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是央媒治港還是港府治港?

2021-08-19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19 at 10.16.03.jpeg

網上圖片

7月30日,《人民日報》及新華社相繼發文,指斥教協為反中亂港組織,是與被指為反中的「民陣」及「支聯會」存在錯綜複雜的人員、組織、資金與利益勾結關係的「毒瘤」,必須徹查及鏟除,着特區政府必須徹查。在央媒發砲指教協為政治毒瘤荼毒香港學生後,港府教育局隨即於7月31日宣布全面終止與教協的工作關係。

教育局為何多年來一直不動手,直到央媒一開口,教育局便馬上動手?原來,教育局一直與這個「毒瘤」緊密合作,包括承認教協舉辦的教師培訓課程、委任教協會長馮偉華為「教育統籌委員會」委員、委任教協代表為「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委員等等。這些合作關係,其實是教協的生存命脈。

《人民日報》8月13日微信公眾號發表題為《香港律師會應把握住再出發的歷史機遇》的「人民銳評」,指出香港大律師公會今日在香港的面目已如過街老鼠,今後在香港的潰敗已是確定之數,香港律師會應以理性的選舉呈現香港律師會與香港大律師公會的不同,真正成為行業協會旗艦,進一步提升其地位、抬升其分量。

特首林鄭月娥8月17日表示,一個專業團體應做專業的事,若被政治騎劫或凌駕其專業,港府只有終止關係一途,就如教育局早前與教協一樣。央媒再開口,特首才又動一動。特首和局長署長們只懂佇候央媒不斷出手,靜候央媒的指導,是央媒治港還是港府治港?

儘管央媒已指出香港大律師公會今日在香港的面目已如過街老鼠,但港府仍未解除與大律師公會的合作關係。目前,大律師公會履行三項重要職能。首先,向大律師頒發執業許可證;其次,制裁或取消任何違反紀律的成員的專業資格;第三,成為手握重權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當然委員,這些權力影響深遠。

大律師公會在近兩任主席的帶領下,已淪為經常發表失實和反華言論的政治性團體。港府實在有必要打破這種權力集中的局面,成立機構接替大律師公會的這三項公共職能,不再承認大律師公會為專業團體,終止跟其之間的專業關係,甚至是修訂《法律執業者條例》,收回大律師的行業自我監管權。

職工盟成立以來,涉嫌犯案累累,包括長期涉收受資助、勾結外力、操控工會進行反中亂港活動,在修例風波期間更是猖狂,動員遊行罷工、甚至呼籲成立大量新工會,助攬炒派爭取勞工界選委議席來奪權。

職工盟在1994年成立「專業培訓中心」並註冊為非牟利教育機構,提供專業的職業培訓課程及就業輔導服務。該中心是僱員再培訓局80間委任培訓機構之一,而僱員再培訓局隸屬於勞工及福利局和勞工處管理。因此,勞工及福利局必須要求僱員再培訓局馬上終止這種合作關係,斷其資源,並不再為其辦學資格續牌。罄竹難書的職工盟罪無可恕,難道要央媒開口,勞工及福利局才跟隨教育局的做法,與職工盟終止工作關係及劃清界線嗎?

早在2019年9月,《人民日報》在官方微博就炮轟香港記協,文章指出當香港警方要打擊混在極端暴力份子中的假記者時,香港記協曾經說,不宜要求記者在採訪時,必須配備認可的記者證,否則香港無法享有真正新聞自由。文章批評香港記協,拋出荒唐論調,又形容從未見過如此毫不知恥的「健忘」,暴露了香港記協言之鑿鑿的「新聞自由」,多麼不堪一擊。文章認為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一下香港記協,再合適不過。

作為「記者工會」的記協,理應致力維護從業員的專業操守及保障記者權益為依歸,但記協以濫發會員證等方式縱容及包庇黑記及假新聞,為反中亂港媒體「保駕護航」,向外國勢力呈報中共打壓「新聞自由」、箝制「言論自由」的「年度報告」,為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地和香港提供彈藥,教協在過去十多年不知不覺間成了反特區政府的主幹大樹。央媒2019年發聲後,港府一直未有查一下香港記協。港府應對違反香港法例及偏離自身會章的記協強力執法或取締,並盡快修訂《職工會條例》《社團條例》等相關法例,讓法例與時並進,有效落實,撥亂反正。

央媒不開口,港府不動手的現象,不應持續下去。雖然中央處理「修例風波」,着眼於「大亂之後實現大治」,必須全面剷除動亂之源,除惡務盡,這也要港府積極配合,這涉及港府的管治文化。

有論者認為以特區政府之力,自然無法抵擋黑暴,故此不能深責。但本屆政府推行綏靖主義路線是「港獨」問題激化的原因,現屆政府過去沒有旗幟鮮明維護國家安全和統一的管治視野和管治決心。現在經歷香港由亂及治的重大轉折,黑暴幾乎絕跡,大量亂港組織作鳥獸散,大批反中亂港分子受到了法律制裁,社會恢復安寧,香港由亂及治,逐漸重回正軌。港府的管治文化也應與時俱進,不再靜候央媒的指導才行動。是央媒治港還是港府治港?這對港府的管治文化是嚴厲拷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