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歐美所謂制裁自露底牌讓中國更有信心

2020-07-14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14 at 18.20.39 (1).jpeg

昨日與一個內地朋友聊天。他說:「現在全世界都制裁香港,你們真可憐啊。」我說:「是嗎?對香港人而言,真正的制裁眼前只有一項,那就是封關令香港與內地分隔。其他國家對香港有什麼制裁?你說我聽聽。」我解釋說:所謂「制裁」,只是政治需要的一個名詞罷了,真正這些措施,有什麼害處、有什麼好處,是甜還是苦,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站在香港人的角度,我看不到有什麼制裁。

限制對香港輸出敏感技術?其實香港對這些所謂敏感技術根本很少輸入,要有應該也是轉去其他地方,這哪裡是制裁香港。如果是限制對香港輸出iphone、ipad,對香港人的殺傷力比較大,但這應該是制裁美國自己多一點吧。禁止中國一些中層官員及其家屬去美國旅遊?這對香港人有什麼損害?禁止在美國使用微信、Tiktok?這對香港人也沒有傷害啊。放寬香港人移民?這簡直是獎賞,哪裡是制裁呢?最好所有國家都容許所有香港人,包括BNO護照和特區護照,可以無條件移民,那就要開香檳慶祝了。雖然吳桐山無打算離開中國,但有選擇權總比沒有好,又沒有人逼著你一定要移民。

吳桐山6月1日已經在「思考香港」撰文寫道:「我不擔心美國的制裁,這是美國的煩惱、不是中國的煩惱。因為如果美國制裁香港,只會將香港推向與內地快速融合,中國也更無顧慮強化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到時候香港與國家就更加命運與共。」美國斷不會愚蠢到出制裁措施來懲罰香港人吧?若如此,豈不是投降?如果損害香港聯繫匯率,更加是一種自毀美元霸權的行為。因此美國媒體說白宮仍在掙扎如何制裁,選項不多。這的確是美國的煩惱。

大家要明白這個「制裁」的邏輯。歐美與中國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鬥的是意識形態。歐美要利用香港來攻擊中國的意識形態,結果被中國反將一軍推香港國安法,歐美當然要高舉「制裁」大棒。否則,歐美的政客如何向他們國內的那些高舉所謂「普世價值」的民眾交代呢?只要嘴巴高喊是「制裁」即可,至於實際效果是甜還是苦,Who care?所以好多國家都推放寬港人移民這一類「制裁」,既不影響任何人的利益,又可以交差。這些國家又可以在移民上面設置種種條件,吸引一些有錢有才的移民,大家都歡迎的。

朋友說:「不是喔,你看中國外交部都大力反擊這些國家的制裁措施,罵他們干涉中國內政喔。」我說:那當然要交足戲碼。歐美政客要交代,中國也要向人民交代啊。人家大大聲說是「制裁」,我們循例都要表示反對,反過來說,歐美的政客也需要中國的這一聲「反對」,才好向他們的國民交代說——我已經制裁到他痛了。對中國來說,真正肉緊的是封殺5G技術、封殺APP這些,因為這會影響到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擴展。至於對香港的制裁,喊一聲「反對」,然後……你繼續。

國安法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西方一些反華分子還在搞事,叫囂要求中國「撤回」。哈哈,泱泱大國在自己地方推一條法律,你罵兩句就撤回,以後還用出來混嗎?因此中國現在是等待你歐美出招。如果你美國真的敢動香港的聯繫匯率這些七傷拳,那是你美國自毀美元霸權,中國不妨進一步加快人民幣國際化步伐,送美國一程。如果你美國知所進退,還想守住這個平衡,那中國也不妨繼續平衡下去,反正中國的國力在上升,時間站在中國這一邊。如果美國不出大殺著,等於暴露了自己的底牌,中國更有信心反守為攻。我上星期在「思考香港」撰文《香港國安法的意義絕不僅僅在香港》,意思也就在此。有消息說,中國打算和伊朗簽署長達25年的合作協議,內容涵蓋貿易投資和軍事安全層面,還不是反守為攻?香港能夠作為中國國際戰略轉變的一個起點,也算是香港國家地位、國際地位的一種體現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日前通過的《香港國家安全法》絕對是平息暴力抗議活動、恢復法律秩序的必要條件,這些也會讓香港經濟恢復一定的常態與穩定。

    蕭暉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