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民主派「初選」:傳統泛民多年養蠱終被反噬

2020-07-20
路易
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20 at 12.37.34.jpeg

民主派立法會「初選」落幕,激進陣營大勝,傳統泛民慘敗。大黨候選人即便突圍也是在抗爭前線出鏡最多的鄺俊宇和許智峯。現任議員如胡志偉、涂謹申、黃碧雲和郭家麒等,僅僅夠票出線,或已被迫退出競爭。

然而結局從這場選舉開始就已註定。

首先,戴耀廷對「初選」的主題設計就是一個陷阱。35+的本質說穿了就是把所有民主派議員捆綁在「攬炒」的戰車上,靠否決財政預算案癱瘓政府刺激中央強力鎮壓,引發國際勢力介入制裁,使北京負上沉重的代價。

於是傳統泛民是選擇同意還是同意呢?在初選論壇上,傳統泛民被激進派圍攻,逼迫他們簽署「共同綱領」。「胡志偉們」不想簽約,一不願落下DQ的口實,二不符合政治倫理。但他們卻又不得不貼合激進派的觀點,不情不願的從牙縫裡擠出一句「不簽約也會否決」。裡外不是人。

稍有理性的人都知道立場再對立社會都要維持運作,沒有妥協的政治不可能成功。否決預算案的權力如核武器,至多是表態談判之用,有哪個國家真的會用核武器打仗?但激進派這種瘋狂的、毫無現實感的戰術卻成為了泛民陣營的政治綱領,如同一隻鷹配上蒼蠅的頭,簡直是黑色幽默。

當然,這種氛圍也是由選民構成決定的。整個「初選」的運行和投票都以網絡為主,選舉辯論都在網上直播,一般無習慣在網上論政的市民可能到選舉當日都未有接觸。而且97%的投票都在網上進行,更讓這場缺乏代表性的選舉成了年輕人、激進派的狂歡節,傳統泛民的鴻門宴。

另外,這種稀鬆的投票方式漏洞太多,一戳就破。如何防止非選民甚至未成年人士投票?如何防止境外人士投票?如何防止重複投票,「跨界」投票?如果對票數有質疑如何「上訴」?這些中學生都能看出的問題,在組織者和參選者眼中都不是問題。反正有投票就是民主,在這個道德高地上,傳統泛民一句質疑都不敢講,只能乖乖參加,還要忍氣吞聲,故作大度的接受一切結果,真是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

傳統泛民「養蠱為患」

然而,走到今天這一步傳統泛民真的很委屈嗎?筆者只能說咎由自取。

自2014年佔中運動以來,社會撕裂加劇,本土主義冒起。以和平理性追求民主為目標的傳統泛民陣營在這個重要的關口,看到的不是對香港前景的憂慮,而是擴大票倉的機會。為了貼近年輕人的激進立場,他們背叛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一干專業人士從爭取民主墮落到鼓動、包庇暴力,令人不齒。

民主黨的基本信念寫着: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及港人民主治港,符合香港人意願,有利於穩定與繁榮,對中國的發展起促進作用。同時,他們希望促進香港穩定繁榮、維護社會公義及消除任何岐視。公民黨的創黨宣言提出:公民黨要在中國主權之下,按照「一國兩制」原則,建立真正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新制度,在《基本法》規定之下,以普選產生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維護法治、並確保所有香港居民均享有受到有關國際公約保障的一切自由和權利的制度。

那麼請問,上年修例風波中港獨口號、標語滿天飛時,你們在哪?當有政客要求外國制裁香港和中國時,你們在做什麼?當暴力行動把城市幾近癱瘓時,在市民因政見不同而被毆打甚至迫害時,你們有維護過法治和社會公義嗎?

而相輔相成的,公眾人物的一舉一動又帶動着支持者的行為取向。他們政治上日趨偏激,與港府和中央鬥氣,為反而反;死抱住真普選這種「民主原教旨主義」不放,毫無妥協。行為上愈發低賤,一開始在會議上講粗口,支持者就認為這可以接受,於是他們開始「掟嘢」,支持者滿足後又要更刺激的,那就直接動粗了。後來上街鼓動抗爭、與警方對抗就不足為奇了。他們貪婪的刺激民意,幻想把催谷出的政治能量轉化為選票。

但傳統泛民真的以為這樣做激進派會把你當自己人?醒醒吧,你們扮得像他們卻永遠不是他們。你永遠餵不飽極端的人,因為總有人比你更極端。上年7月1日的立法會門口,多名泛民議員懇求,哀求,跪求示威者不要衝進大樓,各位還記得示威者的反應嗎?今時今日「初選」的慘敗正是他們自掘墳墓的結果。這就好比多年養蠱圖謀害人,以為自己掌握了絕世武器,卻最終被反噬。

當然,故事還未完。「初選」勝者中有不少人大概率會被DQ,繞來繞去正式參選的可能還是傳統泛民候選人,激進派又要「含淚支持」。叛徒比敵人更可恨,如果不能滿足激進派的要求,未來二者之間的內鬥將更加慘烈,下一次激進派可能有更陰損的招數逼死他們。傳統泛民朋友們,到時到底是回歸創黨理念,重走和平理性道路,還是繼續玩這場自我毀滅的遊戲,各位好自為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反修例和《香港國安法》鐵定是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最重要的議題。由於目前香港社會主流的氛圍是不支持《香港國安法》,這個議題的炒作是相當不利建制派的。

    戴慶成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