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勇飛: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仍有三點留白需處理

2021-04-22
劉勇飛
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21 at 16.26.58.jpeg

立法會《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在4月19日召開第二次會議,討論修改選舉制度,席間有議員問及日後參選選委會的人士,是否需要在提交的表格或聲明中表明自己是否擁有BNO、外國護照或居留權,讓BNO等外國護照再度成為社會的焦點。

今年3月11日,全國人大通過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3月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該決定。4月13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通過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 (綜合修訂)條例草案,並於4月14日提交立法會大會進行首讀,預計立法會將在5月底三讀通過。

中央在去年出台港區國安法,今年推出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和落實愛國者治港,打出這套組合拳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維護香港整體利益,經濟繁榮穩定,社會和諧團結,讓一國兩制能夠行穩致遠。不過,今次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仍有三點留白,包括擁有BNO等,需要特區政府盡快自行處理。

第一點留白是擁有BNO、外國護照或居留權的雙重國籍問題。今年初以來,由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和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在BNO的議題上,打響頭炮。由於在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沒有為此進行法律上的修改,所以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與美英歐盟等國,至今仍不時為這個議題而進行鬥智的博奕之中。

基本法第六十七條有關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組成。但非中國籍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和在外國有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也可以當選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其所佔比例不得超過立法會全體議員的百分之二十。」

回歸前後,中央為了香港平穩過渡,才顧全大局容許那個百分之二十的非中國籍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和在外國有居留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擔任立法會議員。目前,按照愛國者治港的原則和路徑,中央理應不再容許立法會議員持有雙重國籍,以此堵塞這個多年以來的重大漏洞。但是,今次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沒有就基本法正文進行修改,只以附件形式立法,因此在此問題上為特區政府留下了充足的空間,充分表明中央對香港特區的包容。

第二點留白是在大灣區或內地各省設投票站投票的問題。現時長居於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城市的港人逾50萬,中央過往推出多項便利港人在大灣區發展的措施,去年10月初,傳出港府正研究推出措施便利大灣區港人的投票安排,當時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期望《施政報告》提出相關措施保障居內地港人的投票權,而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同樣支持推行大灣區跨境投票,建議在大灣區九個內地城市設票站,安排港人擔任票站人員,在內地完成點票程序。但是,今次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也沒有就此進行修改,同樣為特區政府留下了空間自行處理。

3月30日,人大常委會修改的基本法附件一列出了選委會的新組成辦法,其中第四界別新增的「內地港人團體」分組界別獲分配27個選委會席位,由27個政府指定團體各提名一人擔任。根據政府公布的名單,當中11團體即近四成席位由中國香港(地區)商會及其分會提名,另有6個席位則由工聯會內地服務中心提名出任。特首林鄭月娥當日接受傳媒提問時表示,所有新增指定團體要符合3個原則,包括與界別有密切聯繫、有代表性及體現愛國者治港。因此,估計新增的「內地港人團體」,日後將與特區政府駐粵辦等各內地辦事處,會一起強化合作關係,包括將來為在大灣區或內地各省設投票站作前瞻性的鋪路。

第三點留白是大量新工會如何處理的問題。根據香港特區政府勞工處的資料顯示,由前年6月反修例運動至去年5月2日,勞工處職工會登記局共收到4328宗新工會登記申請。大量新工會,對工聯會和勞聯有莫大影響,也直接衝擊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同樣地,今次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也沒有就此作出指導方向,只在工會持續運作1年提高至3年才有資格登記為該界別分組的投票人方面作出了微調,於是又為特區政府留下了空間自行處理。

4328個新工會,運作滿3年,便具備登記為勞工界選民的資格,可參與日後的特首選委會,因此勞工界別的選舉結果,必然由這批新工會所決定,並預料將會帶來極大的衝擊和震撼。此外,存在幾千間工會,長遠需要做大量管理、監督和行政工作,徒添煩惱,也不利社會穩定。

三點留白,既為特區政府創造了怎樣處理的空間,但同時也帶來了挑戰。而在三點之中,相信BNO雙重國籍問題將會在短期內,極有需要加緊處理,並拿出有一個非常實在和果斷的方案出來。

在此建議以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為旗幟,率先要求所有香港特區的行政、立法、司法機構的組成人員和立法會議員,以及重要法定機構的負責人等,都不能持有雙重國籍。除了香港特區政權架構人士外,還應包括36名港區人大代表,以及6名香港基本法委員會成員,兩名全國政協副主席和18名政協常委,不能持有雙重國籍。這樣有助起到示範作用,堵塞漏洞,並為進一步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作出積極貢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這場「二次回歸」運動,某個程度也是一場革命,秉持的正是「矯枉必須過正」。至於是否有過火之處,在北京眼中已經無關宏旨。

    李伯達  2021-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