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鳴:香港新冠康復者自述 染疫後的至暗三天

2022-03-07
 
AAA

4.jpg

本文是根據香港一位新冠康復者自述,而撰寫的文章。

 

看着香港第5波疫不斷擴散,從幾百、幾千,很快就上萬了,直到超過5萬,更可怕的是,香港一下子就成為全球因染疫的最高死亡率。病毒離我們很近了。但我怎麼都想,自己應該是這波疫情的局外人,很少有機會感染上的。


公司已經要求員工盡量在家中工作,以減少外出,避免在交通中被感染的機會。除了必需,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家中,少去人多的場合。人到中年,打了兩針復必泰疫苗,沒有基礎病,經常爬山運動,一天走2萬步是常有的事。心裡想,我一個女性,這樣的身體,病毒不會感興趣的。可人算就是難敵天算。

那幾天一直在家獃著感到疲乏,想出去走走。2月26日,不斷陰雨的香港,有了晴朗的天空。抵禦不了春天陽光暖暖的誘人,我和朋友3人相約去爬山。山野空曠、海灘清涼、天色湛藍。久違的自由,感覺好爽。

晚上回到家,感覺嗓子有些不舒服,沒有在意。因為一路山路,一路海邊,接觸的人並不多,很多時,也只有我們幾人,很少有接觸路人的機會。我沒在意,根本就沒想到可怕的病毒。

27日,一覺醒來,嗓子還是不舒服,而且加重了。這時,有些不淡定了。我拿出準備好的快速檢測(抗原檢測),按照指引檢測,檢查結果是陰性。

這並沒有讓我放下心來,癥狀擺着,不能不防。我懷疑自測的結果,一直糾結,要不要去做核酸。

熬到晚上6點,我來到了香港政府在社區設置的一個檢測點,要求做了一次核酸檢驗 。但檢測員告訴我,因為人手不夠,檢測結果可能要7-10天後才能出來,讓我回家等消息。

天那,如果是陽性,7天以後會怎麼樣呢?我想都不敢想。但此刻嗓子更疼了,那種火辣辣的灼熱感,讓人煩心。咽喉部的刺疼感,與一般感冒的感覺不一樣,來的似乎非常猛烈。這時,自己下了結論,七八成應該是被新冠病毒看上了。

我趕緊通知家人,遠離我去酒店隔離居住,讓我以一己之力在家面對病毒。一個晚上迷迷糊糊,只能多喝水給自己心理上的安慰。

到了28日,頭開始疼了,非常疼,是劇烈的疼痛,還伴有低燒。嗓子繼續疼,感覺已經無法說話和吞咽食物,但沒有咳嗽。

自己觀察這種撕心裂肺的痛楚,主要是集中在嗓子靠近口腔部分作疼,胸部還沒有感覺。聽說變異的omicron病毒對肺部不會侵害,主要在喉部,癥狀好像都對。

28日開始,我拿出自備的中藥,連花清瘟膠囊!按照要求,一天服3次,每次4顆。祖國的中藥真是個寶,神奇的讓嗓子感覺舒服一些了。

3月1日早晨,手機短訊發來政府的通知,確定我是陽性,體內有病毒了。檢測結果是頭一天28日出來的。這一天,病魔對我肆虐最猖狂,嗓子、頭部劇烈疼,嗓子痛到無法開口講話。但這一天不發燒了。

抱着對中藥的信任,我繼續忠實的服用連花清瘟膠囊,即使嗓子最疼痛的時刻,也沒有吃止疼葯。堅持着,我是想為後來者爭取一個抗疫的經驗。

家人來電提醒我,可以試試用切開的洋蔥,放在家裡的各個角落,打擊病毒。洋蔥殺病菌,沒想到也殺病毒。那股大蔥味,當然也把我殺的夠嗆,但嗓子疼痛明顯有所改善。

我再試試家裡快速檢驗(抗原檢測),結果依然顯示是陰性。看來快速檢驗不十分靈光。

3月2日,香港陽光明媚,嗓子繼續疼痛,但已經比頭一天好多了。說話聲音繼續沙啞,但吞咽好了一些,情況改善大約在50%。最痛苦的3天熬過去了。

朋友們紛紛來短訊問候。3月3日,我在朋友圈感謝大家的關心和問候,並隆重宣布,我已經是一個新冠病毒感染的康復者了。但奇怪的是,這一天自測,卻首次測出是陽性。

V.jpg

3月5日,接到政府消防處的通知(香港救護車屬消防管轄),留下聯絡電話,或以手機短訊回復,安排專車入住小區隔離設施。我回覆已經康復自測轉陰,請安排更需要人士。

我的感受是,香港第5波疫情不可怕,只是比重感冒辛苦一些,2月27日發病,3月2日癥狀消失一半,3 日康復了九成,4日自測已轉陰性。

面對變異的新冠病毒避免恐慌,戰略上藐視病毒,戰術上重視病毒,不怕!但前提是,必須打針自我在家隔離、靜養,萬一發作才上醫院。

W.jpg

以自己的經歷,我覺得,香港政府應該看清目前要面對病毒的現況,對患者分成兩部分處理。一是對輕症感染者,指導抗疫,並向患者提供治療葯;重症病人才接送到醫院。這樣可以集中有效資源,儘快做到動態清零,整體免疫。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
  • 從作者對於「與病毒共存」的取態,文章要想為所謂的港式「動態清零」說好話,自然不難理解,將香港說成是甚麼「抗疫的模範生」,然後拿甚麼「病例死亡率」、「感染病死率」,意圖讓人覺得香港實際的死亡率和死亡數字,較官方公佈低,其做法還真是有點「難睇」了!

    陳凱文  2022-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