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選舉制度是完善了?還是倒退了?

2021-04-07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45353.jpg

人大通過了對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的修訂。按北京的說法,此舉是為了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按西方及本地反對派的說法,此舉令香港的選舉制度出現嚴重倒退。為何兩種看法的差異這麼大?哪種說法更有道理?

其實,不同立場的人對同一件事會有截然不同的看法絕不為奇。港人除了要瞭解為何雙方會出現這麼大的差異外,更要研判事情將會朝哪個方向演變。

反對派的意見可由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話來概括:「這些行動通過限制政治參與,減少民主代表和窒礙政治辯論,來拒絕給予香港人在自身治理中的發言權。北京方面的行動與基本法作出的香港選舉應向普選方向發展的明確承諾背道而馳。」

這種說法表面上不無道理,問題是香港的反對派,自回歸以來,不斷借現有的選舉制度的漏洞,把一些政治取態與北京完全相反的人推上政治舞台。他們不只反共,而且反中,企圖完全切斷北京對香港的主權與治權。他們強調民主的價值高於一切,只要有選民支持,候選人支持港獨也可以,侮辱國旗也沒問題,甚至連要求外國勢力制裁自己國家也認為很有道理。他們熱衷於與北京對着幹,多過實際地為港人謀福祉。當他們發覺他們的訴求沒法如願時,他們就不惜攬炒,要其他香港人陪他們一起去付出代價。

在他們的鼓動下,近年的香港選舉已變成鬥激進、鬥出位的政治秀。誰罵中共罵得最惡毒,誰與自己的中國人身份切割得最徹底,誰就最有機會當選。這樣的發展當然與北京的原先的回歸安排南轅北轍。為了避免事情進一步失控,唯有透過人大的修訂去完善原有選舉制度的不足。方法就是透過選舉委員會與資格審查委員會去確保愛國者治港。

其實,世上所有國家都不會選不愛國的人來管治自己的國家。為此,美國還要求總統候選人必須在美國出生。這是避免出現身份認同問題的最佳方法。特朗普就曾以奧巴馬可能不是在美國出生,來挑戰奧巴馬做總統的合法性。從這個角度來看,北京把愛國的要求作參選的門檻並不為過。反對派把愛國與民主對立起來,並不符合世情。

嚴格來說,人大今次修訂並沒有阻止泛民參選,把爭取雙普選寫入政綱亦不違反新修訂過的選舉制度。泛民之前的問題是不願與支持港獨與侮辱憲法的人劃清界線吧了。此外,泛民至今仍對「國安法」與「愛國者治港」採取抗拒的態度。他們若是不願意在這兩個問題上重新定位,他們很難在香港的政壇上有新的發展。

打算在香港參政的人必須明白,香港已回歸中國,而現實的中國乃由中國共產黨執政;中共是不會容許以推翻中共為目的之政治人物在香港政治舞台上扮演角色的。只有在接受中共執政的前提下,香港的政治人物,才可以在其他的治港問題上,扮演自己的角色。在非憲政性質的問題上,香港的政治人物大可以有自己的意見,不一定非做橡皮圖章不可。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