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反對「全禁堂食」表現出甚麼問題?

2022-01-17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shutterstock_503714521.jpg

本港爆發第5波疫情,Omicron變種病毒肆虐。由於港府給予機組人員檢疫豁免,病毒從這防疫漏洞殺入香港社區。病毒在社區如何急速擴散?其中一途,就是透過患者在餐廳「堂食」而感染多人。先有「望月樓」群組,再有「陸田園」群組。

疫情期間「堂食」十分危險本就是常識,但港人卻偏偏不以為然,去年還因港府試行「全禁堂食」而大加反對。這表現出甚麼問題呢?

港人為抗疫作出一丁點兒的付出及犧牲也不肯
港人反對「全禁堂食」,或現在仍對禁「晚市堂食」有微言的,都顯露出很多人十分自私,只顧自己,完全沒有公德心。港人不斷要求與內地「通關」,但卻從不肯付出。

在疫情爆發期間,很多人反對「全民檢測」,認為會使這個經濟城市有幾天的停頓。那麼,我們亦可以安裝有追蹤功能的「健康碼」,萬一爆疫時便可以有效追蹤病毒並只作「小區隔離」了。但港人又因私隱問題而反對。好了。在第5波疫情爆發時,即連「全禁堂食」也反對,禁「晚市堂食」仍不大願意。

港人自私自利,根本不願為抗疫作出一丁點兒的付出或犧牲,有怎可能抗疫成功?

很多人只懂怨天尤人,謾罵政府
港府的防疫措施存有漏洞,港人又多不願配合,但偏偏很多人卻要求急急與內地「通關」。世上豈會有這種好事?第5波疫情爆發及無法「通關」,根本就是預期之內的事。但港人經常異想天開,不少人是真誠地以為可以順利「通關」的。當大家期望落空後,又怎麼辦呢?

很多人就只懂怨天尤人,謾罵政府。毫無疑問,港府的抗疫措施存有不少漏洞,負責官員明明失職卻表現得自滿,遇事反應極慢,卸責而不肯果斷下命令,面對西方勢力及大財團都表現得畏首畏尾,當然使我們遲遲無法「清零」。但我們普通市民有做好自己嗎?

如果港府推出較嚴厲的防疫措施,我們願意付出嗎?我們所有人有跟足防疫指引嗎?即連「全禁堂食」也要大力反對,不斷為執政者添煩添亂,還好意思把所有責任歸究於政府?

盲從西方權威及專家之言,缺乏常識
港人除了自私自利,凡是只會怨天尤人之外,我們更不斷盲目聽從專家之言,完全沒有分析能力。其實,很多香港抗疫專家根本完全沒有公共衛生安全的基礎常識。

回想一下,這批專家所說的事有道理嗎?符合常識嗎?在食肆裏用一層膠板置在桌子之間,就可以成功阻隔病毒散播?全港的小食店也能讓每張桌子相隔1.5米?到酒吧可以一邊戴着口罩?一邊喝酒?作為一個微生物學家,卻動輒走去批評住宅大廈的渠道?莫非渠道設計也是他的專科?

大家可曾記得,兩年前當「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仍高達1.5%至6%以上之時,這位香港抗疫專家已最早提出「與病毒共存」,當時英國首相還沒有公布這荒謬的提議。我們不可能不知道,這香港抗疫專家曾不斷反對「全民檢測」及「圍封檢測」,還反過來建議香港可學習西方,只在醫院及診所做檢測。我們不可能不記得,這專家還不斷說只要香港達至70%接種率後,便可以重新與外國接軌。如果我們跟足這位專家的建議做決定,現在的香港將會怎樣?

這些專家不斷給予非常錯誤的建議,雖然是他們的問題,但港人缺乏常識,自今仍盲目崇拜這批專家,可不能全怪責他人了。

市民笨拙而不知變通,連吃餐飯也不能自理
大部份港人反對「全禁堂食」,更認為禁「午市堂食」完全不可行。他們可能不只太習慣或喜歡「堂食」而自私自利,反而是有可能出於真心真意,並認為香港的情況非常特殊,根本無法做到禁止「午市堂食」。這問題可顯得更嚴重。

為甚麼在香港無法禁止「午市堂食」呢?很多人就拿「地盤工人」及「基層勞工」來做例子。但筆者反問,難道全港市民都是「地盤工人」?莫非內地各省各市就沒有基層工作者?深圳也有「地盤工人」呀?內地各省市在疫情受控並逐步取消「封區檢疫」後,都實施了「全禁堂食」一段長時間,為何遍遍香港不行呢?

吃「外賣」不行嗎?自備午餐回公司吃不行嗎?坐在公園吃不行嗎?開放社區會堂吃午飯不行嗎?地盤工人一定要堂食?地盤裏找個空曠地方吃不行嗎?難道禁止「午市堂食」,港人就會餓死?

有人把問題歸究於港府,批評官員「離地」,就算禁止「午市堂食」,亦應該早作準備,例如學校停課,可以借用操場及禮堂,設置相對安全的吃飯環境給市民。

筆者認為政府的諸般措施當然可以更「人性化」及不斷改善,但卻不是本末倒置的只禁「晚市堂食」。重點是,港人就是沒有地方吃午飯,就不懂得自己變通及另想辦法,只懂得咒罵政府,更顯得大家頑固及腦袋不大靈光。

總的來說,港府的防疫措施有太多漏洞,凡事以大財團、商人及西方利益行先而妄顧市民安全,導至兩年來疫情揮之不去,當然要問責。可是,我們普通市民亦應該反省一下自身。我們連「全禁堂食」這般如此簡單的措施也做不到,又豈會輕易「清零」?港人如此頑固及不懂變通,連自己想辦法找個地方吃午飯的能力也沒有;這座城市如此民智低落,又憑甚麼可充當區內的金融中心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政府最近又恢復了對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只要政府在這方面做得落力點,新增確診數字就會人為地上升。這根本不宜視作第六波疫情,政府沒有必要為此又再收緊社交距離。

    施永青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