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港立法會選舉最大危機

2021-04-14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e84dba3634316de3eca641ea3d9cf535.jpg

北京繼去年6月30日實施《香港國安法》後,早前又決定大幅度修改香港選舉制度,準備下「重葯」整治香港積累多年的政治問題。有關條例草案一旦獲香港立法會通過,未來一年三場重大選舉的籌備工作也將馬上展開。

連月來,建制派陣營都在鬧烘烘討論如何參與日後的選舉,但民主派陣營卻出現異常冷淡的景象,不少人甚至主張在年底的新一屆立法會選舉中投空白票作無聲抗議。這個倡議近來慢慢在網絡上形成一股熾熱的討論氛圍,以致多名港府高官要先後發聲,警告將研究有組織性發起投空白票是否觸犯法律。

回顧香港九七年回歸以來,一共進行了六次立法會換屆選舉,每次均有逾百萬名選民投票。在2012年那一屆,由於新增的超級區議會議席屬於功能組別議席,部分民主派政黨發起了投空白票行動,呼籲支持者通過這個方式表達對小圈子選舉不滿。結果當年立法會超區的空白票比率高達3.59%,比同年的地區直選明顯高。但有關行動並沒有帶來太大的政治效果,很快就被人淡忘。

這次若再有泛民組織鼓動選民在新一屆立法會選舉中投空白票,又有何意義?能否發揮作用呢?

從政治學角度來看,人們的投票行為和去超市購物一樣,都是一項消費活動,需要花費時間。由於時間是稀有的資源,投票需要成本,選民往往會理性計算:如果投票的收益比去投票的成本低,將不會去投票。同一道理,選民考慮投空白票時,也會看付出的成本能否帶來一定的回報。

在去年的區議會選舉,共有294萬港人投票,投票率逾七成。提倡投空白票的泛民人士相信,徜若年底立法會選舉能夠保持相若的投票率,民主派支持者又紛紛投下空白票,數量之多將足以令北京在國際政治舞台出醜,達到相當大的宣傳效果。

但根據香港的選舉規定,空白票的多少並不影響選舉結果,即使選票中多達一半是空白票,也不會影響其餘有效選票及其產生的選舉結果。事實上,目前北京已不顧忌西方國家的看法,大量泛民選民投空白票,充其量也只是發泄一下對北京的不滿情緒,實質上無法改變大局。

更重要的是,在香港投空白票的數目並不會在選舉結束後就立刻顯示出來,而是經一番整理才對外公布。這意味着大量港人涌去投空白票,不但無法即時發揮效果,反而推高了投票率,變相為選舉增加認受性。

基於上述兩個原因,倘若港府不全力打壓投空白票行為而刺激到泛民選民的神經,投空白票行為應該不會在泛民陣營內部成為主流共識。相反,越來越多泛民支持者對政治日益冷漠,不願意去投票,恐怕才是年底立法會選舉最大的潛在危機。

近年來西方國家選舉的投票率愈來愈低,主要是兩個因素左右了投票率走向:一是眾多候選人的政綱相差無幾,導致選民不去投票,因為哪位候選人當選都一樣;二是選民要評估所中意的候選人是否一定會贏或者會輸,倘若自己喜歡的候選人註定會贏或者輸,投票也沒有意義,大多數選民都傾向不去投票。

以上兩點開始在香港浮現。就前者而言,新的香港選舉制度出現了一些顯著變化,包括只有愛國者才能「入閘」,使得那些以「港獨」和激進本土主義政綱收割選票的人徹底失去「入閘」機會。

另一邊廂,許多民主派從政者認定北京修改後的香港選舉制度已不再是公平選舉,很可能不參與選舉。因此,參加年底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估計大部分是「清一色」,令選民投票的誘因大減。

後者方面,面對過去大半年北京當局不斷出手打壓,越來越多泛民人士衍生無力感。他們一方面慨嘆無力改變當前局勢,另一方面對政府權威的認同逐漸下降,對政治活動的態度日益冷漠。

在此情況之下,為數不少的民主派選民很大可能在年底不出來投票。倘若他們杯葛投票,該場立法會選舉極有可能出現前所未有的低投票率。

港人不再熱衷投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分人於《香港國安法》及選舉改制後,不再盲目參與廣泛的政治活動,避免了可能引發的社會動亂。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折射出新選舉制度在港人心目中的認受性偏低,不利港府日後施政。長遠而言,當局應該從政治制度、民生等多個層面進行改革,以滿足整體港人的利益訴求,尋找解決問題的途徑。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新選制之下,香港如果能夠借選委會選舉之機,逐步確立一套恆常地制度,讓選委、立法會議員、特區政府官員,及至特首,都能恆常地與普通市民面對面地談心,讓管治班子與市民大眾打成一片,真實地反映民意,又何愁不能建立良好的管治?

    文武  202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