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駛乜你同我寫政綱!」

2022-01-13
 
AAA

 12.jpg
作者:張志剛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全國政協委員

在本周三早上看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會議的致辭,看畢,當體會到坊間俗語:「花名無改錯」之說。林鄭月娥久歷官場,外號「奶媽」,她本屆任期由本文見報計起,尚餘168日,大約是五個半月,如果計到下任行政長官選出,則更只有兩個多月。任期到了尾聲,才提交一個幾乎把現任政府架構完全拆散再搭建一次的重組方案,但又不是在自己任內完成。按林鄭月娥的原文:「我們的目標是將建議方案和議員意見在今年三月二十七日行政長官選舉後轉交候任行政長官考慮。現屆政府將全力配合,盡快向立法會提交候任行政長官認為適切的重組方案。我們需要在今年六月初前完成所有相關審批程序,使候任行政長官有充足時間完成主要官員任命的憲制程序,確保新的政府架構可以在今年七月一日開始運作。」不必長篇大論,她就是再一次發揮「奶媽」的角色,視下一任行政長官同自己負責教養的「嬰孩」。

林鄭月娥此舉,稍具公共管理常識都視為「兒戲笑談」。每一任行政長官都有自己的施政理念,以自己的管治團隊去執行。大家都是行政長官,平起平坐,為甚麼這一任行政長官可以決定下一任行政長官的執政架構模式?行政主導就是行政主導,不是林鄭月娥主導!

各主要官員,是由行政長官提名交由中央政府任命。而人選就是首先取決於政府的組織架構,就如足球比賽,究竟是踢「四四二」,抑或「四三三」,又或是「四二四」,當然是當時的領隊和教練做主。哪有越俎代庖,在季尾時候,落任在即的教練決定下季開鑼賽的排陣形式,而教練還未有機會談續約!

當然,林鄭月娥自己也確認,她的意見只供下屆行政長官參考。誰是下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是否有和他私下商議過?如果下任行政長官大筆一揮,寫一個「NO」字,那由林鄭月娥和她的心腹官員,用了幾個月時間謀劃的重組計劃,就頓成一堆「廢紙」。

所有政府的「跨屆」,都會出現「延續」和「變動」的矛盾,任何政府或政權都免不了。特朗普就推翻了奧巴馬許多政策,拜登又是依樣葫蘆。總而言之,有更替,就會帶來改變。所以林鄭月娥本屆政府所做任何決定,都不一定可以延續下一屆政府,這是人世間的現實。林鄭月娥作為本屆特首,她有權在任何時刻,去改組由她領導的政府架構,她一旦提出,就進入一個「政治過程」。在這過程中,都要面對政府內部高層的意見、立法會議員的意見、我們這些寫政治評論的人的意見,甚至可能包括中央政府的意見。順利完成這個「政治過程」,那就成為政策的現實,否則胎死腹中,留回後話。如果林鄭月娥真的有擔當,就應馬上提出改組,然後勇敢面對包括以上提及過的意見。但林鄭月娥卻沒有在任內提出真正的改組方案,而只是留回下屆政府參考。那所有上述的組織和人士,應該如何看待這一份,有可能被下任行政長官劃上一個「NO」字而變成廢紙的建議?

我們做任何事情,都必須合情合理,最主要是我們的時間都有限,但面對的問題卻是無限。政府要做的,是推行「政策」,而政策由構思到落地,就是要經過一個嚴謹而認真的「政治過程」。政府不能把自己變成「城市論壇」,又或者中學生的辯論會,拿些話題出來講講就算。

近日走到街上,汽車明顯減少,六時過後,不但人流少了,燈火也暗了,店舖老闆和從業員都終日發愁,好端端的形勢,就是因為政府防疫政策的漏洞,讓全個社會又起碼蒙難一個月。如果林鄭月娥和她的團隊,把花在搞「城市論壇」和中學生辯論會的時間用來抗疫防疫,用來仔細檢查國泰如何保證旗下的飛行人員徹底嚴格遵從規定,不會在外地和當地的群眾接觸而感染病毒,香港就可以逃過一劫。在去年十一月底,已經有三名由法蘭克福抵港機師於外站停留期間擅離酒店而染疫。我們不要求官員有先見之明,但卻不能後知而不覺。政府高層不去謀劃防疫措施以求滴水不漏,卻去天馬行空,構想一些與他們任內絲毫無關的改組方案,那是完全不分緩急,不分輕重,更是不務正業。

說到底,林鄭月娥所建議的不是特區政府的政策,也不會經過正式的「政治過程」,而只是給下任特首的建議。但特首選舉即將舉行,在出任特首之前,首先要成為特首候選人,候選人得提出一份政綱,那候選人應如何看待林鄭月娥的建議?我問過其中一位有興趣參選的人士,他只是閒話一句:「我駛乜你同我寫政綱!」個人絕對相信,每個有興趣參選行政長官的人都會有完全相同的反應!

以上還不是最尷尬的情況,如果林鄭月娥參選連任,她應如何處理這份「建議」?把這些「建議」照搬入她的政綱之中,那豈不是用了公帑來助選,政府高層做了幾個月,那應該如何計數!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明報》
 

延伸閱讀
  • 林鄭月娥的思路是:首先,特區政府擔負起抗疫的主體責任,要以最積極有為態度應對挑戰,向病毒投降不是選項,努力按着「動態清零」的策略應對疫情,在適當的時候進行「全民強制檢測」。

    2022-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