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釋放深科技的無窮潛力

2020-12-07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總監 水志偉 助理研究員 顏彤

第四波新冠疫情來勢洶洶,令政府及市民防不勝防。儘管我們憑著以往的抗疫經驗能在短期暫時遏止疫情,但長遠來說,疫苗研發是最能有效地終結是次蔓延全球的疫情的途徑。

WhatsApp Image 2020-12-07 at 14.36.12.jpeg

在眾人厚望下,不同國家及藥廠已相繼報捷,如美國的莫德納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 Inc.) 、美國輝瑞科研製藥(Pfizer Ltd.) 及德國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等紛紛傳出疫苗研發有良好進展的喜訊,而牛津大學及英國阿斯利康(AstraZeneca)藥廠合作研發的疫苗更是令人關注,該疫苗定價比其他疫苗相對便宜,售價暫訂為3英鎊,有望能使更多人受惠。

回顧歷史,早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牛津大學已曾參與對現代科學及醫學具重大貢獻的疫苗研發。繼弗莱明教授(Professor Alexander Fleming)發現物質青黴素後,牛津大學的兩位教授及其研究人員繼續進行有關研究,最終成功製造了現今為人熟悉的抗生素,拯救了無數寶貴的生命。他們三人的科學成就影響深遠,因而獲授予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以作表揚。若果沒有抗生素,簡單如由微細傷口而造成的細菌感染都能奪取性命,因此說抗生素改寫了人類的醫學史可算是毫不誇張。

事實上,疫苗只是生物科技改寫人類歷史的其一例子,同時它也是一種「深科技」,意即顛覆性的深度科技。深科技均有三項共通點:走向成熟並推向市場需要較長時間、對資金的需求巨大、能夠為世界產生重大且深遠影響。除了生物科技外,有不少高度創新的科技亦被歸納為深科技的應用範疇,例如人工智能、新材料、量子計算,區塊鏈、光子學與電子學、無人機與機械人等。 

深科技是科學技術的前沿研究,一旦成功能成為解決人類問題的殺手鐧。然而,深科技的研發周期長且資本密集,屬高風險投資,令不少本港投資者卻步。雖然政府能於基礎研究階段提供資金,但從應用研究到產品原型的階段,可用的資金會逐漸減少,出現俗稱「死亡之谷」斷層。因此,在發展深科技的路上,穩定及充足的「耐心資本」能發揮關鍵的作用。

圖片 2.png 

為了有效地推動本港的深科技發展,政府可借鑒英國的IP Group 公司的模式。IP Group 開創了與英、美、澳洲和紐西蘭頂尖大學長期合作的模式,透過長期的獨家夥伴關係,優先審視和投資於這些由大學研發的新技術,並為初創衍生公司提供耐心資金及其他專業支援。若公司在後期發展順利,更會協助它們尋找共同投資者,進一步促進該些公司實現更加進取的發展規劃。早於2000年,IP Group已與前文所提及的牛津大學化學系簽訂為期 15 年的協議,在其衍生公司的發展路上提供重要支援。

為應對未來社會所需,政府於早前設立了「未來基金」,並動用當中的一部份成立名為「香港增長組合」的投資組合,投資與香港有關連的項目。考慮到本港的情況,政府可運用基金中的部分資金,參考IP Group的例子,與本地大學建立長期夥伴關係,集中投資大學的深科技衍生公司,透過商品化使大學的基礎研究「落地」,藉此釋放蘊藏在大學基礎研究的潛力,使本地的科研成就更上一層樓,為經濟及社會帶來重大貢獻。

延伸閱讀
  • 要吸引國際企業,便須完善的規劃。政府不妨運用先進科技如地理資訊系統(GlS)作整體規劃,在建設辦公大樓外,更有住宅、交通、物流、醫療、教育、社區設施等配套,才可把園區發展成蓬勃的社區。

    鄧淑明  2020-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