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熱血公民」痛快了斷 民主黨卻當斷不斷

2021-09-06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9-06 at 10.02.49 (2).jpeg

創黨9年的「熱血公民」日前宣佈解散,其黨員黃兆健及王頴思亦辭去區議員一職。「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指,「面對目前已無政治進路的現實,在此鄭重宣布由即日起解散」。「熱血公民」的解散來得相當突然,觸發點顯然是鄭松泰日前被「資審會」審定選委會參選資格無效,並即時喪失議員資格所致。鄭松泰指「目前已無政治進路」,說穿了,就是在他被DQ後,已意識到「熱血公民」以及他本人將來已不可能再「入閘」,不能參選沒有了議席,對政黨而言就是沒有了「政治進路」,這樣與其苟延殘喘,不如爽快了斷。

在這方面,「熱血公民」及鄭松泰明顯比民主黨更加果斷。「熱血公民」成立的目的是什麼?就是為了吸納激進票源爭取議席。2012年黃洋達成立這個組織,就是為了當年的選戰而來,這個目的是清晰、明確的。政黨組織成立就是為了參選,這是政黨存在的「第一要律」,否則有什麼必要成立一個政黨?成立政黨需要有組織架構、需要有綱領、有紀律、有大量的組織工作,為的就是參與選舉參政議政。

同一道理,如果政黨已經失去了參選的資格和功能,這樣一個政黨自然也沒有存在的必要和價值,始終營運一個政黨需要很高成本。所以,當鄭松泰清楚知道其「政治進路」已經斷絕之後,隨即解散這個已有9年歷史、一度是激進派代表的「熱血公民」也就不難理解了,對他們而言這並沒有多大的留戀和可惜。

選舉和議席就是政黨的生命線,也是政黨的價值,參選與否當然關係政黨的生存與滅亡。特首林鄭月娥日前開腔不點名指民主黨如果既不議政,又不論政及參政,是「有些奇怪」,坊間亦有言論指民主黨倘若堅持不參選,甚至阻止黨員參選,等同是對新選舉制度的挑戰和破壞,有可能觸及香港國安法。

當然,從法律上講除非民主黨強迫黨員不能參選,否則民主黨不參選怎樣也說不上違法。但從政治上講,民主黨不參選,確實存在對抗新選舉制度的態度,至少是不認同不接受新的選舉制度,因而透過不參選予以杯葛,這樣未必涉及違法問題,但肯定屬於政治問題。既然民主黨不認同以至敵視新選舉制度,這樣民主黨人將來是否可以參選也是未知之數。

民主黨將在9月26日舉行會議大會決定是否參選,不參選聲音暫時佔壓倒性,這是意料之內,民主黨走上激進對抗路線並非今日始,歪路已經走上,要扭轉當然不是易事,加上現時的領導層也缺乏氣魄和能力,民主黨已被激進、攬炒聲音主導,外界任何的好言相勸,恐怕也只是「分明指與平川路,卻把忠言當惡言」。

雖說民主黨是否參選,對新選舉制度、對於香港利益其實無關宏旨,反正沒有民主黨,也會有其他泛民人士參選,甚至會有新民主黨,民主無專利,沒有民主黨,難道就等如「清一色」?但對於一個曾經代表反對派溫和理性力量的政黨,一個支持「回歸」的政黨走上這樣一條絕路,也不禁令人唏噓。

當前民主黨最大問題,不單在於參選問題,更在於對前路的迷茫,沒有後路又看不清前路。明知道不參選是死路一條,但又沒有決心與激進派、攬炒派決裂;一方面想繼續參選,另一方面又沒有決心改弦易轍,於是一味幻想中央會為民主黨「抬轎」,會為了「勸進」民主黨得予他們各種方便。但連鄭松泰也被DQ了,這種投機路線還有希望嗎?

民主黨的問題其實不在於其會員大會是否通過參選。在新選舉制度下,在「愛國者治港」全面落實的情況下,就算民主黨的會員大會最終通過民主黨參選,他們也不可能自動獲得選舉「入場券」,民主黨及其參選人還要顯示出他們已經回到香港憲制框架內。什麼是香港憲制框架?就是嚴格遵守憲法與基本法,認同和擁護中國共產黨作為國家執政黨的地位,符合「愛國者」的要求,這是參選的必要條件,民主黨想選了,但卻沒有實際行動去落實這些要求,想選也是枉然。

所以,民主黨現在要決斷的問題不是選不選,而是改不改,是否有決心回到「愛國者」路上,尊重憲法、尊重執政黨,這個問題解決不了,一味討論選不選,是捉錯用神,如果民主黨再當斷不斷,恐怕走上「熱血公民」之路也不遠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無論如何,鄭松泰甘於充當議會花瓶,最終仍落得DQ的下場,反映北京對「愛國者」的界線非常嚴格。日後,或許只有真效忠、擁護《香港基本法》的溫和泛民人士才能入閘參選立法了!

    戴慶成  2021-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