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中俄不容哈薩克「變天」

2022-01-10
 
AAA

 shutterstock_1188509599.jpg

哈薩克斯坦騷亂迅速平定展示了中俄兩國對該國的強大影響力,但騷亂也為中國敲響警鐘。

新年伊始,中亞國家哈薩克斯坦突發大規模騷亂,政權一度岌岌可危。在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請求下,俄羅斯領導的集安組織迅速出兵,幫助哈國政府穩定局勢。

作為哈薩克斯坦的鄰邦,中國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7日向托卡耶夫致口信,稱讚其「在關鍵時刻果斷採取有力舉措,迅速平息事態,體現了作為政治家的責任與擔當、對國家和人民高度負責的立場」。

習近平同時強調,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勢力破壞哈薩克斯坦穩定、威脅哈薩克斯坦安全,堅決反對任何勢力破壞哈薩克斯坦人民的平靜生活,堅決反對外部勢力蓄意在哈薩克斯坦製造動蕩、策動「顏色革命」,堅決反對任何破壞中哈友好、干擾兩國合作的企圖。

他也表示,作為兄弟鄰邦和永久全面戰略夥伴,中方願盡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幫助哈方渡過難關。無論遇到甚麼樣的風險和挑戰,中國都是哈薩克斯坦值得信賴的朋友和倚重的夥伴,中國人民將永遠同哈薩克斯坦人民站在一起。

雖然中方沒有點明如何幫助哈方渡過難關,中國也不屬於集安組織成員,沒有派兵前往哈薩克斯坦「平亂」,但中國不容哈薩克斯坦「變天」的意志已展露無遺。不難預計,接下來中國將和俄羅斯等集安組織國家一起,向哈薩克斯坦提供各種援助,不讓該國重蹈烏克蘭等國「顏色革命」的覆轍。

哈薩克斯坦這場騷亂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相比中亞其他國家,哈薩克斯坦擁有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人均GDP接近1萬美元(約1萬3500新元),日子並不算難過,但僅因液化氣漲價,就在短短幾天內爆發大規模動亂,導致近千人死傷。總統托卡耶夫更稱該國最大城市阿拉木圖有兩萬名「匪徒」參與暴亂,着實令人觸目驚心。

儘管在俄羅斯的強力干預下,阿拉木圖等地的騷亂已基本平息,但騷亂帶來的社會撕裂、人心不穩和經濟損失,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癒合彌補。接下來哈薩克斯坦在維穩和經濟等方面必定還有不少麻煩,該國政府必須緊密依靠俄羅斯和中國這兩大外援,防止類似騷亂再度發生。

習近平在致托卡耶夫的口信中已暗指騷亂是外部勢力在哈薩克斯坦策動「顏色革命」。中國輿論除了分析哈國內部矛盾之外,也將製造騷亂的矛頭指向美國。

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號「朝陽少俠」日前發文稱,本次抗議活動升級之迅速、組織之周密都令人震驚,顯然是一場有預謀有組織的反政府行動;在騷亂中,大批武裝分子湧入阿拉木圖,公然打砸搶燒、襲擊軍警、搶奪武器,與軍隊展開槍戰巷戰。這些武裝分子明顯受過系統訓練,具有極好的「專業素養」。「若這一切真的是所謂自發的和平示威,哪兒來的這麼多『007』?此情此景,與此前緬甸仰光、中國香港上演的戲碼是不是似曾相識?」

文章質疑,早在騷亂半個月前,美國駐哈薩克斯坦使館就發出警告,表示哈薩克斯坦可能爆發大規模動亂,甚至明確指出可能發生抗議的地點,並呼籲哈薩克斯坦舉行「民主選舉」,若未策劃勾連,美國人怎麼能「未卜先知」?

文章認為,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2020年在哈薩克斯坦的投入超過108萬美元,比2018年翻了將近一番。在NED資助的項目當中,既有推進「民主選舉」的「自由之翼」等活動,還有塑造哈薩克斯坦人特別是年輕人意識形態的「推動歷史敘事」等活動。這種活動的實質要麼是「精神鴉片」,要麼就是歷史虛無主義。哈薩克斯坦民眾特別是年輕一代受到西方思想的長期浸淫,無疑給這次事件埋下深層思想根源。

從理論上說,中國和俄羅斯都無法接受哈薩克斯坦出現親美政權。哈薩克斯坦與俄羅斯腹地相鄰,俄羅斯絕對不能容忍哈薩克斯坦變成另一個烏克蘭,這是俄羅斯迅速出兵撲滅哈國動亂的直接原因。

對中國來說,中哈邊境線距離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只有400多公里,中哈之間還有長達一萬公里的中亞天然氣管道。從土庫曼斯坦開採的天然氣,經過哈薩克斯坦等國,從新疆霍爾果斯口岸入境,分ABC三線與「西氣東輸」線路連接,源源不斷地流向蘭州、成都、重慶,以及東部沿海地區,為沿線超過5億人口提供清潔燃料。

同時,哈薩克斯坦也是中歐班列的重要通道,中國「絲綢之路經濟帶」通過哈薩克斯坦走向世界。

除了經濟紐帶,哈薩克斯坦更是中國在新疆打擊暴力恐怖、極端宗教和民族分裂「三股勢力」的重要夥伴。自30年前中哈建交以來,兩國在打擊「三股勢力」方面密切合作,對中國政府維護新疆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

哈薩克斯坦騷亂被迅速平定,展示了俄羅斯和中國對該國的強大影響力。但這次突如其來的騷亂也為中國敲響了警鐘,那就是看似穩定的國內國際局勢也隨時可能出現不測。執政者必須時刻把民生和民意掛在心上,不可麻痹自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若現存的國際體系不能協調中國、俄羅斯的戰略利益,那麼尋求體系均勢將是中國、俄羅斯的選擇,國際格局則可能形成涇渭分明的兩大陣營,新冷戰或將由此而生。

    肖斌  2022-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