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一場「洪門宴」引爆香港新舊矛盾,背後焦點實質還在下任特首角力

2022-01-10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E.jpg

今年三月,香港就要選出下一任行政長官,但是至今候選人遲遲未能露面。按照上一屆的時間表,參與競爭的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都早已在年前就辭去政務司長和財政司長,籌備競選班子。可是,如今香港下一任特首參選人,依然千呼萬喚未出來,偏偏在此時此刻出現了一場「洪門宴」,既引爆了香港的新舊社會矛盾,也暴露出建制派中的政治派系。於是,本來百人的生日宴會帶出的是強化檢疫切斷傳播鏈的防疫工作,輿論再嚴格追究頂多也不過是關乎特區高官和新科立法會議員自律問題,然而,因為處於下任特首選舉的風口浪尖,「洪門宴」的實質焦點就也不能不關聯到下一任特首的角力。

所謂的「洪門宴」,是香港人大代表及選委會成員洪為民,在一月三日舉行生日晚會,有十多名政府高官,不少是要該部門的一把手、二十名新晉立法會議員,以及各界名流共計一百八十人出席。無疑,「洪門宴」是一場大型的社交和公關活動,自然也有強烈的政治色彩。不過,在平常之時,也是常見之事,而晚宴也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因防疫收緊酒樓食肆以及各種公共場合活動的限制的前一天發生。但是,偏偏香港發生了新一波疫情,如果稍有防疫意識和政治敏感,可以考慮主動取消生日宴會,而各政府高官和新科立法會議員也應該自律取消到會。但是,可能主客都有僥倖心理,更不願意放棄一次大型的政治社交活動。結果,偏偏有一個感染者到場,後來還有一人誤診中招,致使到會的過百名賓客要去隔離21天。後來,誤診這澄清,警務處長蕭澤頤和廉政專員白韞六可以提前脫離隔離營重新履行職務。

如此看來,「洪門宴」風暴不能說小,社會反映也必然大。

第一、香港市民對權貴累積的不滿,自然會有所爆發。事實上,香港的貧富差距和基尼係數(香港本地稱為「堅尼係數」)都在世界排名前列,香港的民風素有「憎人富貴嫌人窮」觀念,於是在疫情下還大搞「洪門宴」當然不能接受。再加上,新科的立法會議員,相當多是新人,還沒有為市民所認識,一下子「薪高糧準」也被非議。所以,事件爆發之初,輿論批評的矛頭都指向他們。事實上,他們作為愛國陣營的新晉立法會議員,確實應該謙虛謹慎,從嚴要求自己,否則不但影響特區政府施政,也影響到「一國兩制」事業。

第二,蟄伏多時的「反中亂港」分子也跳出來做文章,他們發動全民聯署要求出席晚宴的19個建制派議員辭職。並在網上圖文並茂指出,之前愛國陣營指責公民黨前議員陳淑莊違反限聚令要檢控,現在明知故犯。當然,這些小爬蟲再難以掀起大風,但是也會混淆是非搞亂輿論,需要一出頭就「掐死」。

第三,建制陣營也呈現出了兩隊。這次出席「洪門宴」的很奇怪,基本沒有港英政府遺留下來的「AO」系即高級政務官。有AO說:我們都是「small potato」,所以未被邀請。但也幸虧未被邀請,不然就要去「隔離」。實際上,這些AO也被稱為英國佬留下的「舊電池」,他們與傳統左派本有宿怨。這次參加晚會的政府高官,有出身民建聯的民政局長徐英偉,他屬於政治任命。還有警務處長蕭澤頤和廉政專員白韞六,他們也被認為不屬於「AO」系的,他們的任命實際來自中央。除此之外,差不多都是傳統的左派陣營,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選委會委員。所以,一個生日宴會,請誰不請誰,「AO系」和「非AO系」,兩隊陣營竟然如此清晰。

k.jpg

第四,特首林鄭月娥的處理手法也引起不同看法,基本上大家都認為她是快刀斬亂麻,方向是對的。但是對於這波疫情的源頭國泰航空則溫和有加,對於傳統左派陣營則辣上加辣,對出席晚宴的來自民建聯的徐英偉局長不但言辭狠批,還要求他隔離的21天須用自己的假期以及要嚴肅處理,引致左派陣營不滿。還有人聯繫到2019年的「黑暴」事件,認為有人真是親疏分明。更有人指出,晚會是在政府原來制定的防疫規則下進行的,新的規則還未開始執行。還指洪為民在一個月前發出邀請,屬正常的社交活動,至於活動有確診者出席,實屬意外。言下之意,不認同特首的做法。

筆者觀察,「洪門宴」不是好事,但是引爆香港各種勢力,尤其顯露他們在下任特首選擇的盤算和小動作,也許是壞事變好事,更有利於眾望所歸的新特首產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今日頭條》

 

延伸閱讀
  • 李家超不會有一段很長的「蜜月期」,李家超以捨我其誰的姿態當選,得到整個愛國愛港陣營支持,有多大權力就有多大責任,外界自然對他有更高的要求,必須盡早破解房屋、民生、青年上流等深層次問題,以至回應各界對於「通關」等訴求

    韓成科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