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無線劇集《反黑路人甲》有驚喜

2020-09-14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tvb1.jpg

《反黑路人甲》劇照

港人對無線劇集都是批評的多,稱讚的少,但久不久,又總會有一套劇集「叫好叫座」。近來,筆者發現身邊的朋友及同事,皆有談論近來熱播的《反黑路人甲》。

《反黑路人甲》是一齣喜劇,講述香港最大黑幫幫派內訌,「坐館」父子三人被殺。警方找來男主角做「臥底」,假份「坐館」流落在美國的幼子,回港接任「坐館」一職,用意自然是調查誰是兇手。原來男主角和「坐館」的幼子在美國同一所孤兒院長大,因英文併音完全一樣而經常被人弄錯。當年,孤兒院曾發生一場大火,原本的身份証明文件全失,他們二人更乾脆任由他人弄錯,胡裡胡塗的在童年時代已互調了身份。「坐館」的幼子已死,算是「死無對證」。

劇情是典型的「臥底笑片」,但連「大橋」也十分犯駁。警方縱然有興趣調查黑幫仇殺,又何必一定要派臥底入內呢?而且,警隊早有至少一名臥底滲入黑幫多年,又何必再多派一人?此外,怎能要臥底做「坐館」?編劇總算想到以「警隊權鬥」為藉口,原來管理層有人也想「搗亂」,逼使想延任的「一哥」退下來,才會派出由新紮女警 (馮盈盈) 接手此案。警方高層便半推半就的接受了如此荒誕不堪的「臥底計劃」。

為何劇情犯駁,橋段「老套」,又會這麼受歡迎呢?

這是喜劇類別,有異於一般劇目;就是「大橋」犯駁,只要不算太離譜,又能引得觀眾一笑的話,每每都能「過關」。「警匪片」及「臥底片」算是香港電影的經典劇種之一。無論是大螢幕及電視,都有無數的「臥底片」,當中亦肯定有數之不盡的荒謬劇情,香港觀眾早已見慣不怪。撰寫熱門劇種之最大好處,就是不必解釋太多,三言兩語已到「劇情爆發位」,觀眾也不會看不明白。

劇集成功的地方,自然是「笑料」本身。「臥底笑片」的經典當然是《逃學威龍》;由「臨時演員」當「警方臥底」,自然會使人聯想起《喜劇之王》。男主角本身是一個對戲劇十分執着的「臨時演員」;劇集之初,還手執一本《演員的自我修養》,更是明顯以《喜劇之王》為藍本。好在編劇絕非抄襲,而是借題發揮,創作出一個全新角色及劇本出來。男主角由「選坐館」,以至「擺平各地盤」及「查案」等情節裡,都把不少戲劇方法照搬出來,甚至乎是用上電影道具,例如是「紋身貼子」、「假血漿」和「假槍」等等。他更多次引用中外名著及經典電影的橋段去解釋計劃,又偏偏洋相百出,狼狽不堪,還差點兒「假戲真做」,自然能博得觀眾一笑。

這套劇笑料百出之餘,又不斷的企圖向香港電影致敬。除了《喜劇之王》之外,劇中有黑幫的「大家姐」,就似乎是《洪興十三妹》了。男主角與男二,大玩「基情」,肯定讓人想起《春光乍洩》;二人同坐電單車,更大玩「男男版」的《天若有情》。男二做臥底十多年,是擺明車馬的學習《無間道》。男主角扮「坐館」之初,經常想起《教父》的場影,又試過扮「Mark哥」,大玩《英雄本色》。一眾男角曾上擂台打交,自然老實不客氣的參考《激戰》。此外,男主角甚至乎哼起鄭伊健的《甘心替代妳》,與有「翻版黎姿」之稱的女主角湯怡談情說愛,觀眾又怎能不想起《古惑仔》呢?

正如20多年前的《蜘蛛俠》之開場白也有說過:「這個故事值得說,其實和其他故事一樣,都是一個愛情故事。」這齣《反黑路人甲》成功的地方,就是在「愛情線」上的設計比較成功。男主角周旋在四個女角之間,四個女角皆喜歡男角,但男角又只喜歡其中一人。一方面,四女爭一男,才會有「戲劇衝突點」,也算是滿足男觀眾的「狂想曲」。另一方面,男主角只是為了「拍劇」或「查案」才被迫在四女之間,心中只愛一人,又不會得失女觀眾,算是「兩邊討好」的劇本。此外,男主角本身的性格設定屬平易近人一類,還是一個「戲痴」,從沒有「裝酷」,受四女垂青,也不會惹人反感。

此外,無線劇集的角色設計,也明顯有進步。首先,故事本身擺脫了「家庭本位」的設定,我們不再看到「一家老幼」坐下來吃飯的場景。主角是孤兒,來到的「黑幫家庭」,又只剩下三個妹。憑盈盈演的富家女,只得父親一人。其餘角色的家庭更鮮有提及。多年以來,無線編劇似乎為了吸引「師奶觀眾」,即使在「警匪劇集」裡,也硬要加入幾個師奶作陪襯。例如,晚間重播的《使徒行者》,佘詩曼竟有三個「母親」之多!《反黑路人甲》算是擺脫了不必要的「家庭本位」設定,讓劇情發展可以更流暢及減少無關重要的枝節。

除了上述原因之外,由「臨時演員」充當「臥底」,走入黑幫做「坐館」的「大橋」,或許亦打進港人的心坎。多年來,筆者在職場內聽得最多的就是「做場戲而已」;甚至乎有不少友人經常自稱為「臨時演員」。社會上,亦有很多人以此解釋諸般「怪現象」。為何兩大陣營明明敵我矛盾,恩怨分明,鬧至「至死不休」了,又總會有些人仍可以繼續「拍膊頭」?大家為何說好了「共同進退」,偏偏始終沒有一同「掛印封金」?明明說過會承擔責任的人,為何又「一走了之」?總會有人笑稱:「搵食呀!做場戲而已!」

那麼,某些港人又是否「入戲太深」呢?正如《反黑路人甲》的「結局篇」裡,男主角「入戲太深」,最終又能否「抽離角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