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國家整頓各行業的客觀效果

2021-08-23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23 at 10.38.36.jpeg

近來,國家連番整頓內地不同的行業,並造成內地及香港股市短期的波動。由於投資者難免有所損失,有人便開始擔心這波對各行各業之整頓,會否影響內地持續多年的市場化改革?甚至乎有人認為,國家對個別行業的整頓,或會影響龍頭企業發展海外市場的競爭力。

筆者並不認同以上的講法,理據如下:

1. 國家對各行業的連番整頓,實際上反而保障了內地市場的健康發展及公平競爭。由於相關措施以平民百姓的福祉及整體社會利益為依歸,同時間亦難免使個別資本家或財閥的利益受損,便被某些人認為會影響市場化改革:

國家對某些科網龍頭的整頓,主要針對其壟斷行為。企業龍頭防礙公平競爭,扼殺初創企業的生存空間,明顯對市場的健康發展不利。因此,國家對科網龍頭的整頓,反而對市場化改革有利。

早前,有科網巨頭推出創新金融借貸服務,並打算把相關業務分拆上市。最終,該上市計劃被迫擱置。原來,國家剛巧打算整頻這個板塊,並把之納入金融監管系統之內。國家在整頓前夕剎停上市計劃,不是反而保障了所有投資者的利益嗎?

教育、手遊及房地產板塊,亦各有各的問題。教育及補習產業化平白加重了普通小市民的補習費用負擔及學生的壓力,對基礎教育及學術培養均無實效,亦對無法負擔補習費用的基層家庭不公平。手遊容易使學童沉迷,亦容易影響他們的眼部健康及發育。地產板塊的炒風造成嚴重泡沫,更會危害整體經濟的穩定性。

國家對不同的行業進行整頓,儘管對個別資本家及投資者不利,但都明顯以老百姓的福祉及整體社會利益為先。即使以資本主義的理念來說,政府亦絕不應該向資本家傾斜,還要有責任維持市場秩序及顧及整體社會利益,並需要有效阻止諸般非法及不良行為,從而透過自由市場競爭為社會創富,最終使所有老百姓生活更加美滿。那麼,國家的整頓行為又怎會破壞市場化改革呢?

2. 有人見內地各行各業的龍頭利益受損,便跑出來抱不平,認為國家無論在發展內地經濟、還是開拓海外市場,始終需要內地企業家的支持。他們認為國家整頓龍頭企業,使其股價及市值下跌,將對它們在海外市場發展不利。筆者認為這講法明顯有偏差:

內地龍頭企業得到國家扶持及包容,可以火速成長,但如果最終這些企業都不必遵守西方奉行已久的市場法則 (例如:反壟斷行為),又如何可以在西方國家立足呢?

如果內地政府放任這些龍頭企業,雖然保住了它們現時的股價及市值,但這做法只會使老百姓的利益受損。既然如此,龍頭企業在內地市場大賺的同時,又能否把這些資源活用,增強其海外競爭力呢?

西方政府對中國企業的監管肯定會更嚴格。它們更加沒有責任扶持內地企業,甚至乎只會想盡辦法從中國企業身上得到好處。簡單來說,我們把內地龍頭「養胖」了,或過份保護它們,最終或只會使它們成為西方國家的「美食」。

3. 國家對各行各業的連番整頓,亦衍生出一個客觀的效果。近年,美國因「新冠肺炎」疫情的打擊之下,只能再次啟動「量化寬鬆」,導至全球資產泡沫暴漲。美股不斷創新高,但內地及香港股市卻連番下跌,這當然使投資者不高興。但國家對各行各業的整頓,直接或間接造成的股市調整,卻剛巧有秩序地把過多的游資消滅。「量化寬鬆」不斷把美國股市的泡沫「吹大」,但內地股市則有如化為多個「小泡沫」一樣,正有序地破滅。這亦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內地股市以火箭式上升,然後出現大爆破的風險。

最後,國家對各行各業的整頓,到底誰最反對?近日,索羅斯因在內地的投資損手而對整頓行為作出批評。筆者只能粗略的概括,如果國際炒家表示大力反對,即表示至少在大方向上,我們做對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創業板這個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當然不容易解決,筆者樂見當局如何活化,但一班平日專注於民生的立法會議員突然「金融人」上身,相信可能連許正宇也始料不及。

    丘寧  2021-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