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為了自由 趕快打針

2022-01-20
 
AAA

 3.jpg


行政長官在本月18號呼籲,還沒有打疫苗的市民趕快去打。

對付變種病毒Omicron,市民要做的兩件事不外乎是打疫苗和少走動。Omicron的毒性雖然弱了,但是一旦染病也必住院,強制隔離,配合追蹤,失去自由。最近大批市民湧向各大接種點,排隊拿號接種疫苗。

「這次香港人真的怕了」,持這種觀點的人還不少。真的怕了嗎?我看未見得,不得已而為之罷了。打疫苗之所以成為市民的不二選擇,就我所知,部分醉翁的意思不是怕染上新冠病毒,而是怕被隔離;另一部分則是擔心如果不打針,怕下月24號以後不准進餐廳飲茶。自從有疫苗可打以來,香港人還沒有像今次這樣積極踴躍,無需催谷,不請自來。相比過去要靠各種有獎活動來谷針,這一次變得主動了,願意配合,抵制的噪音也大幅減少。

社交網上流傳一個帖子,羅列出打了針的人可去哪些地方,不打針的人可去哪些地方。事實上,不打針的幾乎不能進入任何娛樂和社交場所,包括食肆、健身中心、酒店、麻將館、按摩院、卡拉OK、體育館、學校、酒吧、夜總會、圖書館、劇院等等。不打針的,除了保障你基本的生活需求以外,幾乎寸步難行,隨着防疫令愈收愈緊,要求愈來愈多,生存空間必將愈來愈小,不給上班不給上學都可能。

香港如此,世界更是如此。塞爾維亞網球好手34歲的祖高域,被譽為史上最佳雙手反拍網球運動員,此人的名氣夠大,卻也因為沒有接種疫苗,不符合澳洲的防疫措施,而被澳洲拒絕發簽證前往參賽,本來有很大機會拿到冠軍和巨額獎金的他,只能眼巴巴地缺席澳網公開賽,灰溜溜地離開澳洲。剛剛前腳離開,後腳又遭法國警告,不打疫苗別想打法網。

不行就是不行,天王老子都不能破規矩。澳洲總理莫理森説,防疫要符合公眾利益,澳洲與世隔絕,邊境很重要。管你甚麼人甚麼理由,拒絕簽證都在理上。這條新聞太轟動了,半個月之後都還在轟動。為甚麼?除了政治原因,不外乎是警告不打疫苗的,你若不打針,就別想出國。

疫情已在多處爆發,疫苗不是萬能,但是打了疫苗染病的機率就大大降低,一旦中招至少症狀會減輕,死亡機率會下降,有的染病者,甚至沒有症狀就過去了,這遠比染病住院少受罪,也比被隔離強得多。新冠病毒不是鬧着玩的,人一旦中招就動彈不得,四鄰八舍都動彈不得,防疫中心的人會立即通知你不要出門,避免與任何人接觸,等着有人來接你。

接着防疫車隨之開到樓下,如防化兵似的男人或女人被遮得嚴嚴實實地來請你上車。接下來就被強制隔離,一人一房,外面的自由和熱鬧你一點邊都沾不上,與從前痲瘋病村被隔離的人同出一轍。只有享不了的福,沒有受不了的委屈,壓抑是一大挑戰,自由被極度限制,生活模式連制定模式的人或許都沒有體驗過。你必須認命,既來之則安之。

除了打疫苗降低風險,最好還不要東走西走,檢測也同樣不省心。到過的哪一個場所若有感染者到過,就有一次可能成為密接者,若到過十個場所就有十次可能成為密接者。即便沒有感染也要強檢,被你株連的家人朋友又因你被強檢而被強檢。

我們都是庶民,都十分追求自由。而在大瘟大疫面前,人的自由是虛的,要打折扣的。病毒關乎生與死,沒有誰能置之度外,究竟是會被感染還是不會被感染,誰都說不清楚。生命的代價付不起,打針與活命,兩者權衡都重要,只有當疫情被完全控制住了,才可能重獲自由。再說,又不是一件好大的難事,不過就是打疫苗而已。若不想感染,不被隔離,不成為密接者,不連累家人,就只能守規矩,不讓自己形成一個傳染窗口,將個人自由妥協於社會。

26.jpg

在這場抗疫運動中,香港既不像西方那樣願意與病毒共存而容忍付出大量的生命代價,也不如中國內地那樣嚴謹得必須人人戒備快速清零。過去幾個月,香港的防疫工作雖然卓有成效,但是在打疫苗方面依然是有人配合說打就打,有人無論如何都無動於衷。

在特首呼籲「還沒有打針的趕快去打」的同一天,另有官員接受採訪時說,鑑於防疫形勢的緊迫性,以後如果哪個區域出現確診,恐怕不是查一查核酸就了事,而是像內地那樣可能封鎖7天或者14天。

這麼多障礙,還不如把自己算進可達免疫程度的90%的人口中。不要再扭扭捏捏一拖再拖了,如果連打疫苗都不能接受,到了哪一天連命都保不住的時候,還談甚麼自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政府最近又恢復了對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只要政府在這方面做得落力點,新增確診數字就會人為地上升。這根本不宜視作第六波疫情,政府沒有必要為此又再收緊社交距離。

    施永青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