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反外國制裁法》暫不表決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是英明決策

2021-08-23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23 at 10.09.04.jpeg

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昨日在北京閉幕,會議未提及表決增加港澳《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國性法律的決定草案,即《反外國制裁法》暫不表決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在港澳實施。

《反外國制裁法》暫不表決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是以香港利益為依歸

港區人大常委譚耀宗確認,會議決定暫時不表決草案,繼續對有關問題做研究,認為有更多時間研究及考慮是件好事,又強調中央支持香港繼續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特區政府重申,中央一直關心香港特區發展及香港市民的福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其就香港事宜所作的決定均是以香港利益為依歸,政府定當全力支持、執行及配合有關決定。

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認為,人大常委會未表決將《反外國制裁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是有利的發展,大家有更多時間討論,反映中央很小心處理,尊重「一國兩制」及重視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讓特區政府有空間與中央協調,透過本地立法方式制訂雙方均接受的《反制裁法》。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認為,美國在香港的商業活動多,中央需要評估美國同香港需脫鈎的風險,亦要顧及美國持續打擊香港經貿地位的挑戰。由於國家《反制裁法》相應細節亦未出台,需在一國兩制層面下互相探索,面對全新法律,審議手法不會與早前處理《香港國安法》及完善選舉制度等的傳統法律一樣,必須經過討論,確保法律發揮香港市場功能,並將市場衝擊降到最低。

嚴格把美國在香港顏色革命的政治資產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金融資產區別開來

美國新一屆政府上台以來,美方絲毫未改前任政府霸道行徑,就涉港問題對中方發動至少13次抹黑攻擊,還多次揚言「與香港人站在一起」,對中方實施香港國安法、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等有利於香港長治久安的正確措施大發謬論,糾集一些西方勢力對中方發起輿論圍攻,甚至對中方官員進行所謂「制裁」。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7月16日的「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周年回顧與展望」專題研討會上發表講話,嚴正指出:美國作出毫無意義的所謂制裁,只能更加激起中國人民的憤怒和蔑視,而且敲響了外國在香港的代理人——反中亂港分子的末日喪鐘。

美國近年無所不用其極地打擊中國,對中方的所謂制裁不僅無恥無用,而且只能不斷敲響美國在香港的代理人——反中亂港分子的末日喪鐘。美國無聊制裁愈多,香港代理人處境愈慘。香港國安法落實一年來,《蘋果日報》收檔,黎智英鋃鐺入獄,包括「香港眾志」等多個反中亂港政治團體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前夕宣布解散,至今有逾30個反中亂港政治團體已停止運作或者解散,其他美國在香港的代理人,包括教協、記協、「民陣」、「支聯會」、職工盟、「醫管局員工陣線」、「香港人權監察」等,他們的末日喪鐘已經敲響,接下來便是依法清算這些組織和骨幹的違法行為。

中方追剿的,是美國在香港顏色革命的政治資產,相反,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金融資產,中方是大力保護的。

香港是美國第六大直接投資目的地,在香港營運的美國公司約1400家,其中有283個地區總部和443個地區辦公室,數目為全球各國或地區中最多;在本港的外籍人士當中,美國人約有2200多人居於香港及每年有120萬美國旅客訪港等,香港的美資企業總部數目僅次於中資企業。這一切都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金融資產和金融人脈,中方是嚴格把美國在香港顏色革命的政治資產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金融資產區別開來的。

在中美博弈下,美資和外資公司面對兩難處境

美國政府早前向企業發出公告,警告在《港區國安法》下,在港營商有風險;美國財政部同時宣佈,制裁7名中聯辦副主任。香港美國商會同日發聲明,指充分意識地緣政治環境愈來愈複雜,但會繼續協助美國企業發展。

在中國與美西方的博弈中,香港長期以來都扮演重要的角色。過去幾年,美國是香港政治背後那一隻看不見的手,不僅成為香港2019年政治動亂背後的黑手,還透過美國所操控的全球金融系統制裁香港高層官員。這包括香港的特首林鄭月娥,她曾經公開透露,由於美國的制裁,導致她的銀行賬戶被封,連每個月的公務員薪水都無法從銀行領出來,而只有領現款回家。

這是荒謬絕倫的事實,也是美國施展「長臂管轄」的典型例子,讓一個城市的領袖,被剝奪使用銀行的權利,也顯示美國的臂膀伸得很長。這包括香港的一些中資銀行,由於要做美國市場的業務,也被迫要加入對香港高官的制裁。

在中美博弈下,美資和外資公司面對兩難處境:協助美國制裁,將觸犯中國法律,但如果它們不協助美國,又會受到美國處罰。

今年5月,香港美國商會(AmCham)公佈調查發現,有42%受訪會員正考慮或計劃撤港,同時有四成會員認同香港營商環境會變差。若將《反外國制裁法》引入香港,勢必劍指美資的花旗銀行、美國銀行、AlA保險、摩根史丹利、高盛等公司,打擊英資的滙豐銀行、渣打銀行等機構。香港身為「國際金融中心」卻跟隨内地一樣依照《反外國制裁法》對「國際金融」機構實施制裁,届時,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還剩下什麽?      

《反外國制裁法》的背後是一場國際權力的博弈,一旦在香港實施,難免會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造成一定的負面衝擊。作為中美角力前沿陣地的香港,在這一場博弈中只能被動成為大國競爭的犧牲品。《反外國制裁法》暫不表決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實施,不僅解除了美資和外資公司面對的兩難處境,而且有利於香港繼續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一國兩制」是大智慧,兩制對峙給國家發展注入了新的動力,只要世界範圍內兩制對峙還是常態,對香港的管治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要堅持「一國兩制」的大方向不動搖。從香港的發展史來看,香港之所以取得今天這樣令世人矚目的成就,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遠離世界政治鬥爭的漩渦,使自己成為「經濟城市」,而不是「政治城市」,當然其中也得益於中國政府一貫穩定香港的政策。只要香港堅持「一國兩制」,就會有利於香港經濟的健康發展。所以,今後的社會經濟政策的製定,包括財政政策在內,都要把握住這個方向。不僅必須保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而且還要保持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可以說,這是保證香港繼續繁榮的關鍵,也是今後香港社會經濟政策的方針。《反外國制裁法》暫不表決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在港澳實施,是英明決策,中央支持香港繼續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