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民主黨有從壹傳媒結局品中甚麼味道嗎?

2021-06-23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6-23 at 16.07.37.jpeg

壹傳媒旗下的《壹週刊》和《蘋果日報》相繼作出宣布,即將停止運營。對於這家媒體企業的結局,不知道民主黨的高層和一眾黨員會有何想法。投身政治的人可以有天真而不切實際的想法,然而政治現實卻是殘酷的,民主黨會否走上壹傳媒的不歸路,全在政治路向選擇的一念之間。

民主黨日前舉行內部補選,原主席李永達重新出山,競逐副主席一職,並且成功當選。他對外表明,這次重新出山受到獄中幾名民主黨前核心人物之託,一是要阻止民主黨繼續參選之念,二是要穩定軍心,防止民主黨出現分裂。

中央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明確貫徹「愛國者治港」的原則之後,民主黨是否具備資格參選,仍未可知。按北京法律學者田飛龍的看法,民主黨要經過「清黨」和修改綱領之後,才有可能符合「愛國者」的條件,取得參選的入場券。但民主黨似乎並不認同田飛龍的建議。

民主黨內對於是否參選的問題,一直存有分歧,須待9月份的會員大會表決,才會有所決定。黨內有一部分人顯然仍然希望能夠留在建制之內,尤以年青的副主席梁翊婷為代表人物。但亦有一部分資深黨員,則極力阻止參選。李永達這次重新出山,就是黨內「老鴿」阻「幼鴿」參選的一個重要動作。

李永達帶着三位獄中的黨內要人的囑託,要求民主黨不要參選,又言,林卓廷、尹兆堅、胡志偉和趙家賢被還押,兩名前黨主席楊森、何俊仁亦被監禁,「呢個時候仲要求參選?黨內無乜人有興趣討論囉。」言外之意,仍然想借參選的問題提出條件,要求當局先釋放被囚的民主黨人士,再談民主黨參選的問題。

李永達如果真的代表黨內一部人的想法,那無疑是出現兩個大錯誤,一是高估了自己,二是低估了中央。高估自己包括兩方面,一是以為香港的管治沒有了民主黨不行,將來自社會各方面對民主黨的善意勸導,解讀為求民主黨參選。二是認為民主黨即使不參選,堅持既有政治路線仍然可以繼續生存下去。

筆者建議民主黨可以細心地閱讀一下喬曉陽近日接受報刊訪問時的一段講話,喬曉陽指出,香港良政善治,須德才兼備的建制力量,也需要理性、溫和、成熟的忠誠反對派。他認為,反對派應作出選擇,「是做憲制秩序和中央權力的挑戰者,損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還是在憲制秩序下做特區良政善治的參與者和持份者」。

喬曉陽這段話中有兩個重點值得留意,一是香港良政善治,需要的是理性、溫和、成熟的忠誠反對派。民主黨在2019年屈從於激進派、攬少派,被綑綁上動亂的戰車上,這絕不是理性、溫和的表現,而民主黨未能堅定自己的基本理念和立場,也不是成熟的表現。因此,民主黨必須改轅更張,徹底與激進派、攬炒派割蓆,真正成為忠誠反對派,才有可能參政。

另一個重點是,現在擺在民主黨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條路是做憲制秩序和中央權力的挑戰者,另一條路是做特區良政善治的參與者和持份者,民主黨要在兩者之間作出選擇。在這兩條路中間,還有沒有含糊不清的模糊地帶?從近期的動向看,應該說模糊地帶的空間越來越窄,至於還有沒有民主黨的容身之地,民主黨有必要作出評估和判斷。

民主黨高估了自己,卻低估了中央,低估了中央在香港撥亂反正的決心。他們可能還以為,過一陣子香港還會回到過去,民主黨沉寂一段時間後,日後仍然可以東山再起。這恐怕只屬於政治上過於天真的一廂情願的想法,民主黨如果選錯了路,堅持要做憲制秩序和中央權力的挑戰者,那結局也早已寫在牆上。民主黨的黨員們應該可以從壹傳媒和《蘋果日報》的結局中,品味出一些東西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