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與俄羅斯開戰,美國必敗?

2022-02-09
宋忠平
評論員
 
AAA

 9.jpg

在美國不斷炒作之下,烏克蘭危機日益升溫,拜登政府假模假式增兵北約東歐盟友,讓本就熱度很高的烏克蘭危機再次升溫。如果這類危機繼續推高,是否存在俄羅斯與美國和北約開戰?一旦真的打起來,誰會贏呢?

俄羅斯總統普京近日就回答了這個問題,俄羅斯與北約開戰沒有贏家,尤其是爆發核戰爭,必然是兩敗俱傷。但如果僅僅是常規戰爭呢?究竟孰強孰弱?

美國前情報官員里特就指出,如果美國和北約與俄羅斯開戰,美軍將會面臨慘敗。這個情報官員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前情報官員。里特就指出,北約如果為了烏克蘭加入與俄羅斯的戰爭,對美軍來講將會是自殺,這話說的比較狠,有一定的道理。

如果美國和北約堅定站在烏克蘭一邊,則必須要把自己的大量軍事力量轉移到烏克蘭國內,包括防空力量、作戰部隊以及航空兵等軍事力量。但存在的問題是,美軍一貫無組織、無紀律,加上訓練不足,也並沒有為假想的與俄羅斯爆發戰爭做好各項準備。同時美軍各種各樣的軍事學說也並不涉及參與大規模的武裝衝突,因此美軍如果要是面對與俄羅斯打一場常規戰爭,美軍必敗。

同時,在前幾年的一份美軍研究報告中就指出,美軍對阿富汗、敘利亞、伊拉克開展了二十年的軍事行動,從而導致如今的美軍已經無力再戰勝同等量級的敵人,包括中國和俄羅斯等。

除軍隊組織不力以及裝備不足之外,美軍還過度依賴衛星通訊,依賴衛星導航,依賴衛星情報,但這些天基系統在戰時如果遇到俄羅斯多維一體化的電子戰設備,美軍這些優勢都會蕩然無存,美軍的優勢瞬間就會變成劣勢,畢竟美軍諸多武器裝備完全依賴這些天基系統提供信息服務。之前面對的對手真的不同,美軍對抗的也就是敘利亞、伊拉克、伊朗等這些國家,它們也不具備更強的電子戰能力,儘管如此,伊朗還利用引進的電子戰設備俘獲了美軍無人機。但如今美軍面對的是俄羅斯,怎麼可能會贏得了。

這裏面還有一點,美軍之前的系列戰爭,無論是針對利比亞、伊拉克、阿富汗等都是在「溫室環境」下的戰爭,比如,救助的時候有直升機保障,戰場旁邊還有可用的醫院等設施,但如果是和俄羅斯爆發大規模常規軍事衝突,這一切都不存在,都將歸零。

另一方面,面對伊拉克、阿富汗等對手,美軍可以輕而易舉地獲取制空權。但如果要是和俄羅斯發生軍事衝突,美軍如何能拿到制空權?美軍根本就沒有辦法讓北約地面部隊得到可靠的空中支援,這才是最核心的問題。因此,無論美軍和北約與俄羅斯發生什麼級別的戰爭,美軍都會大量被消滅。美國人不要說對付俄羅斯人,就連小小的伊拉克、伊朗這樣的國家,它也對付不了,談何來對付俄羅斯這樣強大的軍事力量。

002.jpeg

(作者提供圖片)

即便是美軍可以近距離打敗俄羅斯的步兵,但俄羅斯根本不給北約部隊靠近自己的機會,俄羅斯遠程兵力,如伊斯坎德爾戰役戰術導彈早就會消滅掉這些近戰軍事力量,完全輪不到所謂的坦克大會戰。

二戰以後,美軍自認為孤獨求敗,但其實不是那麼回事。在抗美援朝戰爭,美軍敗得挺慘,在越南戰爭中,美軍敗得更慘,但美軍在格林納達和巴拿馬戰爭中,贏得比較痛快,甚至在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也初步勝利了,但不難看出來,美軍其實所面對的對手都是比較弱的對手,沒有中國和俄羅斯這樣的對手,有的話也只是代理人戰爭,可見美軍所謂孤獨求敗完全不現實。美軍最大問題就是遇強則弱,遇弱則強,這或許是對美軍戰鬥力的高度概括。

001 (2).jpg

(作者提供圖片)

再比如,美軍如今已經被新冠疫情打敗了,這是一個最淺顯的道理,正是美軍的這種無組織、無紀律恰恰是兵家之大忌,甚至美軍還起訴了美國國防部要求不打疫苗,看似很民主,很人權,但其本質就是自由化的美軍失去了戰鬥力最核心的要素——團結下的凝聚力。

此外就是失道寡助也是美軍犯下的兵家大忌。美軍先後在海外戰場上犯下了大量戰爭罪行,其結果是導致連盟國都肯定不願意幫助美國,如今的美國盟國也開始離心離德,在這樣一種失道寡助的狀態下,美軍要想贏就更難了。如果美軍真的哪一天跟俄羅斯開戰,再看一看真心願意幫助美軍去打仗的還剩幾個,這就是失道寡助。但一點美俄之間陷入到核大戰之中,則對人類是一個悲劇和災難。這是我們完全不願意看到的結果。當然,最懂美軍的必然是美軍,既然推演的結果是必敗,美軍為甚麼還要貿然與俄羅斯發生軍事衝突呢,因此,派遣8500人到東歐國家只是拜登政府的政治做秀需要,而此舉無關戰爭。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有三個建議:第一步,北約應該單方面承諾不首先對俄羅斯使用核武器;其次,北約應該停止擴張,來換取俄羅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第三步就是北約削減龐大的常規武器數量,來換取俄羅斯削減其最大的核武器的數量。這三個建議其實每一條做起來都不太容易,但我認為它是平衡的,對雙方的關切都有所關照。

    周波  2022-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