!

說到這裡,有人或許會抬槓,贊成多數意見不一定是對,但選管會不設「關愛隊」的理由是什麼呢?是香港建築物門口較窄,安排不到兩條隊,所以技術上不可行!天啊,香港單是小學校舍便有四百多間,中學校舍五百多間,還有一大堆室內文娛康樂公用設施,哪些設施不是大門數量超過一個?選管會竟然用「門口較窄」作為理由?這是什麼國際玩笑?

更爆笑的是,馮驊聲稱不設「關愛隊」的原因,是要顧及公平原則!選管會一眾成員,個個讀番書喝洋墨水長大,沒聽過什麼叫「積極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乎?長者、孕婦及傷健人士都是弱勢社群,他們跟其他成年人的體能和體質一樣不?你叫他們同排一條隊,不是反而使他們無法像普通人一樣,行使平等的投票權利乎?

因此,「關愛隊」表面上是給予了弱勢社群「特權」,實際上才是真正的平權,正如票站會提供點字模板,方便視障人士自行填劃選票一樣。這麼簡單的道理,選管會一眾成員會不懂乎?當然不是,關鍵是他們早已預設立場,把「關愛隊」視為純粹方便長者之舉,否則馮驊不會拿選民登記冊已按身份證的字母區分,已分開不同年齡層,作為否決「關愛隊」設置的其中一個藉口。

至於選管會是否跟非建制派一樣,先是認定「關愛隊」純粹旨在方便長者,然後認定長者較多支持建制派,因而認為方便長者等於不夠「公平」,我們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選管會的其中一名委員:陸貽信資深大律師,在2017年的大律師公會選舉中,曾公開支持戴維思團隊。由是觀之,選管會為何會像非建制派一樣,用「公平」作為不設「關愛隊」的藉口,也是順理成章矣。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泛民初選,似乎存在重複投票,以及投票者身份沒有核實的問題,其投票人數及選舉結果的真確性,亦因而大打折扣。

    陳凱文  2020-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