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禁集會不禁「反共」後患無窮

2021-05-31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5-31 at 10.01.53.jpeg

警方日前基於「限聚令」和維護公共秩序等原則,拒絕支聯會於6月4日在維園舉行的集會申請。支聯會宣布將停止宣傳工作,不以組織者身份到維園。但同時宣布重開「六四紀念館」,呼籲其支持者以各自的方式,「合法」地紀念。特區政府以防疫禁集會,但卻不明言禁止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綱領下的活動,令《港區國安法》的威嚴受到挑戰,也是變相鼓勵各種各樣針對國安法的軟對抗,後患無窮。

支聯會的六四集會活動,堅持包括「結束一黨專政」等五大綱領,這些活動涉及如果維護《港區國安法》威嚴,如何維護中央與特區關係,以及如何全面準確落實「一國兩制」的問題,具有政治敏感性。

香港繼去年以防疫為由不批准支聯會舉辦六四集會之後,今年再次以防疫為由,向支聯會發出禁止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並指出,警務處長考慮所有因素,包括限聚令、公共安全、公共秩序等因素發出反對通知書。並警告任何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就是違法。不過,特區政府由特首以下,均拒絕就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綱領是否違法的問題作出評論。

與之相比較,澳門政府在禁止舉辦六四集會時則清晰表明,六四集會涉違反多條法例,當中「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涉煽動顛覆政權及推翻憲制,而「屠城」等字眼是有悖事實真相的虛假宣傳,損害中央威信,違反「公開及詆毀罪」。

香港、澳門每年舉辦的六四集會內容大致相同,違法的性質也相近,澳門特區政府清晰指出其涉及煽動顛覆及推翻憲制的性質,因而禁止相關活動,而香港特區政府卻拒絕作出清晰的表述,令人難以理解,已經引起社會爭議。

香港以抗疫為由禁止六四集會,但卻拒絕明言「結束一黨專政」綱領和口號的違法性質,產生的即時效果是,支聯會宣布停止遊行和集會,但並不停止「結束一黨專政」綱領之下的活動,包括公開呼籲在不違反禁止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以及限聚令,搞各自的方式進行六四的紀念活動。支聯會亦已於5月30日重新開放六四紀念館。與此同時,亦有不少人公開表明,會以不同的方式參與六四紀念活動。可以預期,日後將會出現花樣百出的各種軟對抗,挑戰《港區國安法》。

只以防疫之名禁集會和遊行,卻拒絕明示「結束一黨專政」違法,這令《港區國安法》的尊嚴受損,也是變相地鼓勵香港的反中亂港組織,以規避香港法律的方式,持續地推動反共宣傳,繼續散播仇視中共、仇視中央政府的情緒,可以說是後患無窮。

香港特區政府有憲制責任維護國家安全,特區的治港者也必須在維護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方面,有擔當,不能無視「結束一黨專政」涉嫌違反憲法和《港區國安法》的問題,不能迴避支聯會推動「結束一黨專政」綱領的違法問題。在禁止舉辦六四遊行和集會之後,應嚴格執行《港區國安法》,若有人違反顛覆國家政權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行為,必須嚴肅處置,以維護《港區國安法》威嚴。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港區國安法》有否條文授予中央接管香港的維護國安事務呢?大家若有細閱條文,便會發現條文是授權駐港國安公署打擊危害國安的犯罪行為和活動,不能作為授予中央直接接管香港抗疫工作的條款。

    陳凱文  202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