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幼珉:美國對中俄的盲點

2021-12-28
吳幼珉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shutterstock_1842350809.jpg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上月通過視頻參加新加坡舉辦的新經濟論壇,指美國對俄羅斯與崛起中國發生領土爭端並靠攏西方的預期沒有實現,俄國反而與中國愈走愈近。
希拉里抱怨和美國失望可從以下幾方面來解釋。

三個軍事強國。
甲、乙、丙射擊命中率分別是70、50、50%,三人用手槍進行決鬥,槍內只有一顆子彈,規定同時開槍。
若三人決鬥時朝天開槍,大家都能活下來。
若非要鬥出個結果,處於弱勢的乙和丙聯手,同時向甲開槍。甲被擊倒的可能性大於他擊倒乙丙任何一人,乙和丙一或兩人都可能免死。
美、中、俄是世界的軍事大國;美國綜合國力較強。
中俄兩國的任何一方如果跟隨美國,無疑自貶國格。若美國擊敗中俄任何一方,意味著另一方未來也可能被美國擊敗。
因此,強大的美國容易面對其他兩國聯手;而中俄睦鄰友好,共同行動最能保障各自的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
希拉里所希望實現的目標顯然沒有考慮三方博弈的原理。

當代中國經濟和文化的變遷。
美對中俄,特別對中國的認識片面和過時。美國人往往側重以發展中國家、大陸國家、農業文明、陸權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待中俄外交和展望兩國關係的發展。
缺乏動態分析,一本通書看到老。美國未能察覺中國文化已發生的變化,卻預期中國崛起會直接導致領土擴張,激化中俄矛盾。
當代中國是世界工廠,至2020年的連續11年都是世界最大製造業國家,製造業產值全球佔比30.8%。
中國也是世界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分別佔全球總量的11.5%和14.7%。
雖然仍是發展中國家,中國經濟持續較快增長,在許多領域的科技創新處於世界前列。
經濟基礎決定了中華文化變遷。當代中國人注重貿易和經濟發展,形成了新的工商業文化,重視海權,是一個新型海洋國家。
現代中國面向海洋,已與從前盛世領土擴張有不同的文化底蘊。美國人失算在於他們未能深入了解中國崛起的動力和文化變遷。


中、美對俄截然相反的政策目標。

前蘇聯解體後,北約不斷東擴。美國染指烏克蘭,欲顛覆白俄羅斯。俄國雖大,烏、白離莫斯科卻只有幾百公里,俄羅斯已經退無可退。
美國著名戰略學者布熱津斯基曾稱,只要把烏克蘭從俄羅斯剝離,俄羅斯會永遠失去稱霸的基礎。
美國現在不是每天都指責中國在新疆「種族滅絕」、要「協調」北京與達賴關係嗎?實際上就是想分裂中國,美國對俄羅斯也是用相同的算計。
前蘇聯解體後,中國對俄採取完全不同的態度,不批評蘇共,不幹預俄內政,發展中俄、甚至中蒙的睦鄰友好關係。當年鄧小平高瞻遠矚,爲日後發展中俄關係奠定了基礎。
美國人喜歡稱中俄是意識形態接近的「極權國家」,其實中俄兩國政治制度和文化區別很大。即使如此,導致前蘇聯解體的葉利欽卸任總統後還是選擇到中國大連度假12天。
中美對俄政策差異決定了俄羅斯的選擇。普京不久前說美國已經不是超級大國了;在此時間點上,俄羅斯要重新影響烏克蘭,建立一個新的俄、白、烏國家聯盟。
普京講話和文章都顯示他的這一立場堅定不移。美國佔了俄羅斯便宜,卻要俄幫美圍堵中國,是妙想天開。
缺乏對中俄深入認識和狂妄自大,則是導致美國作出錯誤判斷和預期的原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道義上看,普京已經輸掉了這場戰爭。普京把入侵烏克蘭描繪成一場逼迫烏克蘭不要加入北約的生存之戰,其背後的安全關切雖可理解,卻選擇了比誰的拳頭硬的錯誤方法,落入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尷尬境地。

    張介嶺  2022-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