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有必要借桂山島「騰籠換鳥」嗎?

2020-10-05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KWAI!.jpg

建制派有人覬覦珠海桂山島一事,過去已撰文談過,本已不欲再談,但是日前網媒《香港01》報導,聲稱有知情的政圈人士透露,北京現對桂山島計劃未有定案,但是調研方向已非早傳的在填海地上建屋予港人居住,而是將香港部分大型公共設施,如監獄或貨櫃碼頭搬往島上,再用騰出的地段建屋,有建制中人則在閱此新聞後,稱讚此為「好建議」,只好再撰此文一說。

先撇開《香港01》那篇傳聞的真確性不論,所謂租借珠海桂山島安置香港大型公共措施,以便騰出原有設施用地建屋,本身便是多此一舉。誠如之前的文章所述,香港的所謂土地問題,不是真的沒有地。香港有75%的土地未開發,當中有42%的土地是郊野公園。在已開發的土地當中,又有超過3600公頃閒置農地,港府絕對可以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把地收回。

有人可能會說,開發郊野公園,即使只拿公園邊陲地帶的2%,也可能會遭到環保分子反對,但港府若是真的立定決心開發部分郊野公園,乃至修訂現行的《郊野公園條例》,建制派議員至今仍佔議會多數,為何會開發不了?究竟是港府本身不敢或不想動,還是反對開發郊野公園的阻力,其實不是來自非建制派和所謂的環保團體?

退一步而言,即使撇開開發郊野公園和收地的選項,香港其實可以選擇填海。事實上,香港回歸前最後一日通過的《保護海港條例》,本來劃定的禁止填海區域,只有附表一的維港地區。廢除附表一的原有界限,是回歸後的修訂,即是港府亦可再次修訂,重劃准許填海的範圍。是故,填海其實跟開發郊野公園一樣,究竟真正的阻力在哪裡?

再退一步而言,即使把監獄和貨櫃碼頭搬向別處,便可改變原有用地的土地用途,但又是否必須租借珠海桂山島,才能達成此一「騰籠換鳥」的目標?例如說安置監獄,我們應先知道香港的島嶼多達263個,撇除了香港島,大於1平方公里的島嶼有19個,其中14個人口少於1000。以西貢滘西洲為例,面積有6.7平方公里,當中近半土地用作哥爾夫球場,為何不能把監獄安置過去,而要任此島繼續做富人的後花園?

至於貨櫃碼頭,先不說搬至桂山島的話,交通網絡和基建的配套究竟是否跟得上,桂山島本身在大嶼山以南,即是貨櫃碼頭搬了過去之後,必須先把高速公路修至大嶼山南部,再修一條3海哩長的橋。既然如此,大嶼山南部本來便是未有開發,為何不把碼頭安置在那裡,而是租借珠海的桂山島呢?

由此可見,香港絕對有地另行安置,從而完成「騰籠換鳥」。所謂的土地問題,更像是港府或建制派不敢,甚至是不願觸碰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奶酪。既然如此,土地問題便不過是香港自治範圍內應當處理的問題,建制派若真是愛港同時愛國的話,又怎好意思把鍋甩給中央,還要犧牲珠海的土地資源和利益,來為香港埋單呢?

另一方面,中央若是為其埋單,又向香港某些既得利益集團、所謂的建制派、港府的一眾官員、鄰近香港的珠三角城市,乃至是香港的非建制派支持者,傳達着什麼樣的負面訊息?假如壞的孩子最終還要有糖吃,這是愛護還是縱容?這是研究所謂桂山島計劃時,應當考慮的課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王春新詳述其最新桂山島發展藍圖倡議,重申若桂山島填海借地能成事,不但有助解決香港房屋土地問題,更有助提升整個大灣區發展競爭力。

    2020-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