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強制性全民檢測 特首勿重蹈拖延23條立法覆轍

2020-11-30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11-30 at 10.18.11.jpeg

《施政報告》發表之前,建制派不同板塊代表11月20日與特首林鄭月娥會面約一個多小時,林鄭透露強制性全民檢測有困難,強調要平衡人權和執行能力。

11月25日,施政報告雖然提出力爭「清零」的目標,這與早些時候政府稱「不應以清零為目標」的口徑相比發生了較大變化。不過特首在11月26日又表示,推行全民強制檢測不能保證達到2019冠狀病毒病個案「清零」的目標,並認為「全民強制檢測只是口號式的建議」。對於有意見認為本港應推行強制性全民檢測,林鄭月娥重申不可行,形容代價太大,又稱本港沒有內地的體制優勢,內地人民相對服從,如果強行以內地方式套用在港,可能帶來反效果。

早在今年7月,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就提出了香港需要進行全民檢測,當時香港正處在第三波疫情,曾連續多日確診破百。11月20日,鍾南山在一個會議上再次呼籲香港需要進行大規模的新冠病毒檢測。過了一個星期,香港第四波疫情持續發酵,11月27日,鍾南山第三次提醒香港需要全民核酸檢測。鍾南山是從實戰經驗和具體評估出發,對香港提出忠告,並非特首所說的「口號」。內地今年初爆發疫情,鍾南山是抗疫領軍人物之一,他當時就已提出「四早」戰略方針,就是「早防護、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在城市進行「群防群控」防疫。其後內地全面落實這戰略,對大部分人口進行核酸檢測,找出感染者即隔離醫治,迅速將疫情壓了下來。特首將鍾南山的忠告說成「口號」,令人匪夷所思。

其實,林鄭一再對強制性全民檢測拖延不決,與她曾拖延基本法23條立法如出一轍。

本屆政府上任之初,林鄭月娥強調,她作為特首,有憲制責任維護國家安全,但要在香港做到《基本法》第23條立法,須視乎條件及社會環境,雖然社會在新一屆政府上任後較平和,但只要有人挑起矛盾,都會造成社會分裂、撕裂及兩極化,認為政府在實行一件較有爭議性的事情時,「不得不考慮這些情況」;到了今年3月香港發生疫情,林鄭3月31日出席行政會議前被問到,會否在任內完成23條立法,她指特區政府已成立超過22年,一條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要求,我們都未能達致,當然是可惜和遺憾,「但現時整個政府及社會應將精力放在防疫工作。」

由於特區政府遲遲未能完成基本法第23條本地立法,令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層面存在很大隱患,中央不得不出手制定香港國安法,填補了相關法律漏洞。

林鄭一再拖延強制性全民檢測,與她曾拖延基本法23條立法的惰性思維是一致的。惰性思維又可分為兩種:一,缺少積極主動的思維意識;二,缺少積極主動的思維心態。思維的、思想的惰性要遠比肉體的懶惰可怕的。肉體的懶惰充其量就是個懶人,而思想的思維的懶惰者,卻會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庸人、廢人。你是不可能指望一個思維的懶惰者會有什麼大的創舉的,一個思維的懶惰者,決不可能主動的去解決問題。

施政報告雖然提出要「力爭清零」的目標,但又不果斷提出新冠肺炎確診個案「清零」時間表及路綫圖,不下決心落實全民強制檢測、強制追蹤,並參考內地的成功控疫經驗,採取最嚴格的控疫措施,以便與內地可健康、有序地通關,讓香港真正走出疫境。這種拖得就拖的惰性思維,像23條立法一樣,永遠拖到最後一刻,難道要中央像訂立香港國安法一樣,出手代替特區政府在香港落實強制性全民檢測?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到底香港特區政府出了甚麼問題呢?顯而易見的是,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香港是缺乏領軍人物的。

    郭金鋒  2021-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