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新一代移民代價比前大

2021-11-15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shutterstock_268232348.jpg

上一波的移民潮源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當時,中英正在為香港的前途問題展開談判,具體協議雖未出來,但北京要收回香港的大局已定,一些害怕中共接收香港的人於是陸續選擇離開。

他們有這樣的選擇不難理解,因為當時改革開放還剛剛開始,人們對中共的認識很多都是文革年代留下來的。他們中有很多人,以前在大陸吃過不少苦頭,當然不想重蹈覆轍。

然而,改革開放後,中共出現了很多根本性的改變。人民可以自由遷徙,尋找自己喜歡的工作,尋找自己的人生伴侶,甚至可以創業,打造自己的前程。生活的自主空間比之前大大提升,與文革年代很不一樣。加上一國兩制的出現,令香港基本上可以五十年不變,導致這批早年離開香港的人又重新選擇返回香港生活。

這批人重返香港的時候,雖然發現樓價升了不少,但要找一份合適工作的機會仍然存在。所以工作一段時間後,又可以再融入主流社會。其中不少還有能力重新在香港成為有樓一族。

不過,我擔心新一代的移民,一旦離開香港後,就不容易重返香港生活。因為經過19年社會運動的洗禮,這批人的心結,比老一代的更難解得開,他們會在外國停留一段更長的時間,才有機會把「重返香港」擺上議事日程。

八十年代初,西方國家大都比香港先進,香港人移民去西方國家,無論在生活或工作上,都得升高一個層次,回來香港「降呢」,不會有多大困難。但今天,大部分西方國家的經濟增長速度皆不如香港與內地。隔一段時間之後,被香港超越的機會很大,屆時再返香港生活,就會較難適應。

屆時,香港人可能已經習慣IoT(萬物互聯),用量子電腦,但在外國可能還在用4G手機。香港的公司在招聘新人的時候,就會盡量避免聘用與時代脫節的人。就算肯聘用,也不會出更好的工資。

上一代移民的時候,他們留下的空缺,內地沒有太多的人才可以填補。但這一次就不同,內地人才輩出,香港有一部分人走了之後,他們的職位應該很快可以找到人頂替。我在內地做生意快滿30年,深刻了解到內地人的能力一點不比香港人差。否則,中國哪可能有這麽多的企業爬上世界500強?

這批新力量上位後,香港的工作方式與公司文化亦會逐步改變,導致離開了的香港人,重回香港時會特別難以適應。

新一代選擇移民的香港人,由於有外國政府的協助,走得比上一代容易,不用付出太多的代價,話走就有得走,容易思慮不周,草率行動。結果代價都得在回來的時候補付。他們放棄了原有的職位,原有的前途,與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都可以在外國獲得更好的替代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AM730》

 

延伸閱讀
  • 政治是殘酷的。英美當然還會打「香港牌」制衡中國,也會扶持一些流亡的港人組織,但能夠獲得經費、生活無憂只有羅冠聰這類知名度高的領袖,絕大多數流亡者只能當群眾,只能自謀出路,也難免要做「港豬」。既然移民了,還是要告別流亡心態,適應新生活,好好過日子。

    李伯達  202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