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善波:什麼防疫措施「遠超政府自身能力」?對當前處理疫情的建議

2022-03-09
邵善波
高等政經研究院(中國.香港)總裁
 
AAA

 40.jpg

政府日前引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稱「特區政府所採取的每一項措施都以保障市民生命安全為出發點,但執行上是遠超特區政府的自身能力」。這是一個非常令人震驚的說法,政府——即最高領導——首次公開承認現在需執行的保障市民生命安全的措施,已「遠超特區政府自身能力」,這即承認政府沒有能力在這特殊困難的情况下,承擔保障市民基本生命安全這一個政府基本責任。除非是準備下台的政府,不然沒有一個政府會公開承認這樣一個殘酷事實。

稱抗疫「執行遠超政府能力」令人震驚
政府的回應,是在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上周提出對特區官員的指點,及國家衛健委新冠疫情應對處置工作領導小組專家組組長梁萬年發表了一些意見之後,所作出的。歸納這兩名領導人的指示,可以總結為:

(1)香港疫情還在爆發流行期、快速上升,情况嚴峻;

(2)當前工作重點應是減少感染、重症及減少死亡;

(3)防疫措施要有落實方案及時間表,要把過去的經驗及現行採取方案,切實落地,「光說我要做這個事,哪誰能保證有品質地做下去?什麼時間把這個事情落地?」(梁萬年語);

(4)官員要「發揮好組織領導作用」,強化領導組織體系的應急狀態;

(5)要強化部門協同(這實質上也是領導的問題);

(6)官員要「勇於擔當、勇挑重擔」,「以投身抗疫的實際行動來踐行就職誓言」(夏寶龍語);

(7)全民強檢涉及大量動員、檢測方法、管理患者及密切接觸者等實際條件,現階段要綜合考慮有否能力及資源去做,這明顯對目前應否進行全民強檢有非常大的保留。

這裏有哪一樣是遠超特區政府自身能力的呢?


應馬上放棄籌備全民強檢

衛生防護中心張竹君醫生日前被問到疫情是否已失控時,表示對這詞的定義並不明白。對這樣一個問題,並不是張醫生這層次能給予答案的。政府高層應公開承認一個社會上愈見廣泛明白的情况,就是香港疫情已失控,目前的圍堵政策已失效。只有在這基礎上,政府才可以放手討論如何就防疫抗疫措施重新定位,推行積極的緩疫措施,逆轉形勢。

專家梁萬年提出的3個當前主要任務,沒有人會有異議,問題是怎樣做、做得如何的問題。這就是夏寶龍主任及梁萬年專家提出的一大堆問題。抗疫防疫的手段及道理,高中學生水平都有能力理解,就是找出個案及源頭、隔離、切斷傳播鏈;困難在於醫學上的不明確、政策上需要做的措施對社會有影響,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這是困難的,也是政府官員的判斷,需要承擔責任。

全力遏制病毒擴散是首要任務;全民強檢目的是找出確診者,只是第一步,本身不會遏制病毒擴散。跟着要做的是找源頭、緊密接觸者並隔離他們。這明顯已超越特區政府現時的能力,就算有中央大力支持,一段時間也做不到。現時花大量資源去籌備全民強檢,明顯是個錯誤的方向,梁萬年專家克制的提點,只是個禮貌說法。政府應馬上放棄,而改用高永文醫生提出的方法,立即加強社會隔離措施,盡量阻止病毒在社會進一步擴散。

弔詭的是,因為政府「半桶水」的限聚政策,一方面未能限制病毒擴散,另一方面又令很多商業機構——特別是食肆——無法經營,在前景不明的情况下,被迫關門。筆者建議以強制及勸喻手法,除必要的活動外,全城停擺7天或14天,並同時承諾在措施完結後,會大幅度恢復正常的社會及經濟活動。

改為提供普及常備檢測
原來籌劃的全民強檢的努力,應改變方向,變為提供全城普及和常備的檢測服務,讓有需要的市民,無論是自願或被要求的,能方便地隨時得到免費或低廉的檢測服務。這即要內地的力量,在全港設立數百個常設採樣點,技術上這應該可以做到。美國總統拜登在國情咨文講話中,就提出要在全國藥房提供免費檢測服務。這也是深圳目前的做法。

餘下兩個當前首要任務,即為病者提供醫療服務及減低死亡率,是醫療的基本工作,雖然老人院面對的困難,並不止於醫療服務。此外,兒童的高死亡率、居家防疫的輔助措施,也是需即時解決的樽頸問題,需要另議。

綜觀全局,在所有應對疫情的必須措施中,唯一超越政府能力的,是提供足夠隔離設施,容納確診者及緊密接觸者。在無法解決這困難的前提下,只能讓無症狀或輕度症狀的確診者,在條件容許之下居家隔離及治療。政府對此亦必須提供大量輔助服務。

作者是高等政經研究院(中國.香港)總裁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明報》
 

 

延伸閱讀
  • 為了取得防疫和經濟之間的平衡,政府屆時可考慮容許「表列處所」繼續開放,但可要求進入該處所的人士必須即場先進行快速抗原測試並呈陰性。

    陳志豪  2022-04-01