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政治新時代必也正名 建制非建制分類應該摒棄

2021-12-28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AAA

shutterstock_1747586828.jpg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結果,非建制派參選人在地區直選中全軍覆沒,僅有新思維狄志遠在功能組別的社福界當選,不少傳媒在報道時指立法會的政治光譜已變成「1對89」,即1名非建制派議員與89名非建制派議員,狄志遠也對於有關稱謂照單全收,指自己有個新編號叫「1比89」云云。
在過去一段時間,對於「民主派」陣營及人士,一般會用「非建制派」來形容。在稱謂上,建制派由回歸後一以貫之,反而是「民主派」的稱謂卻一直在改變。由回歸初年的「民主派」,到之後由於派內有派,於是改稱「泛民主派」,到近年隨著「泛民」內部出現路線之爭,分裂出「本土派」以至「自決派」「攬炒派」,「泛民」又不足以統稱之,於是又有「非建制派」。在定義上是愈來愈籠統、定義也愈來愈不明確。
在新選制之下再用建制和非建制派來區分不同的政治勢力和人士,以至區分立法會議員,不但難以反映真實的政治情況,更是不合時宜,張冠李戴。一是從概念而言,所有立法會議員以及在香港參政議政的政治勢力和人士,都屬於建制的一部分。所謂建制,就是既定的體制和組織,在香港政治上指的就是廣義的管治架構,包括行政、立法,也包括各個公營機構以及區議會等。這些都是香港建制的一部分,所以既然進入立法會,成為立法會議員,自然是建制一分子,又何來自稱「非建制派」?
「非建制派」意思是脫離於建制,所有在香港參政議政的政黨或人士,又何來「非建制」之說?因此今屆立法會的政治光譜並非所謂1比89,而是90位議員都是建制,否則他們的議員辦事處從何而來?他們的議員薪津、職員津貼又錢從何來?所謂立法會的「非建制派」根本就是一個假議題、假概念。
二是香港已經進入政治新時代,再沒有需要以政治來劃分陣營。夏寶龍主任提到「愛國者治港」是搞「五光十色」,是具有多樣性的,絕不是要搞「清一色」。當中有兩個含義:一是在新選制之下,只要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遵守憲法、基本法和國安法,任何人都有資格成為「治港者」,這是不搞「清一色」的本意。二是「五光十色」指的是立法會參選人來自不同背景、不同專業、不同階層、不同職業,在社會上有廣泛代表性,「五光十色」指的是職業、背景。

!!!.jpeg
新選制的最大特點,就是擁有各界最廣泛的參與和代表性。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見述職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時,就肯定在新選制下,廣大香港同胞當家作主的民主權利得到體現,「愛國者治港」原則得到落實,社會各階層各界別廣泛、均衡參與的政治格局得到確立。這是新選制的最大特點和優勢。這樣,新選制更加不應再用以往的建制與非建制的分類,這是二元政治的分類,也是一種泛政治化的分類,並不是健康民主應有的現象。
新時代下的立法會,其分類應是根據不同議員所代表的各行各業、各個版塊、各個界別,就如狄志遠雖然他自稱是「非建制派」,但實際上他根本代表不了非建制或是民主派的聲音,這是客觀的事實,他只能代表社福界。同一道理,不同議員都是代表各自界別的利益和聲音,直選有直選的代表,功能組別有功能組別的代表,選委會也有各自的代表,這才是立法會的真正分類。所謂建制與非建制分類已經沒有任何描述政治的能力。
子路曾問政於孔子:「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孔子答:「必也正名乎。」子路不認同,認為將時間花在「名份」之上是迂腐,結果被孔子教訓了一輪,直指「野哉由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重名份不是迂腐,咬文嚼字也不是無聊,而是政治名份不正,隨時會造成社會思想混亂、人民無所適從,所以從政必重名份就是這個原因。
香港出台新選制,就是要糾正過去的泛政治化、內耗式的政治亂象,消除「藍黃對立」,從新團結香港重新出發。所以新選制強調不搞「清一色」、「五光十色」,就是改變建制泛民的分類,不要在名份上搞對立。這樣,再以過去的建制非建制派二元政治分類,不但已經失去了描述政治、解讀政治的作用,更與現實不合,與新選制不合。香港已經沒有再分裂的本錢,再繼續「非藍即黃」的一套,繼續黨同伐異的一套,香港又如何重新出發?香港新時代必也正名,就應從摒棄建制與非建制派分類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抗疫是政黨政治人物,顯示承擔、爭取支持、儲累功績的重要時機,積極參與抗疫,既可幫助市民,也可以為自身取得政治支持和力量,泛民各政黨卻似有「默契」的全面消失,不但不為市民提供任何協助,更沒有為抗疫提供任何建議和助力。

    韓成科  2022-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