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林鄭應有「一家哭何如一路哭」胸襟

2021-07-13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7-13 at 11.04.28 (1).jpeg

政客的眼淚不值錢,愛哭的政客古今中外皆然,多至不勝枚舉,當政客在流淚的時候,選民們看看就好,不要太當真。

翻開《三國演義》,給人一種劉備很愛哭的感覺。然而,愛哭的劉備,正是靠著這個技能在漢末軍閥割據中分一杯羹,最終哭出了三分天下,故有「劉備的江山是哭出來的」之說,尤其他在趙雲面前表演重摔兒子阿斗一幕,更充分發揮了戲劇張力。劉備在三國演義足足哭了35回,終於哭下江山。

日本兵庫縣前議員野野村龍太郎因被曝一年間公款造訪溫泉上百次,2014年在記者會上遭遇質問,他突然嚎啕大哭、捶打桌子,在哭泣哀號聲中,夾雜牛頭不對馬嘴的解釋,還不時大大地吸口氣,然後再使出吃奶力氣大哭。野野村痛哭失態而被國際媒體戲稱為「嚎哭議員」。

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算得上是愛哭的政治人物。林鄭月娥7月11日出席電台節目時,被問到出任特首面對不少批評,其家人有何看法,林鄭稱不能在公開場合談家人,一談就會「眼濕濕」,更在節目休息期間一度除去眼鏡疑似拭淚。林鄭月娥指,家人為她作很大犧牲,彼此都「心照」,強調兩個兒子及丈夫不會要求她公開多謝,「真係唔可以展開討論,一展開討論就真係會好傷心。」

其實,林鄭月娥並非首次在訪問中落淚,她在2012年初上任政務司司長、以至2019反修例風波中,都曾在訪問節目中落淚或哽咽。

林鄭月娥在2012年擔任政務司司長初期,即要處理棘手的國民教育爭議,她在當年9月接受《有線電視》訪問中一度落淚,解釋是因為感觸社會上有一班人不信任政府,即使政府勤政愛民仍無補於事。林鄭稱,加入新政府是希望為香港人服務,直言「某程度上我係將我嘅誠信押注入特區政府,我個人承受壓力唔緊要,但我真係希望五年後嘅香港,係一個更加好嘅香港。」林鄭當時提及丈夫及子女時,亦直言感歉疚,「其實屋企人返咗嚟(香港),但我無同佢哋講過十句說話。」

2017年3月21日,now新聞台節目《政情》引述消息報道,林鄭早前與部分泛民選委閉門會面,期間有選委向林鄭表示,同情她在競選過程受委屈,林鄭聽後隨即落淚,據聞林鄭的眼淚持續了數分鐘。

2019年6月12日,政府宣佈如期在立法會二讀《逃犯條例》,引發市民不滿包圍立法會,最終演變激烈的警民衝突。林鄭接受《無綫電視》訪問時被問到如何看待「賣港」批評時,她開始哽咽起來,激動落淚。林鄭罕指,其丈夫林兆波不理政事和世事,但也認為「賣港」二字有問題,又稱林兆波對她說:「你點可能賣港呢?但你真係有問題,你做行政長官之後,就真係賣咗個身畀香港。」林鄭月娥指,家人為她作很大犧牲,彼此都「心照」,強調兩個兒子及丈夫不會要求她公開多謝,「真係唔可以展開討論,一展開討論就真係會好傷心。」

2019年9月3日,路透取得林鄭與商界閉門會面的錄音,林鄭用英語提到她激起的政治危機,並語帶哽咽地說引起了「不可原諒的混亂」,若果自己有選擇,第一件事就是辭職,且鄭重道歉。《路透社》繼9月初披露部分她的發言錄音,9月12日晚上再公開部分提問環節的錄音。林鄭月娥向現場人士哭訴政府除了三萬警力外,什麼也沒有,因此無論做什麼都必須考慮警方的評估和反應,給予警方更多權力,因為他們以寡敵眾。

林鄭的這段哭訴大有問題,林鄭除了三萬警力外什麼也沒有嗎?根據基本法的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具有雙重身份,既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首長,也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同時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對上而言,行政長官由中央政府任命,代表整個特別行政區向中央政府負責,包括負責執行基本法,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就基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所發出的指令等。對下而言,行政長官是特別行政區行政機關的最高首長,享有行政決策、人事任免等廣泛權力。

但是,在整個黑暴肆虐期間,香港市民都看得很清楚,除了警隊獨力在前線浴血奮戰、止暴制亂,林鄭領導的政府機構的做法都令人非常失望,一副事不關己,隔岸觀火的模樣。更惡劣的是,有的政府機構甚至明裏暗裏支持黑暴分子的違法活動,有的公務員團體還以聯署、集會和發起罷工等方式,攻擊警方止暴制亂的執法行動。

整場修例政治風波中,縱暴派和暴徒由始至終在強調:反修例是為人權和法治的保障和免於恐懼的自由云云。但黑暴期間暴徒有這種自由,愛國愛港市民有嗎?愛國愛港市民乃至沒有立場的市民,不僅失去了免於恐懼的自由,更失去了就業、發展的機會,連正常的社會民生得不到保障。

但是,林鄭在黑暴期間有一次為市民失去了免於恐懼的自由哭泣嗎?她的哭泣,都是為一己和一家。政治人物最喜歡為自己的際遇哭,大家都一樣,想想政客們的口水及眼淚,在選舉結束後,奪取權力,選民們只有投票那一剎那才是主人,投票之後,主人是當選政客,選民還會在意政客的口水及眼淚? 

「一家哭何如一路哭」,這是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學家范仲淹的一句名言。「一家哭」,指為一己一家哭;「一路哭」,指為一個地區的人民受害而哭。「救一路哭,不當復計一家哭」, 充分體現了范仲淹以民為本,體恤民情,「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坦蕩胸襟。林鄭應有「一家哭何如一路哭」胸襟,不應老是為一己一家哭。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經常說一句話,香港能夠有多大改變,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央的決心和毅力。如果還是穩字當頭,那麼港人白經歷過去兩年的動蕩了。

    吳桐山  2021-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