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鄭松泰被DQ對泛民的三個啟示

2021-08-30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30 at 10.20.18.jpeg

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裁定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不符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的要求和條件,其選委會參選資格被裁定無效,並即時喪失議員資格,未來五年都不能參選,即是說下一屆立法會選舉鄭松泰都不能參選。

鄭松泰被DQ頗出乎外界意料,原因是與其他反對派政客的「猶抱琵琶」相比,鄭松泰從不掩飾其參選意慾,在倒插國旗事件,他為議席可以認低威道歉;在反對派「總辭」時他可以頂住壓力留下;對於宣誓效忠他也沒有表示過反感。這些都顯示出鄭松泰保住議席之心,但最終還是被DQ,難免令人感到意外,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更指,今次DQ鄭松泰的最大問題,是當局沒有解釋理據,令參政者不知「政治紅線」所在,日後想參選的民主派更無所適從云云。

蔡子強指鄭松泰被DQ當局沒有解釋理據,但理據不是已經很清楚嗎?就是他不符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的要求和條件,這些全部都有事實為證,何來沒有理據?至於這次決定會否令泛民人士感到無所適從?答案也是否定的。DQ鄭松泰只會令到參選的「政治紅線」更加明確,更加消除「灰色地帶」,為有意參選的泛民人士提供了更明確的要求,又何來令他們無所適從?恰恰相反,鄭松泰被DQ對泛民更有三個啟示:

一是對於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的要求,既要聽其言更重要是聽其行。身兼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主席的政務司司長李家超重申,「資審會」是落實「愛國者治港」的重要制度保障,不容許假扮擁護基本法並效忠特區的人,進入特區管治體制;不會讓人以花言巧語嘗試為自己「漂白」,又指騙徒最擅長是扮演不同的角色。這說明「資審會」的角色不單是閱覽資料,更會主動調查、審查參選人的以往言行。

鄭松泰口頭說愛國、尊重憲制,但他過去參選卻主張「本土」、「反共」綱領,在著作上鼓吹「本土自決」,以至在立法會上倒插國旗,為衝擊立法會的暴徒「帶路」等,都說明鄭松泰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兩面派」、「投機派」,李家超說「不會讓人以花言巧語嘗試為自己『漂白』」,說的是誰不問可知。鄭松泰姿態擺得這樣低也過不了關,說明「資審會」的把關是動真格,不只聽其言,更會查其行,泛民人士要參選,扮醒目仔巧言令色的一套已是此路不通,要擁護就要真擁護,要效忠就要真效忠,不存在「灰色地帶」。

二是對於政客以往的所為不存在一筆勾銷,事過留痕,墨落無悔,有「前科」的政客將來要參選恐怕不容易。鄭松泰在「黑暴」消退後已經轉趨低調,但政治不是法律,沒有所謂法律追溯期,一些人以往損害國家安全、挑戰基本法的言行都會「記錄在案」。鄭松泰這次被DQ,就是因為其以往的言行所致。「資審會」的審查不存在「既往不究」,而是「有過必究」。這說明過去有「前科」的反對派人士,將來要參選入閘恐怕機會不大,一些「背景清白」的政黨新人反而還有機會。

三是明確告訴泛民,中央無意搞「清一色」,但也不會容忍「兩面派」,不會為了所謂「場面好看」就讓一些政治投機政客進入議會。鄭松泰千方百計想留在議會,也不介意當「花瓶」,但最終「資審會」還是堅持DQ,並即時取消其立法會議席,儘管他議席本來只剩下幾個月,但還是堅決DQ。在一些泛民人士眼中,鄭松泰已經擺出了低姿態,要宣誓的就宣誓,要效忠的就效忠,但還是DQ,這就是蔡子強覺得無所適從的原因。但原因其實很簡單,中央在選舉不搞「清一色」,容許泛民參選,並通過參選進入議會,但這個容許是有條件,就是符合愛國者的標準,夏寶龍主任對於愛國者的定義已經十分清楚,泛民大可對號入座。

愛國者治港與反中亂港者出局,是香港選舉鐵的底線,符合的入閘,不符合的就算是巧舌如簧,也過不了「資審會」一關。泛民人士如果真的有心參選,就必須符合愛國者的要求,至於有「前科者」應可望峰息心,「兩面派」、政治投機更是此路不通,這樣的要求和底線還算無所適從嗎?泛民是時候面對現實,要選的就要符合資格,不選的也沒有人會挽留,死了張屠夫不吃混毛豬,走了舊泛民也有新泛民,太陽依舊升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