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紫荊黨橫空出世,建制派好自為之

2020-12-15
路易
傳媒人
 
AAA

kin.jpg

據多家媒體報道,幾位有內地背景的海歸金融界人士在香港創立了「紫荊黨」,意圖招收25萬黨員。同時該黨表明會推選代表他們理念的候選人,參與香港各級選舉,包括特首選舉委員會和特首選舉。如果成事,無疑將打破香港政治格局。

首先,它將「新香港人」納入了政治版圖。

以2016年人口普查數字看,香港居民中有227萬人在內地出生,如果只計回歸後通過各項入境政策來港的內地人,也有數十萬。這些人已落地生根可參與選舉,但很少在政治上發聲,一心一意幹事業,所以一直以來香港沒有他們的代言人。每次選舉「新香港人」只能隨大流用排除法,選他們最能接受的候選人,這滋味肯定不好受。現在有相同背景人士組織的黨派,必然會成為這些沉默力量心中的首選。

幾十萬是什麼概念?2016年立法會選舉超級區議會組別建制派得票總數也只有80萬。如果紫荊黨真能爭取到足夠支持,西環必將重組選舉戰術,傳統大黨即會面臨被放棄的危險。

第二,它將改變傳統建制派「重服務,輕政策」的傾向。

傳統建制派提供的表現與「新香港人」群體對政治的需求相去甚遠。尤其是通過各項專才政策和大學畢業留港的高知識人群,更無人照應。他們要的是發展,要的是更強的產業政策,更有遠見的公共投資,與外部更便捷的聯通渠道。但你提供的卻只有「蛇齋餅糭」,「成功爭取」,「堅決支持」,「強烈譴責」。一個定位於Asia's World City的大都市,日常的政治視野卻局限於小縣城級的事務,簡直猴吃麻花-- 滿擰。

然而在香港這種固化的政治格局下,這群人只能含淚支持老邁的建制派。這種日子可能以紫荊黨成立為起點而改變。

翻看履歷,紫荊黨創黨人李山,是香港中國金融協會副主席,擁有清華大學及麻省理工學院學位,曾在曾蔭權時期擔任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顧問。此人行事低調,但每次發聲都有啟發性。例如其作為政協委員在今年兩會提交的《關於成立全民所有公司解決香港住房問題》提案,建議成立一家由全體香港居民持股的公司,融資一萬億港幣解決開發土地的財政問題。另外他提出在香港成立第二間交易所,引入量子計算、區塊鏈等技術,並利用數字貨幣等手段開創新的支付通道,既鞏固金融中心地位,又可繞過由美國控制的SWIFT結算系統,避免金融制裁。對比傳統建制派有問題就小修小補,有危機就向中央求「大禮包」的思維,高下立判。

按李山的描述,「紫荊黨」是一個多維度的運營平台:是鑽研香港治理和發展戰略的智庫、培養政管人才和社會領袖的行政學府、了解社會體恤百姓的民調機構、與各階層坦誠交流溝通的社交公關網站、彙集群眾意見向政府建言的多媒體平台、充分把握國內外戰略形勢並能溝通暢順的跨國人脈關係網。這不僅打破了傳統建制派以地區工作為綱的模式,甚至打破所有香港政黨聚焦現有本地事務的思維,而將未來發展戰略擺在首位。

這視角切中要害。只要有心的朋友就會意識到,近些年香港遇到的問題最根本的原因是在世界產業格局發生劇變時,香港原地踏步,任由新自由主義經濟模式將貧富差距拉到無限大。不解決這個問題,不創造新增長點,不打破財團對社會資源的壟斷,想要解決任何衍生問題都是空中樓閣。在香港這個百廢待興的時間點,紫荊黨的出現填補了本地政壇的一大空白。

同時,該黨以推選特首候選人做目標,讓人浮想聯翩。

這兩年我們都領教了平庸的領袖對社會的危害。該硬不硬,該軟不軟,無勇無謀無方向,唯唯諾諾,首鼠兩端,只識順境錦上添花,不會逆境雪中送炭。綜合歷史經驗,社會至少可以達成一個共識:公務員不再適合做特首了。那麼政治領袖哪裡選材就是個大問題。筆者認為,商界依然是第一人才庫。

首先香港本身就是商業城市,商界聚攏了大量一流人才。且商人對社會發展趨勢更敏感,在未來發展方向上更有想法。另外,香港作為國際城市聯通中西,商界人士眼界更易開闊,超過其他界別。最重要的是,商業是真刀真槍、一時興一時亡的戰場,可歷練人,商海沉浮過更敢於決策,更能解決實際問題。

唯有兩個因素阻礙商界精英從政,一來政治是一潭渾水,一入局就整天挨罵,收入還下降,有幾人願「上賊船」?二來商人逐利,中央對此群體始終無百分百信任。然而,一群有內地背景的商界精英至少很容易解決第二個問題,至於第一個問題就要看他們的抱負了。

當然,紫荊黨尚未進行任何政治活動,其未來走向尚需觀察。筆者亦非提前為他們拉票。而且,至今並未有任何跡象顯示該黨是「奉旨成立」。自紫荊黨成立的消息爆出後,文匯報大公報並未報道,中央各媒體也未跟進。明年就是立法會選舉,很難想像北京臨陣換將。

紫荊黨只是恰逢其時為香港的政壇帶來了一個新思路,也為建制派敲響了警鐘:他們應好自為之,好好反思,不要再混日子了。你遠沒有你想像的那麼重要,再不進步,必有人會取代你們。那些不主動作為只被動「交作業」的懶政思維,那些不確定工作任命就不放棄外國國籍的小聰明,那些假裝愛國愛港實則悶聲發財的心思,可以休矣。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