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港立法會選舉會變天麼?

2020-07-20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4332.jpg

香港的冠病疫情最近突然大反彈,社會上人心惶惶;與此同時,隨着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日子漸近,各政黨也開始磨拳擦掌,紛紛把焦點轉移到選戰工作。

在剛剛過去的周末,民主派就聯手舉行初選,選出一批候選人代表泛民出戰9月的立法會選舉。雖然特區政府事前高調警告有關活動有可能違反《香港國安法》,但仍然無阻大批泛民支持者出來投票,多個投票站皆大排長龍。

根據負責統籌初選工作的團體「民主動力」公布的數字,約61萬人參與了這次初選投票,人數之高令許多政治觀察家大跌眼鏡。若再結合早前一些大廈業主委員會的選舉結果來看,非建制派在兩個月後的立法會選舉中奪得逾半議席恐怕再不是天方夜譚或幻想。

在香港生活過的人都知道,香港除了立法會和區議會兩場大型選舉外,民間也經常有大大小小的選舉。比方說,大部分住宅大廈都有由業主選舉組成的業主立案法團,讓業主自行管理大廈事務。

以往港人不熱衷政治,加上平日忙於生計,沒有時間關注大廈的日常生活管理細節,間接造就了業主委員會的權力非常大。另外,由於大部分業主甚少了解和參與每隔幾年就舉行的大廈業主委員會選舉,業委會也往往由較傾向支持政府的中老年業主把持。

但在過去幾年,香港社會的公民意識不斷提高,越來越多支持民主的年輕人投入參與屋苑管理等地區事務,希望奪取法團管理權,進而在屋苑推動社區民主理念。多個屋苑先後出現「關注組」「監察組」等團體。

香港去年暴發反修例抗爭運動後,這股趨勢更加明顯,不少法團選舉在過去一年也先後被泛民年輕人逐一攻陷。譬如,青衣長安邨在5月31日完成業主周年大會,選出新一屆的業主立案法團。泛民背景的居民組織「長安後浪」的10名推薦人全數當選,一舉推翻舊法團。

又如7月初,荃灣大型屋邨海濱花園舉行業主大會,以不記名方式選出業主代表,居民投票情況十分踴躍,結果同樣由具有泛民背景的候選人張駿業以4164票勝出,建制派的候選人鄒秉恬僅獲2442票慘敗。

上述大廈法團選舉雖然規模很小,但對即將到來的立法會選舉無疑具有一定的指標參考作用。

首先,放諸香港,建制派和非建制派陣營長期以來都各自擁有一定數量的理念型支持者,但仍有為數不少的港人是中間選民,佔據了全港選民約三四成的比例。這些人的政治立場未定,不到關鍵時刻罕有出來投票。

但經過香港反修例一役後,港人的公民意識已猛然覺醒,愈來愈多沉默的市民投入政治運動。從近來多幢大廈法團選舉反應的熱烈情況看,今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十之七八會相當高。

其次,在選舉學上有個名詞叫作「醉漢的搜索」。其原意是:醉漢在街上不見了鑰匙。他第一時間是在街燈下面尋找,因為那裡比較亮,雖然未必是丟失鑰匙的範圍。這個行為引申到選舉的意思是指:選民在比較候選人時,往往喜歡集中在明顯的單一議題,而不是複雜的議題。

在以往的選舉期間,香港建制派和民主派為了吸引支持者投票,往往會熱炒有利己方的社會議題,這也是兩邊陣營勝出的關鍵之一。值得留意的是,反修例和《香港國安法》鐵定是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最重要的議題。由於目前香港社會主流的氛圍是不支持《香港國安法》,這個議題的炒作是相當不利建制派的。

在此情況之下,香港建制派陣營在今年立法會選舉勢必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雖然其得票數量會因為政治兩極化嚴重而有所增加,但遠不及泛民的增幅,結果將重蹈去年年底區議會選舉大敗的覆轍。

當然,在比例代表制下,建制派在直選組別不致於會出現去年區議會輸掉大部分議席的情況,但在上一屆立法會選舉中險勝最後一席的建制派候選人,在本屆卻極有可能統統輸掉。

至於功能組別,若是一人一票的界別,建制派候選人恐怕也很難能夠保得住議席。左扣右減,建制派在合共70席的立法會議席中輸掉一半即35席的可能性應該是很高。這也意味着九七回歸後的香港立法會將首次變天,由泛民主派主導!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