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美樺:深耕房屋議題,抓住北部都會區新機遇,重振香港精神

2022-01-12
鄺美樺
香港青年聯會會董
 
AAA

 4.jpg

「食衣住行」是人類賴以生存不可或缺的基本內容。近年,由於物價指數節節攀升,香港人對於經濟、社會以及民生充滿憂慮,其中房價高企更令人望而卻步,也讓人心生無奈。然而作為社會最有活力、創造力以及潛力的生力軍,我們青年人卻在心中燃燒起那團火,那團為社會出一份微薄之力的火,那團希望香港越來越好的火。在這裡,我衷心感謝新鴻基地產郭氏基金聯同香港青年聯會合辦的「青聯議政」領袖培訓班(房屋發展與保育篇)。因為這個課程除了令學員們全方位認識並了解土地房屋議題,更給予了青年人一個議政、論政及參政的平台,讓香港的青年之輩在學習中清楚認識國家的大政策方針,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在未來有機會各展所長為香港社會注入動量。在為期兩個月的學習中,通過學者分享,我們對於土地房屋議題所面臨的現狀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並在思考中探尋住房問題的底層邏輯,以期為社會深層次矛盾出謀劃策。 在實地探訪劏房、天台屋後,我們直觀感受到居住者衛生狀況差、空間狹小等現實問題,而每個參與者那刻內心所受到的觸動也是不可言喻的。正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面對土地供應不足,公屋輪候時間過長和置業困難,我們認為如何釋放香港的土地發展潛力和效能乃問題的關鍵所在。

在長期發展上,參照多個海外成功案例如英國矽環島、荷蘭智慧港、日本港未來21等後,香港是否也能以點、線、面的方式向外輻射,通過建設多個經濟發展區域比如新界北、洪水橋發展區等,完成現代物流及商業圈、文化及科技走廊、樂活與休憩空間的多元化佈局。在把握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戰略下,香港應利用一河之隔的優勢加速多元就業和智慧發展,建設一個有活力的、煥然一新的香港。其中,針對大西北的土地房屋發展,我倡導的並不是簡單地盲目起樓,更重要的是引入商業價值,令樓宇有升值潛力,最終實現人流和人才的轉移。再者,發展局局長在課程演講中也重提2018年施政報告中土地發展的重要鑰匙之一“運輸基建先行”。我認為只有打通城市血脈才能真正推動新市鎮的經濟發展,最終提升環境實力。現今香港新鐵路的延誤與超支已成常態,政府是否會考慮採用投標機制,引入競爭者如深圳市地鐵集團等,加快鐵路建設。只有從宏觀層面上構建新生活圈和新經濟圈,才能為香港民眾從根本上提供發展機遇、向上流動的空間以及自在舒適的生存環境。

在中短期發展上,舊樓重建和土地用途更改是另一個重要議題。眼見收購舊樓成本越來越高,這使得發展商的市區重建項目進程減緩,根本原因是“無肉食”。因此我們建議政府應與發展商緊密合作,比如提出“一舊換一新”的方案,即若發展商與市建局合作一個市區舊改項目,則可擁有發展新區時購買土地的優先權或更有優勢的地積比率,也可將新區的基建或社區建設加入到土地購買條件當中,加快新城鎮的發展,以創造更多就業。與其同時,新城鎮的發展也將反向推動建成房屋的商業價值,為發展商帶來更多的投資收益。再者,對於政府所持有的空置用地,比如廢舊校舍、棕地等,應加快其土地用途更改的流程(變更為住宅用地)。在發展方式上,可採用政府提供土地,發展商建設的合作模式,在建成後以事先協商的比例獲得單位。歸屬政府部分可出租或出售並用於政府資助的項目, 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而發展商部分則可自行出售賺取收益,實現雙贏。
G.jpg

最後,在已落實的項目上, 我將針對貧困戶和基層民眾提出一些增值服務的相關建議。例如,能否與NGO合作為劏房戶架設寬帶網絡,令其獲取及時的社會信息,從中得到更多學習工作機會,同時這對房主子女在課業學習上也能有所裨益。另外,我們能否在過渡性房屋的屋頂或者社區內空曠的位置架設太陽能板,減輕貧困戶的電費負擔,也可與中電合作將剩餘的電賣出,所獲取的收入投入該社區的建設或舉辦活動提升生活質量。最後,我們是否能與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合作,進一步探討如何完善社會房屋共享計劃的申請機制和面向業主的優惠措施,比如差餉和地租的減免,令業主有更多的誘因和動力去參與和向身邊人分享這個計劃,進一步傳遞「香港有樂」的精神。

h.jpg

特區政府行政長官於2021 年10 月6 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當中提出在新界北部發展面積達300 平方公里的「北部都會區」,覆蓋由西至東的深港口岸經濟帶及更縱深的腹地,以促進港深優勢互補、推動香港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作為香港的一份子,我非常支持港府這一政策的推行。我認為雖然以中環為核心的維港都會區一直是香港的經濟中心,但是發展早已臨近飽和,因此新界北部的新都會區將提供可供居住和產業發展的土地。行政長官表示北部都會區目標構建香港第二個經濟引擎,建設完成後可容納約250 萬人居住,並提供65 萬個職位,包括15 萬個創科產業相關職位。我認為職住平衡是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的關鍵,因為職住平衡將鼓勵居民在原區或鄰區就業,大量節約時間成本和公共資源,將大大提高新界的發展潛力。同時,該政策也呼應了夏寶龍主任在全國港澳研究會上發表的有關香港房屋問題的講話,一方面可有效緩解香港青年住房難的困境,另一方面也為香港告別劏房、「籠屋」提供長期可行的解決方案。我堅信「北部都會區」將促進核心商業區的建設,並推動香港的未來發展。

「青年議政」這個活動成功打響了青年發聲的第一槍。魯迅曾說過,“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青年議政也許現在仍是個初生的嬰兒,在探索中前進與摸索,但是就猶如香港青聯梁主席曾講過一句讓我觸動很深的話,“對的選擇、對的事情,我們就應該堅定不移地做下去。”我相信這句話為青年人帶來砥礪前行的勇氣,也為香港的青年人裝備了更高的眼界和能力。讓我們將這股正能量帶到生活中,用心中的熊熊烈火去照亮眼前的路,去引領那未知但是充滿期望的屬於香港青年人的路。「路不易行,在此共勉。」
 

延伸閱讀
  • 香港的房屋問題之所以拖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法解決,皆因城市規劃失誤。特首應該對城規會予以明確的指示,要求城規會必須增撥更多的土地作城市發展用途,直至市場感到有冗餘為止。只有這樣,香港房屋供不應求的情況,才能得到徹底的解決。

    施永青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