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選委走入社區香港才會有良政善治

2021-09-14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62.jpg

新的選舉制度下的選委會界別分組選舉即將於本月19日舉行投票,在這次選舉中,出現了過去看不到的新情況,剛過去的周末、周日,近千當然選委、自動當選的選委在全港各區設街站,宣傳「愛國者治港」理念,聽取市民意見。選委直接市民大眾見面,直接聽取民意的模式,如果能透過新的選舉制度,確定下來,成為恆常的機制,香港或許能夠真正建立起全新的管治模式。
剛過去的周末、周日,市民見到許多熟口熟面,但過去只能在電視機前或報紙上才見得到的「大孖沙」,站在街邊的街道旁,點頭哈腰,向市民派單張,聽市民意見。選委的這一行動本身,釋放出十分重要的政治信息,在新選制之下,香港的管治將會出現重大的變化,管治團隊主動落區,緊密聯系市民,將會成為一種提升管治水平,達至良政善治的工作模式。
新選制下的選委會,由1200人擴充至1500人,增加了新的界別分組,經過選舉之後,會出現一批過去從未參政的政治新人。在過去的選舉制度之下,第一界別工商界的選委,多數也毋須選舉,可以自動當選,他們中絕大多數人,也可能從未有過落區擺街站的經驗。因而,這次選委落區,對許多選委來說,也是全新的經驗,也會有全新的感受。
以第一界別工商界的紡織及製衣界為例,這個界別17名選委自動當選,17人中方淑君、司徒志仁、陳愛菁、梁嘉彥、蕭勁樺上屆已是這一界別的選委,陳淑玲、黃守正上屆也是選委,分別代表工業(二)和商界(二)界別。其餘10人,朱立夫、邱允恭、呂聯鳴、許彼得、楊詩傑、楊燕芝、鄭文德、劉培傑、顏金煒、羅正杰則是首次當選。
筆者從一些途徑了解到,紡織及製衣界17名選委,共設了7個街站,從這次街站活動中,他們得以直接聽取市民街坊的聲音,真實地了解到不少市民最關注的是住屋問題;基層社區長者多,而落區服務的義工卻遠遠不足;同時也親身感受到有大量年青人對政府缺乏信任。

42.jpg
有一些選委,在街站中也接觸到年輕時曾經是紡織及製衣業界從業員的長者,在與這些市民的傾談中,深深感受到老街坊對紡織及製衣界仍有很深的感情。紡織及製衣界對香港工業發展貢獻巨大,也在許多市民的人生中,留下深深的烙印,許多市民仍然盼望香港的紡織及製衣業能繼續發揚光大。從親身的接觸中,選委們感受到來自社區的支持和濃濃的溫情。
與其他各界別的選委一樣,紡織及製衣業界的選委都是行業內的精英翹楚,對行業內的情況,了然於胸,也足以代表業界的利益。17名新當選選委中,也有曾經參政多年的老選委,有些是新參政的選委,但說到擺街站,聽民意,對他們中的多數人來說,仍屬新鮮事。
中央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開宗明義要達至良政善治的目標,而要達至良政善治,不僅僅要選出有治理能力的人,更要求參與管治的團隊,能夠貼地氣,貼近民意民心,從香港市民大眾的實際需要、香港社會的實際情況,以及香港的整體利益出發,思考問題,製定更妥當,更能兼顧全面的政策措施。
選委們來自社會不同界別,不同社會階層,都是社會精英,但如果只盯着自己的界別,自己階層的利益,就會存在盲點,也未必能及時掌握社會變化,民心所向。選委直接落區,無疑能讓選委彌補不足,對選委會,以及透過選委提及及選舉產生出的整個特區的管治團隊,將有很大的促進和提升的作用。
提及香港的管治,世人總愛拿香港與新加坡作比較,而新加坡的管治有一個很好的經驗,很值得香港學習和借鑑。新加坡的管治團隊,不論官位大小,層次高低,都要主動走入社區,聆聽民眾意見。新加坡的前總理李光耀最怕熱,但他也要頂着炎熱天氣,到社區的「民事診所」,在沒有空調的簡陋屋子中,認真地聽小市民的傾訴,目的就是要和民眾打成一片,取得民眾的認同和支持。
在新選制之下,香港如果能夠借選委會選舉之機,逐步確立一套恆常地制度,讓選委、立法會議員、特區政府官員,及至特首,都能恆常地與普通市民面對面地談心,讓管治班子與市民大眾打成一片,真實地反映民意,又何愁不能建立良好的管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北京一直強調新的選委會選舉的一大亮點是:其成員覆蓋面更廣,更能兼顧各階層利益。但從上周報名人士的背景來看,此番說法能否站得住腳,也頗令人懷疑。

    戴慶成  2021-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