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幼珉:評中美俄關係

2021-05-24
吳幼珉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5-24 at 10.03.58 (1).jpeg

中、美、俄、歐盟是國際間四股重要的力量。在那「三國四方」中,文化自負的歐盟比英國、日本、印度、澳洲、加拿大有更大的國際影響力,卻至今沒有一支屬於聯盟的軍隊。「三國」互動,對世界形勢則有顯著影響。

美欲聯俄抗中?

「三國」中以美國國力最強,美元計算的國民收入和政府管治效率卻無法維持美國的國際競爭力。

拜登政府已提出新經濟方案。接下來的問題是聯邦債務水平會升高,也需要向富人增稅,兩黨難以取得共識。

落實那些方案也不可能立竿見影。若4或8年後才見成效,未來美國政府堅持拜登經濟政策的可能性卻存疑。

因此,重振美國經濟並非易事。困局中,美國爲延續霸權,全面遏制中國,同時擠壓俄羅斯。

中俄緊密戰略夥伴關係使美國圍堵中國政策出現漏洞,拜登政府因而希望緩和與俄關係,甚至離間中俄,希望俄國在中美博弈中站在美國一邊,或保持「中立」。

近來,自拜登以降的美國官員涉俄言論語調變得溫和了,美國也宣佈豁免「北溪2號」運營公司CEO和相關官員的制裁,對俄示好的用意大於對德示好。

布林肯和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近日在冰島舉行對話。儘管雙方都承認兩國存在分歧,面對傳媒時的氣氛比中美阿拉斯加會談時要好一些。

俄美矛盾焦點:美、西方回到東擴起點

美國民主黨近年多次指責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拜登不久前更稱普京爲「殺手」;美國對俄態度急轉彎,兩國領導人還可能舉行會談,主要是美國意識到前段時間拉攏盟國圍堵中國未達預期效果,希望俄羅斯也來參一腳。

而要俄羅斯接受美國的那番「好意」並不容易。

現在,俄羅斯領土面積約比前蘇聯小三分之一。美國爲首的北約通過一系列顏色革命持續東擴,東歐和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紛紛投向西方,美國軍艦、機近年多次侵犯俄領海、空,美艦橫穿北冰洋,對俄羅斯形成了幾乎270度的包圍。

俄羅斯是軍事大國;但它目前的國防安全環境比中國還要惡劣。

持冷戰勝利和經濟優勢,美國佔了俄國人的便宜,至今仍沒有停止對俄羅斯的進迫。

眼下爲圍堵中國,美國希望緩和與俄關係。對美國那個年輕的國家來說,無疑是一廂情願的買賣。而對俄羅斯來說,那等於被美國佔了便宜,還要聽從美國的使喚。

俄羅斯希望美國解除對俄的威脅,美國撤出在烏克蘭、波羅的海三國和東歐的影響力。

但沒有一個美國總統或執政黨會願意或敢於作那樣的承諾,因此俄美矛盾是難以解決的。

霸權息微,加快風雲變幻

美國國力息微,多國重新部署軍事資源。中國造軍艦,英國建航母,俄國特擬在2024-2033年一次性開建3艘航母;大國競相在新國際環境中爭取較有利位置。

美國拉攏盟國維護美國霸權,翻雲弄雨,加速世界風雲變幻。

日前,歐洲議會決議中方解除對歐盟議員和官員的反制裁前,凍結批准中歐投資協定的討論,卻聲言那決議「不影響中歐投資協定批准程序的最終結果」。估計那份中歐協定未來「鹹魚翻生」的可能性較高。

大國博弈白熱化,一些實力相對較弱國家或國家集團難免捲入其中。在新環境中,它或它們一時站在某一方,一時又會站在另一方,國際形勢更詭譎多變;惟形勢長遠發展不會因眼下的風風雨雨而改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美俄就烏克蘭的戰事,引發了美國種種逆反心理,在進一步逼迫俄羅斯的要求下,可能採取對中國二次制裁,強迫中國配合其對俄政策,加上美國正以中國為其最大的同級別競爭對手(Peer competitor),準備加強他們的對華遏制政策,這一切都表明中美關係將在今年夏天會迎來嚴峻的考驗,中國不能低估這個挑戰。

    邵善波  2022-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