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觀察/緬懷辛亥革命成功110年

2021-05-06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5-06 at 10.53.08.jpeg

作者10年前受邀參加紀念辛亥革命百年活動,在人民大會堂(張亞中攝影)

今年(2021)是辛亥革命成功110週年,因為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世界各地華人都減少舉辦紀念活動。

我想起10年前,當全球華人隆重的以各種形式紀念辛亥革命百年之際,有一批一百人組成的團體,包括散居世界各地的辛亥革命後裔和相關研究學者匯聚北京,從京城出發、經武昌、南京到達廣州。

沿著辛亥革命的足跡,一路上我看見孫中山後裔和康德黎教授孫子、曾孫親切交談,梅屋莊吉後人與孫中山的後人一起站立在當年梅屋莊吉在孫中山逝世後,在日本製造四尊孫中山銅像,梅屋托著病體親自護送到中國來的其中一尊銅像前合影相。根據梅屋後人告知我,梅屋用了兩年多的時間,看著四尊銅像在中國大地安放好以後,才安心回到日本養病。

我看見在原南京總統府的牆上,掛著孫中山送給宮崎滔天的字畫「推心置腹」,證明當年日本浪人宮崎滔天為孫先生出生入死;我們這一團有宮崎滔天八十五歲的孫女也來了,看著這位宮崎老太太,我想著中日關係……!本是最好的鄰居,但又成了最可恨的鄰居。

我從黃興的孫兒、外孫女的神態上,依稀可見那我們僅能從黃興的照片中看得見的,那似曾相識的神態,黃興當年讓年僅十四歲的長子加入同盟會,並在他十八歲時,囑咐他從日本負責將槍械經香港押送到廣州。

我又見孫岳後人與馮玉祥後人好不熱絡的傾談……孫岳後人說,我們是否只重南方而忽略了北方的志士仁人?是啊!無論北方或南方,當然還有很多的無名英雄。廖仲凱的外孫女說,外祖母(何香凝)在日本是一九零五年加入同盟會的第一批黨員,我從他們的言談中,感覺他們在祖輩是莫逆戰友的基礎上,自自然然的相互增加友誼的濃度,大家對中華民族的歸屬感是一致的,他們說,辛亥精神不老,仍然在傳承!什麼是辛亥精神呢?我認為就是中華民族精神!是不屈不饒,堅韌不拔,絕處逢生,勇往邁進的精神,是一代人集體的愛國情操,所有的志士仁人都應該列入史冊,一個也不能少。

今年受疫情所限,全球華人緬懷革命先烈只有銘記於心默默地追思,沒有對外宣揚。孫先生說的兩句話:「和平!奮鬥!救中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已刻印在我的心版上,永誌不能忘!

擱筆遠望窗外,正值春末,遙想那黃花崗上的黃土是否長滿了青草?七十二烈士墓碑是否長滿了青苔?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們從奧運健將勇奪奬牌為國家爭光,了解他們的成功背後,付出非一般的血汗;然而時下也有很多的年輕人,默默地在他們的崗位上,勇敢衝刺,力爭上游,克勤克儉!

    廖書蘭  2021-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