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譚香文通過資審 非建制派悔不當初

2021-11-22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shutterstock_1661868982.jpg

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公布審查結果,身兼資審會主席的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宣布,154名報名者中,當中153名參選人資格獲得確認,唯一被裁定報名無效的是功能組別醫療衞生界、護協中委劉子進,原因是他受僱於政府部門。
資審會首次在立法會選舉中進行審查和把關,外界尤其是非建制派人士都關注其把關的尺度和界線。這次除了一人因為「技術問題」而被取消資格外,並沒有一人因為政治立場而被DQ,包括多名非建制派參選人。資審會顯然是採取了較寬鬆、審慎包容的把關尺度,這也是配合中央在立法會選舉不搞「清一色」的思路。
然而,資審會包容、善意的舉動,卻引起了一些「攬炒派」的批評和攻擊,他們針對參選九龍中的譚香文,指她過去曾發表「光時」口號,包括在《港區國安法》生效前,在其FACEBOOK專頁帖文中標註「光時」口號,而她過去亦不乏較激烈言行,因而質疑資審會的審核是雙重標準云云。
李家超回應時指當局會按需要發信要求參選人解釋某些事情,資審委再綜合考慮,包括事件發生的時間及環境、當時所適用的法律、該法律有否追溯期、參選人的解釋是否合理和可信、以往有否類似的審核等,從而判斷參選人是否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的要求,而譚香文獲確認符合資格。
譚香文發表該帖文時《港區國安法》並未訂立,國安法亦未明確表明有追溯期。只要有關人士真誠悔改,並且得到當局信納,亦有可能成功「入閘」。當局強調會對相關資料作出「綜合考慮」,意思就是不會只考慮單一原因、單一事件,也會兼顧事件背景以及有否悔改等因素,從而作出最終決定。至於有前「攬炒派」區議員反問為何他卻被DQ,其實是在揣著明白裝糊塗。在國安法實施後,他們依然沒有收手,依然在鼓吹「攬炒」「自決」,甚至利用自身的議員辦事處舉辦違法初選,這些人何來悔意?何來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的要求?
譚香文等非建制派參選人能夠入閘,雖然每人個案不同,但足以顯示出資審會把關的主要政治界線,就是參選人有否抱持「港獨」立場。必須看到的是,「一國兩制」本身就為非建制派提供了生存空間,當中的底線是不能支持「港獨」「自決」。譚香文等人以往的言行有不少令人側目之處,但他們最終成功通過資審,一個主要依據相信是他們均不持有「港獨」立場,這一點是明確的,也是參選的最基本要求。
這個「入閘」要求高不高?肯定不高,除了部分極端分子以及「攬炒派」之外,相信大多數非建制派人士都不支持「港獨」,民主黨、公民黨等也多次表達過不支持「港獨」的立場。如果按照這次資審會的把關尺度,不少非建制派中人應該都符合參選資格。這說明新的立法會選舉,固然有「反中亂港者」出局的「鐵的底線」,但對不同政治勢力亦盡量包容,一些選委也願意支持一些非建制派人士,儘管未必不認同他們的政綱及立場,但都希望新一屆立法會能夠包容不同的政見和聲音。確實,新選制既然強調廣泛代表性和均衡參與,自然不能也不應缺少非建制派參選,當然前提是他們要符合資格,明確表達反對「港獨」的立場,在現實上也要爭取到足夠的提名票,但從這次選舉來看,非建制派人士要「入閘」並不是難事。
記得早前爭論是否參加立法會選舉時,有非建制派人士提到並非不想參選,也知道不參選的後果,但認為如果該黨決定參選,但最後又不能取得提名以及過不了資審一關,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如企硬到底,反而勝過左右不是人。這樣的判斷顯然是錯判了中央,錯判了形勢,最終一眾非建制派成功「入閘」,令他們悔不當初。
新選制目的是要整頓香港的亂局,推動香港由亂及治,而不是為了趕絕非建制派,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中央還是希望非建制派人士能夠參與其中。這次資審一方面劃清了入閘的政治界線,就是反對「港獨」,遵守憲制,另一方面表明了新選制的包容,非建制派人士完全有條件「入閘」。其實,一直阻止他們參選的,不是中央、不是選制,而是「攬炒派」別有用心的施壓,也是他們的「心魔」。


編按:九龍中選區有三名候選人,包括李慧琼、譚香文及楊永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建制派立法會參選人在未來一個月一定要提出更貼近民意的政綱,說服港人今年參選的馬雖然都是瘦馬,但能力一點也不比泛民那些壯馬差,只有這樣才能爭取到更多選民的支持。

    戴慶成  2021-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